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沉香轩。

    苏锦吃过午饭后,有些乏了,就躺在贵妃榻上睡了会儿。

    正睡的香,就被杏儿摇醒了。

    “姑娘,醒醒啊,”杏儿急道。

    苏锦迷迷糊糊醒过来道,“叫我做什么?”

    “池夫人被南漳郡主罚跪在牡丹院里,”杏儿心急如焚。

    这天气,就是从外面走一圈,人都受不住,何况是跪在地上。

    苏锦一个激灵袭来,人登时清醒了过来。

    “发生什么事了?”她问道。

    杏儿摇头,“奴婢也不知道。”

    小丫鬟只禀告了她这件事。

    天气太热,丫鬟们也不愿意到处走动,消息没那么灵通。

    苏锦从贵妃榻上起来。

    “走,去看看。”

    从沉香轩到牡丹院。

    一路上苏锦尽量从树荫下走,都热的她两眼发昏。

    主要是身上穿的衣服太多了,至少三层。

    脚上穿着绣花鞋,还不透风。

    牡丹院内,没瞧见丫鬟婆子扫落叶。

    只有池夫人和喜鹊跪在地上。

    虽然只看见背影,也能感觉到她们的痛苦。

    杏儿蹲下来,摸了下青石地面。

    真的。

    打个鸡蛋都能烤熟了。

    苏锦走过去,问道,“出什么事了?”

    池夫人说不了话。

    但汗如雨下。

    喜鹊嘴唇干裂,几乎要晕厥过去。

    杏儿找丫鬟要水,但是没人理她。

    杏儿知道牡丹院的水井在哪儿,跑过去自己打水。

    丫鬟哪里容得杏儿在牡丹院里想做什么做什么。

    跑过来抢水桶。

    杏儿力气大。

    丫鬟抢不过。

    但杏儿是个谦让的好丫鬟。

    抢到一半的时候。

    她手一松。

    丫鬟带着木桶往后一摔。

    四仰八叉的摔在地上。

    被太阳烤的炙热的地烫的小丫鬟嗷嗷直叫。

    喜鹊望着苏锦,断断续续,吐字艰难的把发生了什么事告知苏锦。

    事情是这样的——

    半个时辰前,喜鹊和池夫人在屋子里待着。

    南漳郡主突然叫人把她们叫了来。

    问池夫人的银票是哪里来的。

    杏儿说池夫人给钱给苏锦买药膏,老王爷才让南漳郡主赔了池夫人五千两。

    老王爷发话,南漳郡主不敢不听。

    但就这么赔了名声赔银票,南漳郡主实在咽不下这口气。

    天气又热,是气的她上火牙疼。

    一个妾居然有一万两银票在身上,这可能吗?

    这绝不可能!

    这钱一定来路不正。

    要么就是子虚乌有,是苏锦故意这么说来搪塞她的。

    池夫人再怎么样也只是一个妾。

    谢景宸和苏锦有药膏送给池夫人,却不孝敬她,传扬出去,也会被人笑话。

    所以他们就给自己找了个好理由,池夫人的药膏是花钱买的。

    可越这样猜测,南漳郡主就越愤怒,不给苏锦一个教训,她这当家主母算是白担了。

    正好三太太来找南漳郡主,说起那一万两银票。

    前两年,三太太的娘家兄嫂来王府找三太太,丢了一个荷包,里面正好有一万两银票。

    这事和三太太提过一句,便做了罢。

    没人能证明三太太的娘家兄嫂真的丢了一万两。

    事情抖出来,反倒能说明镇北王府手脚不干净,毕竟拾金不昧是美德。

    一个妾室不可能有一万两在身上,唯一的可能就是银票是她捡来的。

    失主找来,自然要物归原主。

    南漳郡主把池夫人找她,就是问她银票打哪儿来的。

    如果说不出来,她们就当她是捡来的,让她交出来。

    池夫人说不了话。

    南漳郡主让丫鬟端了笔墨纸砚给她,让她一五一十的写下来。

    池夫人不写。

    喜鹊不知道。

    南漳郡主见不得她们硬骨头,就让人把她们拖了出来,跪在地上。

    池夫人身边就一个喜鹊,她们反抗不了。

    就这样,她们已经跪了两刻钟了。

    苏锦没想到这祸事尽是她和杏儿给池夫人招惹来的。

    她将池夫人扶起来。

    南漳郡主和三太太走出来,冷道,“我还是镇北王府当家主母,管教妾室,还轮不到世子妃来插手!”

    的确。

    做主母的管教妾室轮不到苏锦一个儿媳妇来管。

    但她还就管了。

    事情因她而起,她有责任摆平。

    苏锦望着南漳郡主道,“那一万两银票如今在我手里,郡主觉得我不该管吗?”

    “假如真是捡来的,郡主是不是不打算让我交出来?”

    “呦,王爷没有封郡主为王妃,世子妃连母亲都不叫了?”三太太火上浇油道。

    苏锦可不怕她。

    “三婶不也没叫大嫂吗?”苏锦反击道。

    “……。”

    苏锦转身将池夫人扶起来。

    这般挑衅,南漳郡主脸隐隐发黑。

    “放肆!”她冷道。

    赵妈妈赶紧叫人把苏锦拦下。

    苏锦冷笑一声,“谁规定做妾室的身上就不能有一万两银票了?!”

    “丢银票的时候,没见有人吭一声,如今知道池夫人身上有一万两银票,就有人丢银子了,未免太巧合了些!”

    “池夫人一年也难得出清秋苑几回,何况是来人会客的时候,三婶的娘家兄嫂也不会在王府里四下溜达,去的都是人多的地方,也有人陪着。”

    “这样丢的荷包都轮得到池夫人捡,我看三婶直接说娘家兄嫂把荷包丢到了清秋苑里,可信度还更大一些。”

    三太太气的脸都绿了,“!”

    苏锦懒得和她们说话。

    先前是偷,这会儿更是直接抢了。

    抢就抢吧。

    还用这样倒打一耙的手法。

    下作的她都羞与她们同处一个屋檐下。

    南漳郡主冷道,“一个被毁容还哑巴的妾室,她身上哪来那么多的银票?!”

    虽然苏锦也很好奇。

    但她不会这么咄咄逼人,打破砂锅问到底。

    苏锦回头望着池夫人。

    池夫人抬手比划了几下。

    她要说什么,苏锦肯定是不懂的。

    “我家夫人要笔墨纸砚,”喜鹊道。

    丫鬟赶紧端来。

    池夫人写了几个字:是从南梁带来的。

    三太太讥笑一声,“看来池夫人在南梁还是大户出身啊,不然怎么可能有一万两银票带来大齐朝?”

    “三婶果然慧眼如炬,”苏锦夸赞道。

    “不是大户出身,怎么会写得这么一手漂亮的字?”

    三太太,“……。”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