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赵大太太把纸抚平,小心装回信中。

    她把信递给站在一旁的陈妈妈。

    “藏在箱子里,别丢了。”

    “让小厮去良心冰铺再买两百块冰回来。”

    虽然还不知道镇北王世子妃能不能让她如愿的抱上孙儿。

    但做人不能不心怀感激。

    何况天这么热,冰块是必需品。

    今年比往年热多了。

    要是没有良心冰铺,今年的冰真是一笔不菲的开支。

    松记冰铺的冰不够卖,还会涨价。

    良心冰铺的价格没涨过。

    要说这会儿京都什么地方生意最好,绝对非良心冰铺莫属。

    买冰的络绎不绝,客似云来。

    御书房。

    皇上批完奏折,坐在那里吃冰镇燕窝羹。

    福公公伺候在一旁。

    小公公走进去,在福公公耳边嘀咕两句。

    福公公摆摆手。

    小公公退下。

    皇上吃着,问道,“怎么了?”

    福公公笑了笑道,“贵妃娘娘派人来说宫里的冰块没了,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看来这天是真热了。

    这么好的机会。

    贵妃娘娘都没有亲自来找皇上说,而是派个小公公给他传话。

    大概也只有烈日能阻拦后妃争宠的脚步。

    天一热,后宫是出奇的和谐。

    尤其宫里有了麻将之后。

    后妃的冰块是有数的。

    这样的数目是不足以让娘娘们过个清爽的夏天。

    可把冰块集合在一起,就出现了某些嫔妃的宫里比皇后的凤鸾宫还要清爽的结果。

    再加上一起搓麻将,那日子过得不要太惬意。

    争宠?

    等这个夏天过去了再说。

    皇后是心心念念想把凤印收回来。

    可后宫没人惹事,李贵妃拿着凤印,每走一步都小心翼翼,至今也没叫皇后逮着什么大过错。

    当然小毛病肯定有的。

    可皇后掌管后宫的时候也有。

    李贵妃肯定是向着皇上和苏锦的。

    苏锦让人送进宫的冰块已经剩下没多少了,宫里不会出现用光光再买的情况,宁肯买多了浪费,也不能出现需要的时候没有这样的情形。

    掌冰司上报李贵妃,需要买冰。

    之前皇后掌管后宫的时候,已经和松记冰铺约好,从松记冰铺买冰。

    至今没买冰,是因为镇北王世子妃送的。

    然后——

    李贵妃就犯难了。

    她知道苏锦是明着要整垮松记冰铺,要松记冰铺的冰砸手里。

    可现在东乡侯府大少爷就是崇国公府大少爷。

    苏崇和崇国公是一家人。

    她去良心冰铺买冰吧,又有和松记冰铺的契约在。

    但找镇北王世子妃要冰块吧,她张不开这个口。

    要是天凉快,她还能把人传进宫,委婉的提一句。

    天这么热,她怕把镇北王世子妃叫进宫,最后恼了,狠狠敲她一笔。

    李贵妃头疼的厉害。

    然后就把这难题甩给了皇上。

    “镇北王世子妃倒是说过冰块不够用了就找她的话,”福公公道。

    “但今时不同往日,皇上,您看?”福公公问道。

    “朕记得库房里有几颗红宝石?”皇上不答反问。

    “皇上记性好,是有几颗,”福公公道。

    “差人送去给镇北王世子妃,”皇上道。

    福公公就明白皇上的意思了。

    沉香轩。

    苏锦慵懒的躺在贵妃榻上。

    杏儿一直在玩冰,不亦乐乎。

    外面,一丫鬟跑进来道,“世子妃,李公公来了。”

    李公公怎么来了?

    “让他进来,”苏锦道。

    没一会儿,李公公就进来了。

    满头大汗。

    他将手里的锦盒递给苏锦道,“这是皇上赏给世子妃您的。”

    苏锦有点懵。

    这是人在家中坐,赏赐从公中来啊。

    苏锦接过锦盒。

    打开就看到了锦盒里躺着八九颗红宝石。

    每一颗都漂亮的叫人移不开眼睛。

    “好漂亮啊,”杏儿眸光闪亮道。

    “皇上为什么要赏赐我家姑娘啊?”杏儿好奇道。

    小公公嘴有些干。

    杏儿忙给他盛了一碗冰镇绿豆汤。

    一碗绿豆汤下肚,人都活过来了。

    苏锦望着他。

    小公公把冰块的事一说。

    苏锦笑道,“我不是和福公公说过,宫里需要冰块就去良心冰铺要吗?”

    小公公,“……。”

    “待会儿回宫的时候,去良心冰铺说一声,”苏锦道。

    苏锦赏了小公公二两银子。

    杏儿给他装了一水囊的冰镇绿豆汤路上喝。

    小公公去了良心冰铺。

    冰铺的管事的自责道,“是我失职了,没有问宫里冰块够不够用。”

    “铺子生意忙,实在顾不上,明儿一早让宫里人去冰井拉冰块就成了,只要是宫里用,多少管够。”

    “……。”

    这么好说话,哪里用得着贵妃娘娘纠结那么久,还惊动了皇上。

    怎么感觉冰块成了烂白菜,随便拉走啊?

    对良心冰铺,大白菜可比冰块稀罕多了,物以稀为贵嘛。

    可对有些人来说,冰块成了奢侈品。

    老夫人在大佛寺反省,热的眼冒金星,但是大佛寺不提供冰块。

    老夫人热的受不了,派人找南漳郡主了。

    南漳郡主听后,冷冷一笑。

    “找我要冰块?”

    “她还真当自己去大佛寺是享福去的了,”南漳郡主讥笑道。

    她偷药膏的事,本来不会露馅。

    就因为老夫人把她牵连了出来。

    为了那一盒药膏,赔进去名声不说,还损失了五千两。

    这笔损失,她都没找老夫人算账了,她还有脸找她要冰块。

    松记冰铺的冰块是多的用不掉,但她宁肯那些冰化掉,也不会送去给她用!

    南漳郡主用五个字把丫鬟打发了——

    去找世子妃。

    丫鬟只好去找苏锦。

    苏锦笑着诵诗一首:

    人人避暑走如狂,

    独有禅师不出房。

    非是禅房无热到,

    为人心静身即凉。

    杏儿听的不是很懂。

    “姑娘,这诗是什么意思?”杏儿懵懂道。

    “心静自然凉。”

    “……。”

    小丫鬟看着抱着冰炉的苏锦。

    嘴角狂抽不止。

    这话直接禀告老夫人。

    能直接把老夫人气的中暑。

    她可不敢这般转达。

    倒是那诗句委婉些,她就当没听懂好了。

    小丫鬟把诗句记下来。

    出了沉香轩,她就找丫鬟要了纸笔,把诗句写下来,带回大佛寺。

    禅房内。

    禅师给老夫人讲佛法。

    小丫鬟进屋的时候,正好和小和尚撞上。

    手里的纸撞飞了。

    小和尚捡起来的时候,不小心瞄了一眼,夸赞道,“这诗做的真好。”

    ‘什么诗?“老夫人蹙眉道。

    小丫鬟把诗递给老夫人。

    老夫人看过后,道,“确实不错。”

    “是谁做的?”老夫人问道。

    “是世子妃,”丫鬟如实道。

    老夫人脸僵了僵。

    大佛寺的禅师对苏锦是赞不绝口。

    老夫人心底有怒气,也得保持微笑。

    等禅师走后,老夫人知道这诗句是苏锦不愿意给她送冰块做的,那是气的浑身颤抖。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