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老王爷一共生了三子两女。

    虽然三老爷不及王爷沉稳,得他欢心和看重,但毕竟也是老王爷的儿子,做父亲的哪里舍得让儿子一直病着。

    “叫他把人接回来吧,”老王爷松口道。

    小厮脸上一喜。

    连忙从地上爬起来。

    南院,屋内。

    三老爷晕在床上,酒气熏天。

    三太太站在床上,是气不打一处来。

    别人不知道三老爷为什么醉酒,但瞒不过三太太。

    不就是为了雪姨娘那个狐媚子吗?!

    她已经退一步,让他养雪姨娘做外室了,他还不满足,一定要把人接回来!

    为了一个女人醉酒,有什么出息?!

    三太太不会承认她嫉妒了。

    嫉妒雪姨娘的年轻和美貌。

    她好不容易才把雪姨娘弄出去,要是被接回来,她当家主母的脸面往哪里放?

    往后雪姨娘还不得爬到她头上作威作福?!

    可三太太不松口,三老爷就不再踏进她房门一步。

    三太太狠狠咬着唇瓣,嘴里有了血腥味方才松口。

    小厮迫不及待的要把好消息禀告三老爷知道了,但三太太在屋子里,他不敢吭半个字。

    好在三太太待了没多会儿就走了。

    三太太走后,小厮凑到床边,小声道,“老爷,您醒醒啊,老王爷同意让您接雪姨娘回府了。”

    三老爷眼睛猛然睁开。

    小厮吓的跌坐在地。

    三老爷要下床去接雪姨娘。

    只是刚起身,他就觉得头一阵晕眩。

    三老爷虽然是装醉的,但为了装的像,也喝了不少的酒。

    他坐下道,“去通知雪姨娘收拾包袱,我待会儿就去接她。”

    “小的这就去,”小厮殷勤道。

    三老爷躺回床上,得偿所愿,心情极好。

    小厮知道雪姨娘在三老爷心中的分量,不敢耽搁,快马加鞭赶到偏院。

    雪姨娘正在抚琴。

    清冷的脸罩着面纱,看不出息怒。

    至于琴声里的绵长韵味,小厮也听不出来的,只觉得动听。

    等雪姨娘抚琴完,他才上前道,“老王爷让三老爷接您进府了,您先收拾东西,三老爷一会儿来接您。”

    面纱下,雪姨娘嘴角勾起一抹弧度。

    果然没有做爹的不疼儿子的。

    她手从琴弦上抚过,道,“没什么好收拾的,把这架琴带上,我们回去。”

    丫鬟望着她,“不等老爷来接吗?”

    当初她们是从镇国公府大门进去的。

    今天也该一样。

    只有从正门进,才没有人敢瞧不起她们。

    但雪姨娘不这么想,“镇北王府老王爷不是老夫人,我若提这样的要求,只怕这辈子都休想再踏进镇北王府一步了。”

    为了任务,她牺牲那么大。

    要是最后连镇北王府都进不去,就是将三老爷千刀万剐也难消她心头之恨。

    当初提那样的要求不是为了立威,只是想保住自己的清白之身。

    如今清白早没了,还有什么可在乎的?

    小厮找了驾马车,雪姨娘和丫鬟坐进去,就直奔镇北王府了。

    等雪姨娘到王府的时候,天边一缕晚霞绚烂。

    小厮带雪姨娘进府,守门婆子有点吃惊,但又觉得是情理之中的事。

    只是三太太知道雪姨娘回来,可就没那么镇定了,等知道是老王爷同意的。

    三太太彻底坐不住凳子,匆匆赶到前院找老王爷。

    三太太哭哭啼啼。

    老王爷不厌其烦。

    “愿意自己的夫婿终日酗酒消沉,被人耻笑?”

    老王爷一句话就让三太太哑口无言。

    再一句将三太太打发了。

    “我镇北王府不允许子孙后辈做宠妾灭妻的事,如果老三做了,他就不是我镇北王府的子孙。”

    老王爷顶天立地,一言九鼎。

    如果三老爷宠妾灭妻,老王爷会让他和妾室一并扫地出门。

    这是老王爷给三太太的承诺。

    不止说给三太太听的,老王爷还让李总管把这话传给三老爷和雪姨娘听。

    三太太生气也忍了。

    李总管传完话就走了。

    三太太见不得雪姨娘矫揉造作,三老爷和她眉目传情的样子,气咻咻的走了。

    她就不明白了,三老爷怎么就对那狐媚子着了魔,为她神魂颠倒?!

    在偏院弄不死那狐媚子,进了南院,在她的眼皮子底下,她不信还弄不死她!

    等人都走了,雪姨娘扑在三老爷怀里哭。

    三老爷心疼坏了,“别哭了,哭的我心都碎了。”

    雪姨娘轻捶三老爷胸口。

    “哪有心?要有心,就不会醉成这样叫人担心,”雪姨娘嗔怪道。

    乱捶的手被三老爷捉住,他道,“怎么等不及我去接就来了?”

    雪姨娘没说话。

    丫鬟道,“听小厮说老爷喝醉里吐的一塌糊涂,姨娘就坐不住了,东西都没收拾就来了。”

    三老爷只觉得怀中人是他的心肝,恨不得揉碎了藏在心底才好。

    “没收拾就算了,我给置办新的,”三老爷道。

    “都是好东西,让小厮改日搬来就行了,”雪姨娘道。

    丫鬟端了果子来,雪姨娘剥给三老爷吃。

    三老爷可舍不得她干这样的粗活。

    “的手是用来抚琴的,”三老爷道。

    “那我给弹琴,”雪姨娘道。

    “要听什么曲子?”

    三老爷想了想,其实他没什么想听的。

    “只要是弹的,我都爱听。”

    雪姨娘坐到琴台边。

    十指芊芊,拨动琴弦。

    一首曲调从她指尖流泻而出。

    凄凉婉转。

    花园内。

    池夫人吃过晚饭后,在丫鬟的陪同下出了清秋苑。

    她是不想出来的。

    架不住喜鹊和彩菊她们求她。

    整日闷在屋子里,人都要闷出毛病来了。

    到处走走,心情也要好些。

    池夫人便带着她们出来了。

    她站在湖畔吹风。

    风掀起她的衣袂,仿若神女遗世,美的叫人陶醉。

    没人知道她在想什么,远远望去,像是一座雕像。

    忽然——

    这座雕像动了。

    几缕琴音飘入耳来。

    池夫人鼻子一酸。

    没想到在异国他乡还能听到南梁小调。

    是谁在抚琴?

    难道镇北王府除了她,还有其他的南梁人?

    那玉佩是不是就是抚琴之人遗落下的?

    池夫人太想知道了。

    寻着琴声,她走到了南院门前。

    跨院没人守门,她抬脚走进去。

    忽然一道身影一闪,将她的手抓住。

    池夫人心头一惊。

    一道熟悉又叫她害怕的声音传来:

    “南院不是能去的地方。”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