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没人接话。

    世子爷的生母是王爷的心尖儿,也是她们郡主的眼中钉肉中刺。

    王爷越是在乎,郡主就越憎恨。

    这个话题,便是连赵妈妈都不敢接一个字,何况是这些小丫鬟。

    寂静了半晌。

    一小丫鬟挪过来道,“郡主,奴婢先前从南院回来,瞧见清秋苑的丫鬟在哭着找池夫人,好像池夫人丢了。”

    丢了?

    一个大活人怎么会丢?

    “这事先前怎么没禀告?”赵妈妈声音泛冷。

    “那会儿郡主已经歇下了,奴婢怕禀告了让郡主为难,”丫鬟颤声道。

    身为当家主母,妾室丢了,不能不派人去找。

    如果不知道,清秋苑的人又没来禀告,万一王爷责怪起来,不知者不罪。

    赵妈妈望着南漳郡主,她狐疑道,“莫非王爷这么大张旗鼓是在找池夫人?”

    “派人去看看,”南漳郡主道。

    几个丫鬟提着灯出去。

    很快,丫鬟们又回来了。

    “怎么回来了?”赵妈妈问道。

    “李总管让我们回来的,说人够用了,”丫鬟回道。

    “池夫人没丢,这会儿已经歇下了。”

    南漳郡主脸寒如霜。

    把她的丫鬟打发回来,这是怕东西落到她手里吗?

    她还真好奇丢的是什么了不得的宝贝了!

    天黑,丫鬟又多。

    两个小丫鬟混进去,就如同滴水入海,毫不起眼。

    两个想趁机立功的小丫鬟找的格外认真。

    只是弯腰找了一夜,腰都直不起来,既没找到丢的东西,也没打听到丢的到底是什么。

    天渐渐亮了起来。

    丫鬟小厮疲惫不堪。

    有丫鬟扛不住望着李总管道,“这一块都被咱们翻个底朝天了,也没找到玉佩和荷包,还要继续找吗?”

    李总管也不想找啊。

    他一把年纪了,一宿没睡,眼皮子都能黏到一起了。

    可那荷包是王爷要的,王爷能不知道大晚上找东西不方便吗?

    “再找一遍,实在找不到就回去,”李总管道。

    ……

    沉香轩,内屋。

    苏锦醒来,喊了两声,也没见杏儿进屋。

    她眉头微微一皱。

    这丫鬟跑哪儿去了?

    “杏儿,”苏锦再唤了一声。

    外面,碧朱跑进来道,“世子妃,杏儿姐姐去花园找东西了,还没回来。”

    “她丢东西了?”苏锦随口问道。

    “丢东西的是王爷,李总管昨儿带人找了一夜也没找到,”碧朱回道。

    “杏儿姐姐知道后,就带丫鬟去花园找了。”

    苏锦一脸黑线。

    李总管亲自带人在花园找了一夜都没找到。

    杏儿带丫鬟去能找到?

    不过想到青云山的运气,这还真说不一定。

    苏锦掀开被子下床,碧朱过来伺候她。

    杏儿怕苏锦提前醒过来,她又不在,让碧朱帮她顶回来。

    碧朱刚帮苏锦穿好裙裳,杏儿就跑回来了,气喘吁吁,脸红扑扑的。

    “东西找到了?”苏锦问道。

    杏儿摇头,“没有找到。”

    “帮王爷找东西的人太多了,花园都快被翻烂了。”

    “……。”

    杏儿洗了把手,过来帮苏锦绾青丝。

    不过杏儿回来了,沉香轩还有不少丫鬟在帮王爷找东西。

    谢景宸不在,杏儿陪苏锦吃的饭。

    吃饱了后,苏锦出门,准备去后院竹屋。

    刚准备下台阶,那边一丫鬟端着托盘走进来。

    托盘里放着一锦盒,雕刻精美。

    杏儿眨眨眼,欢快道,“又是谁给姑娘送了赏赐来吗?”

    丫鬟上前,福身道,“锦绣坊把丝线送来了。”

    “是我买的啊,”杏儿一脸的小失望。

    昨天她送药丸回东乡侯府,回来后帮池夫人买丝线。

    只是缺了两种线,还有几种色线分量没买够。

    池夫人买的都是上等丝线。

    京都的丝线以锦绣坊最佳。

    杏儿付了钱,让锦绣坊线到了之后送镇北王府来。

    杏儿把锦盒打开,里面丝线摆放齐整,赏心悦目。

    杏儿望着苏锦。

    苏锦笑道,“给池夫人送去吧。”

    清秋苑。

    杏儿拎着包袱,抱着锦盒走进去。

    没见着人,但听到说话声传来,“绿翘,小心点啊。”

    杏儿望过去,就见喜鹊和彩菊扶着绿翘往树上爬。

    绿翘紧紧的抱着树干,但是爬不上去。

    杏儿走过来道,“们在做什么?”

    喜鹊一回头,好不容易往上爬了一点的绿翘又滑了下来。

    喜鹊看着杏儿,指着树上道,“那里有个荷包。”

    “是王爷的荷包吗?”杏儿脱口问道。

    “……。”

    喜鹊嘴角抽抽。

    杏儿反应过来,就觉得自己说错话了,“王爷的荷包好像不大可能会挂在清秋苑的树上。”

    “那荷包又是谁的?”她问道。

    “不知道,我们就想拿下来看看,”喜鹊道。

    喜鹊左右望望,也就不问有没有梯子这样扎人心窝的话了。

    清秋苑不止没梯子,连根竹竿都找不到。

    荷包莫名其妙的挂在树上,喜鹊不敢去借梯子,万一被南漳郡主借机生事,污蔑她们夫人偷人,那可是生了几张嘴都说不清。

    没办法,几个丫鬟才想到爬树,只是被踩了半天,根本就没上树。

    杏儿把锦盒和包袱递给喜鹊,把袖子撸起来,就开始爬树了。

    青云山长大的,有谁不会爬树啊。

    这棵树比青云山她爬过的容易多了,难不倒她。

    杏儿往上爬。

    爬到一半,她就哭了。

    天天吃好的,长胖了不少,挂不住了。

    杏儿使出吃奶的力气往上爬,她怕掉下去太丢脸。

    站到树干上,杏儿抱着树喘气,她把荷包取下来,左右看看。

    荷包上绣着墨竹,栩栩如生。

    这荷包看着有点眼熟。

    “快下来啊,”喜鹊催道。

    杏儿拿着荷包,小心的抱着树干往下滑。

    刺啦。

    裙裳勾着树枝,在滑下来的时候勾破了。

    杏儿心肝儿肉疼。

    这破荷包虽然好看,但还比不上她衣服值钱。

    瞪向荷包的时候,杏儿突然反应过来。

    这荷包她见王爷佩戴过。

    不会真是王爷的吧?

    可王爷的荷包怎么会挂在清秋苑的树上呢?

    难道王爷偷看池夫人?

    王爷怎么会是这样的人啊。

    怕把王爷的荷包刮掉,杏儿扔给喜鹊。

    结果喜鹊没接住掉在了地上。

    杏儿心都抖了下,可别把王爷的东西摔坏了。

    喜鹊捡起来,直接把荷包打开了。

    然后几个丫鬟眉头扭成麻花。

    荷包里面还有一个荷包。

    但这个荷包——

    丑的找不到词来形容。

    喜鹊从来没见过这么丑的荷包。

    嗯,是从来没想过荷包能丑到这种程度。

    杏儿默默的不说话。

    她不会说她家姑娘做的荷包比这个还要丑。

    这样的见识,她一点都不想要。

    而且不止丑,荷包还有点破了。

    喜鹊把荷包打开,就看到荷包里藏着一缕青丝。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