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漳郡主管内院,外院归老王爷管。

    如今老王爷卧床养伤,王府也传给了王爷,自然归王爷管。

    老王爷和王爷忙于政务,无暇管这些俗事,李总管尽职尽责,安排妥当。

    可以说,外院都在李总管掌握之中。

    当然,外院也有不少南漳郡主的心腹,甚至老夫人和二房、三房的。

    李总管做到心中有数,但睁只眼闭只眼。

    这会儿王爷叮嘱挑两个心腹丫鬟去。

    李总管就在他所有心腹中挑了两个忠厚老实的送去清秋苑。

    虽然人是苏锦要求添的,但丫鬟是李总管奉王爷之命送的,池夫人收下了。

    两丫鬟有点不愿意,毕竟池夫人不受宠,又得罪了南漳郡主。

    外院人多,热热闹闹,清秋苑太过冷清了。

    人少不说,池夫人还不会说话。

    但李总管挑中了她们,她们也只能听话,再者她们的卖身契在王爷手里。

    只要她们不做错事,南漳郡主也不能把她们怎么样。

    来的路上,两丫鬟还有点觉得这辈子没什么前途的悲伤,进了清秋苑,问喜鹊她们要做什么之后,两丫鬟就觉得自己上了天堂。

    因为池夫人不会说话,所以对丫鬟的要求特别低,从来不骂丫鬟。

    喜鹊做的活不多。

    每三天扫一次落叶,早上擦一遍屋子,再把自己和池夫人的衣服洗好晾干,余下的时间就待在屋子里端茶递水,不过大部分时候都是池夫人自己动手。

    因为比划的时间,都够池夫人倒完茶了。

    最重的活就是去大厨房领饭菜和烧水沐浴。

    这些活,喜鹊一个人干都不嫌累。

    现在这些活,由她们三个丫鬟分摊。

    两丫鬟,“……。”

    清秋苑的活也太轻松了点吧?

    见池夫人教喜鹊绣针线,两丫鬟围着一起看,因为没人叫她们干活,闲的无聊。

    池夫人见她们对针线感兴趣,干脆一起教了。

    两丫鬟有点懵了。

    她们到底是来做丫鬟的还是来学针线的?

    嗯。

    她们是来清秋苑避暑的。

    五大块冰,够她们从早凉到晚。

    牡丹院内,

    南漳郡主气的想杀人。

    偷鸡不成蚀把米不说,还被人蹬鼻子上脸。

    要完冰块要丫鬟。

    最叫南漳郡主生气的是——

    明明要帮池夫人的是苏锦。

    偏偏她帮的迂回委婉,叫人抓不到把柄。

    丫鬟是王爷派李总管送去的,她往后要想对池夫人做些什么,瞒不过王爷的眼睛!

    最可恨的是那一万两银票的事。

    没人比她更清楚,那一万两是子虚乌有,现在王爷要她找银票,找不到就得交出管家权。

    这坑是她挖的,她得填满了。

    只是许久之前掉的一荷包,里面藏着一万两,找起来谈何容易?

    即便是装样子,也得装的有模有样。

    大热天的,南漳郡主让牡丹院的丫鬟去找。

    丫鬟婆子们没少在心底埋怨。

    沉香轩,后院。

    竹屋内。

    苏锦抓了一把东珠放在石舀里,用力捣碎。

    东珠碎裂声叫人不舍。

    但池夫人那一身的伤疤更叫人心酸。

    虽然池夫人不一定是赵诩的娘。

    但毕竟是一个可怜人。

    又塞给她一万两。

    收了人家的钱,苏锦觉得有责任帮人把伤疤去掉,不只是脸上。

    等谢景宸回来,苏锦把鞭痕的事和谢景宸一说。

    谢景宸眉头皱的紧紧的。

    一个柔弱女子,在被送进王府前到底经历了些什么。

    她又是被谁送来的?

    谢景宸的疑惑,也是苏锦的疑惑。

    “可惜这些事除了池夫人,没人知道,”苏锦叹息道。

    “偏偏她什么都不说。”

    把什么事都藏在心底,想帮她都不知道从何处帮起。

    “能来大齐朝做使臣,送给父亲妾室,父亲还回绝不了,身份必定不一般,”谢景宸猜测道。

    “池夫人大概是觉得说了我们也帮不了她什么,反倒会惹祸上身,故而只字不提。”

    苏锦觉得谢景宸的猜测有道理。

    然而谢景宸说起另外一件事,“方才回来的路上,遇到了李大夫,他说崇老国公没什么起色,他也不知道是不是逼毒的方式有问题,让有空去给老国公看看。”

    “那我明天去,”苏锦道。

    “对了,我让做的东西做好了吗?”苏锦问道。

    “应该已经做好了,明天一早让狄青去将作坊取,”谢景宸回道。

    ……

    翌日,吃过早饭后。

    谢景宸就送苏锦回东乡侯府。

    烈日当空,街上的行人都少了大半。

    连叫卖声都焉了吧唧的。

    有一声,没一声。

    杏儿撩起车帘望向外面,道,“天这么热,不会干旱吧?”

    “不要乌鸦嘴,”苏锦道。

    “……。”

    杏儿连忙闭嘴。

    东乡侯府前。

    两顶软轿停下。

    轿帘掀开,崇国公府老夫人走了出来,丫鬟扶着她。

    崇国公老夫人望着熟悉的府邸,陌生的匾额。

    眼底寒芒闪烁。

    崇国公夫人走过来,眉头拧的紧紧的,不虞道,“怎么也没个人出来迎接下?”

    迎接?

    不存在的。

    大门就在那里,敞开的,就看有没有胆子进了。

    崇国公府的小厮小心翼翼的走进去。

    那神情,仿佛暗处随时会射出寒箭来,夺他小命。

    “有,有人吗?”小厮唤道。

    喊了两声,才有人回应。

    “来了,来了。”

    一小厮快步走过来,问道,“何事?”

    “我家老夫人和夫人来了,”小厮道。

    “家?”

    “麻烦说清楚点,家是谁家?”东乡侯府小厮道。

    “……。”

    “我家老夫人就是崇国公府老夫人!”小厮涨红了脸道。

    “原来是崇老国公夫人,”东乡侯府小厮绵长道。

    “事先也没派人来打声招呼,我家夫人都不知道,也没来迎接下。”

    “有劳崇国公老夫人和崇国公夫人进府稍等片刻,我去禀告我家夫人前来迎客。”

    崇国公老夫人的脸都绿了。

    崇国公夫人道,“带我们直接去见老国公。”

    小厮领着他们去了正堂。

    崇国公夫人的丫鬟道,“我家夫人的话没听见吗?!”

    “这里是东乡侯府,”小厮淡漠道。

    “没有大少爷允许,谁也不能去见老国公。”

    崇国公老夫人差点没气炸肺。

    她去见老国公,见自己的夫婿,还需要别人同意?!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