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王府大门离二门有点远。

    杏儿抱着包袱走到马车处时,已经晒的不想说话了。

    她靠着马车,一脸的生无可。

    给苏小少爷买礼物很顺畅,结果她越着急回东乡侯府,越事与愿违。

    闹街上两马车相撞,两家车夫互推责任,一言不合,大打出手。

    围观的人里三层外三层,堵了大半天。

    等巡城官过来疏通,才恢复通行。

    等杏儿赶到东乡侯府,已经是吃午饭的时辰了。

    把药送给了崇老国公后,杏儿就朝内院跑去。

    屋内。

    苏小少爷裹着被子,连打喷嚏。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还有沈小姑娘围在桌子上吃饭。

    “这菜真好吃,”沈小少爷道。

    “比宫里的御膳都不差,”九皇子道。

    “鸡腿好香,”沈小姑娘囫囵不清道。

    苏小少爷臭着张脸,恨不得把人都丢出去。

    他都说了不吃饭。

    他们故意发出香喷喷的声音馋他就算了,还大声说出来,有这样的吗?!

    苏小少爷哼了一鼻子,背过身去。

    杏儿高高兴兴的拎着一堆礼物进去,苏小少爷兴致缺缺。

    杏儿望着他,“小少爷怎么了?”

    “我……。”

    “阿嚏!”苏小少爷打了个大喷嚏。

    他揉着鼻子,“我没事,我没事,快回去吧。”

    杏儿倒没担心苏小少爷有事。

    她好奇道,“那轮床呢,还没制好吗?”

    “啊啊啊!”

    苏小少爷抱头大叫,吓了杏儿一大跳。

    沈小姑娘啃着鸡腿跑过来,“苏阳哥哥不许别人提轮床两个字。”

    “为什么?”杏儿一脸茫然。

    “不许说,谁都不许说!”苏小少爷炸毛道。

    怕杏儿追问,沈小姑娘转身跑回去继续吃饭。

    留下杏儿心里跟猫挠似的。

    没人告诉她,她更好奇啊。

    出了苏小少爷的屋子,她出府,半道上拉了个丫鬟问出什么事了。

    被拉住的丫鬟笑的花枝乱颤。

    “昨儿那轮床就送来了,小少爷几个玩的高兴,九皇子他们推着他在花园里跑,结果跑的太快,没能拉住,轮床滑到了莲花池边,撞到了石头,小少爷连人带轮床一起翻进了莲花池里,”丫鬟憋笑道。

    杏儿,“……。”

    “好惨,”杏儿心疼道。

    “可不是惨,我们下巴没差点笑掉,”丫鬟道。

    “……。”

    苏小少爷从莲花池里爬起来的时候,浑身都是淤泥。

    除了九皇子几个没笑之外,其他人差点没笑疯。

    苏小少爷觉得自己脸都掉在了莲花池里,不许别人提这事。

    那轮床更是被他送去厨房当柴火烧。

    嗯。

    杏儿去厨房吃饭,还看到了那轮床。

    从莲花池里拉出来,湿漉漉的不好烧。

    厨娘等晒干了再劈成柴火。

    吃了午饭后,杏儿坐马车去闹街帮池夫人买丝线。

    以前李妈妈能出府,也能花点钱从绣房买,或者让绣房帮忙带。

    如今绣房归三太太管,三太太和南漳郡主联手坑池夫人,结果被苏锦坑了回去,气大了。

    绣房管事是三太太的心腹,哪敢帮池夫人触三太太的眉头。

    喜鹊膝盖还没好全,不能出去。

    彩菊和绿翘还不够资格,喜鹊没办法,只能拜托杏儿了。

    池夫人拟了单子,杏儿照单子买了一包袱。

    好在包袱看着大,一点都不沉。

    又买了些糕点和几朵簪花,杏儿就打道回府了。

    马车在二门停下,结果杏儿刚从马车内下来,就看到三老爷骑马在侧门停下。

    一身的酒气,老远就闻见了。

    闻见了酒味就罢了,三老爷还扶着门大吐特吐。

    杏儿觉得她和三房绝对有仇。

    出门的时候碰到三太太和二姑娘,回来的时候又碰到三老爷。

    还都是将她拦在门外头。

    杏儿只好拎着包袱往前走,从王府大门进府。

    小厮们看着她,眉头微扭。

    马车刚刚不是走过去吗?

    世子妃的丫鬟怎么在后面?

    杏儿抱着包袱道,“可不是我不长记性,一定要从正门进,是三老爷在侧门吐了一地。”

    三老爷不止吐了,还晕倒了。

    他是被小厮抬回南院的。

    梧桐苑。

    老王爷坐在床上,赵太医帮他换药,道,“老王爷伤口恢复的不错。”

    暗卫站在一旁,看着老王爷的伤口心疼。

    一路上碰到的都是庸医,肉不知道刮掉多少,伤非但没好转,还越来越严重。

    若不是世子妃医术高超,教会赵太医,老王爷只怕真的会凶多吉少。

    赵太医帮老王爷上药后,绑上绷带。

    天气炎热,长肉的伤口容易发痒,老王爷便没去军营了,否则他哪里按捺的住。

    赵太医忙完后,便告辞。

    他前脚走,后脚一李总管进来道,“老王爷,三老爷喝醉了酒,在侧门吐了一地。”

    老王爷眉头皱的紧紧的。

    “今儿不是休沐,怎么会喝醉酒?”老王爷问道。

    “不只是今儿,这几天三老爷回来,身上都带着酒味,”李总管道。

    三老爷这么反常,老夫人又不在府里。

    之前三老爷叮嘱不要告诉老王爷,李总管就想禀告了,只是忍着。

    现在三老爷在侧门吐了,李总管哪还敢替三老爷瞒着?

    老王爷眉头皱的紧紧的,他吩咐道,“把三老爷的心腹小厮叫来。”

    很快三老爷的小厮就来了。

    老王爷问他三老爷为什么喝醉。

    小厮眸光躲闪,支支吾吾。

    “说!”老王爷声音冷冽。

    小厮吓的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三老爷心里苦,才借酒浇愁的。”

    三老爷眉头打了个死结。

    “三老爷不举,之前为了治病,花了一万多两银子从花楼买了一花魁回来,本来病好的差不多了,”小厮道。

    “老夫人知道老王爷不喜欢三老爷纳花楼女子为妾,尤其还是在老王爷和王爷在边关杀敌的时候,在您回京之前,逼着三老爷把妾室卖了。”

    “可是三老爷的病没有好全,赶在人牙子把妾室卖掉之前又把人买回了回来,如今将那妾室安置在偏院内。”

    “三老爷求老夫人,老夫人怎么都不肯松口,只说让三老爷说服您。”

    “只要点头,老夫人不会反对。”

    “三老爷不敢跟您提这事,他不想养外室,又不知道该怎么办,心中憋闷……。”

    老王爷脸黑成锅底。

    “怎么会不举?!”他问道。

    “治不好吗?!”

    小厮低着头不说话。

    老王爷望向李总管。

    李总管只能硬着头皮把小厮没有说完的部分补齐。

    事情要说清楚,就得从老夫人让苏锦捏脚说起。

    老王爷听了个开头,脸就黑的找不到词来形容了,再到南漳郡主假借苏锦名义去东乡侯府骗止泻药——

    老王爷气的伤口一阵阵揪疼。

    “我不在府里的时候,她们就是这么管王府的?!”老王爷怒不可抑。

    李总管不敢接话。

    小厮大着胆子抬头道,“不少人背后笑话三老爷,有好几次要不是小的拦着,三老爷就和人打起来了。”

    “老王爷,您就让三老爷把雪姨娘接回府吧。”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