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沉香轩,后院。

    断断续续捣药声响了三天。

    总算是平静了下来。

    竹屋内。

    苏锦将调制好的药丸装在锦盒内。

    那天去东乡侯府,给崇老国公把了脉,又教李大夫给崇老国公施针。

    李大夫一直住在东乡侯府。

    以前是住的小心翼翼。

    自打知道东乡侯的真实身份后,就不再怕东乡侯了。

    经过李大夫的精心调理,崇老国公的气色较以前好了几分。

    苏锦帮崇老国公换了药方。

    这些药丸就是给崇老国公准备的。

    苏锦把锦盒递给杏儿,“送去侯府。”

    杏儿接过锦盒,抱在怀里,笑的眉眼弯成月牙。

    苏锦见了嘴角抽抽。

    只是去送药,用得着这么高兴吗?

    杏儿望着苏锦。

    “奴婢去送药,怎么办?”她道。

    “要不要我叫碧朱进来伺候?”

    苏锦准备说不用,见杏儿眼底笑容溢出来,她捉弄道,“使不惯,我看还是把送药的差事交给碧朱吧。”

    杏儿抱着锦盒道,“碧朱不知道小少爷的喜好,姑娘上回空着手去探望小少爷的,欠小少爷的探望礼还得补上呢。”

    “我还要帮池夫人买绣线。”

    “我先去了啊。”

    生怕苏锦不让她去了,杏儿跑的飞快。

    自打姑娘嫁进镇北王府,她就没再单独出过门。

    好不容易才等到这么一机会啊。

    她让马车跑快一点,就能多点时间在街上多逛会儿。

    杏儿拎着包袱,轻快着脚步往镇北王府大门口走。

    半道上,就看到一丫鬟往前院走。

    看背影有点眼熟。

    “彩菊?”杏儿唤道。

    听到背后有人唤自己,那丫鬟转身回头。

    见是杏儿快步走来,她高兴一笑。

    “是啊,”彩菊道。

    彩菊是李总管奉王爷之命给池夫人挑的两个丫鬟之一。

    另外一丫鬟叫绿翘。

    彩菊端着一托盘,见杏儿拿着包袱,她道,“这是去哪儿?”

    “姑娘让我送东西回侯府,”杏儿回道。

    “这是送什么?”杏儿好奇道。

    彩菊举了举手里的托盘道,“王爷帮了夫人,还把我和绿翘送去伺候她,夫人为了答谢王爷做了锦袍。”

    两丫鬟聊着天迈过二门去前院。

    往前走了一会儿便分道而行。

    彩菊朝书房走去。

    杏儿则出府。

    书房内,王爷正在看账册。

    咚咚敲门声传来。

    “王爷,池夫人的丫鬟彩菊来了,”小厮道。

    王爷眉头微皱。

    彩菊?

    好像是李总管送去的丫鬟。

    这会儿来找他应该是清秋苑有情况了。

    “让她进来,”王爷道。

    小厮把门推开。

    彩菊端着托盘走进去。

    等给王爷请安后,王爷问道,“何事?”

    彩菊把托盘呈上,“池夫人感激王爷,特意给王爷做了一身锦袍让奴婢送来。”

    王爷眸光从托盘上扫过。

    这些年,池夫人每年都会给他做一两套锦袍。

    王爷从未穿过,也让她别做了。

    她倒是固执的很。

    锦袍既然是做给他的,他不收,池夫人也没地方送。

    “放下吧,”王爷道。

    “清秋苑有什么不寻常之处?”王爷问道。

    彩菊知道自己是派去伺候池夫人,也是盯着池夫人的。

    但待了几天,彩菊真心觉得没什么好盯的。

    池夫人一整天过的太简单了。

    但既然王爷问了,什么都不说,显得自己太无能。

    万一王爷觉得她办事不利,把她换了……

    彩菊不想丢了清秋苑的差事。

    她绞尽脑汁想了两个禀报点。

    “前两日,世子妃差丫鬟给池夫人送了不少药膏去,”彩菊道。

    “池夫人身上有不少鞭痕,那些药膏是给池夫人祛伤疤的。”

    “鞭痕?”王爷眉头皱紧。

    “奴婢没亲眼看见,是听伺候池夫人几年的丫鬟喜鹊说的,”彩菊道。

    “池夫人跪伤膝盖,世子妃帮她服药时发现了鞭痕,所以送了不少的药膏给池夫人。”

    “未免给世子妃惹事,喜鹊还叮嘱奴婢不要往外传药膏的事。”

    王爷眉头拢紧的松不开。

    他摆摆手,彩菊退下。

    这边彩菊顺利的完成了差事,那边杏儿却是一再的碰壁。

    杏儿走到王府大门前,刚准备出府,就遇到谢锦绣和三太太回府。

    看到杏儿拎着包袱,谢锦绣蹙眉道,“什么时候丫鬟出府也能从王府大门走了?”

    杏儿有点懵了。

    为什么不能走王府大门?

    “我一直都是从大门走的啊,”杏儿道。

    她有点怀疑自己以前是不是飞出去的。

    真是没规矩!

    谢锦绣眼底带着鄙夷。

    跟在她身侧的丫鬟道,“跟着世子妃,当然能从大门走,自己一个人,只能走侧门。”

    “这是规矩!”

    最后四个字,丫鬟咬的格外清楚。

    同样是丫鬟。

    同样在镇北王府里当差。

    杏儿的月钱是她的五倍,而且连最起码的奴婢都不称呼,张口就是“我”。

    这么一个没规没矩的丫鬟,惹的祸事,都能平安无事。

    丫鬟羡慕妒忌恨。

    既然是丫鬟,就得守丫鬟的规矩!

    杏儿没反驳,鼓着腮帮子抱着包袱就往小门走。

    然后——

    在小门,也被拦下了。

    “没有腰牌,不许出府,”守门婆子面无表情道。

    能捞到守门这样的油水差事好,已经是丫鬟婆子中的人精了。

    杏儿一脸郁郁的过来。

    显然是从大门走碰了壁才走二门的。

    而且拦她出门的还不是一般人,不然那些守门小厮谁敢拦世子妃的丫鬟?

    这守门的任务可松可紧。

    就看丫鬟有没有眼色了。

    很显然,杏儿是没有的,嘴不甜,也不会塞银子。

    作为一个曾经的土匪,打劫两个字还刻在骨子里没剔掉,贿赂,不存在的。

    杏儿小脸不快,“什么腰牌?”

    “就是出府的腰牌,”守门婆子道。

    “没有腰牌出府,那是偷溜出去,我看守不利,是要挨罚的,杏儿姑娘可不要为难我。”

    杏儿的小暴脾气,有点想打人了。

    她还想走快点,腾出时间来逛街。

    结果被人拦下在大门和二门之间来回打转。

    大门不让她走,二门还不让,难道她要扛梯子来爬墙出去吗?!

    杏儿气呼呼的抱着包袱转身走了。

    走到半道上,她才想起来她不知道腰牌长什么模样,她抓了一过路丫鬟询问。

    杏儿恍惚想起来好像姑娘嫁进来后,李总管是送去了几块木牌,上面还刻着沉香轩字样。

    雕刻精美,她很喜欢,不知道做什么用,她拿自己屋子里挂着做装饰品了。

    挂了整整一排。

    杏儿,“……。”

    这会儿回去拿,耽误时间不说,重要的是她第一次单独出门,结果连门都出不去,多丢人啊。

    她还就不信出不去了。

    杏儿转身朝大门走。

    小厮看着她走过来,有点懵。

    不是才教训过她,不能从大门走吗?

    杏儿走过来,被小厮拦下。

    杏儿叉腰道,“我是小丫鬟,我也没有腰牌,但我跨包里有皇上赏赐给我家姑娘的鞭子。”

    “御赐之物,我看谁敢让它走侧门。”

    小厮,“……。”

    杏儿翻跨包。

    没拿鞭子,她掏出来一块玉佩,亮给小厮看,“这玉佩都能进皇宫了,再不让我出府,我拿鞭子抽们。”

    小厮默默的跪下了。

    这还是丫鬟吗?

    身上带的东西一个比一个贵重。

    有皇上的随身玉佩在,别说是他们小厮了,就是王爷也不敢拦着啊。

    杏儿出门后,东张西望。

    “马车呢?”她问道。

    “……。”

    “在侧门,”小厮弱声道。

    杏儿,“……!!!”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