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牡丹院。

    南漳郡主坐在罗汉榻上翘首以盼。

    赵妈妈站在她身边。

    一小丫鬟走上前,在赵妈妈耳边轻语了几句。

    赵妈妈脸色变了一变。

    南漳郡主等的着急道,“王爷怎么还没来?”

    小丫鬟连忙退下。

    赵妈妈望着南漳郡主,欲言又止。

    南漳郡主见不得她这样,不耐烦道,“有话就说。”

    “王……王爷去了清秋苑,”赵妈妈的声音飘的厉害。

    “那架古琴也,也一并送了去。”

    几乎是瞬间。

    南漳郡主的脸就狰狞了起来。

    她从早盼到晚,就盼回来这么一个羞辱?!

    院外的丫鬟都知道那架古琴被王爷送给了池夫人。

    听到屋子里传来一阵阵摔东西歇斯底里的怒吼声,丫鬟离的远远的,免得受池鱼之殃。

    池鱼……

    池……

    “对了,池夫人叫什么名字?”小丫鬟问道。

    “好像就叫池鱼。”

    “……。”

    翌日清晨,苏锦从酣睡中醒过来。

    杏儿就迫不及待把古琴的八卦说给苏锦听。

    苏锦听得一愣一愣的。

    王爷居然送古琴给池夫人,这太奇怪了。

    “姑娘,猜池夫人的名字叫什么?”杏儿眸光闪亮。

    “叫什么?”苏锦上了勾。

    “叫池鱼,”杏儿回道。

    “……。”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这话我都知道,池夫人居然叫这么个倒霉名字,”杏儿唏嘘道。

    “她爹娘是多不待见她啊。”

    “……。”

    这名字可不是随便乱取的。

    名字寄予了爹娘的厚望。

    叫池鱼,一看就巴不得池夫人倒霉。

    池夫人也不负厚望,又是毁容又是哑巴。

    杏儿觉得池夫人太倒霉了,苏锦则道,“这或许是个假名。”

    直觉告诉苏锦,这就是个假名。

    或许正因为城门失火殃及池鱼。

    池夫人遭受牵连,以池鱼自嘲。

    苏锦在走神,杏儿已经在聊别的事了。

    “今儿是第十天,南漳郡主再查不出来捡到三太太娘家兄嫂一万两银票的人,就要交出管家权了,”杏儿兴奋道。

    她盼望这一天盼了整整十天了。

    她的急性子都快着急上火了。

    见杏儿迫不及待的小模样,苏锦忍不住抬手敲她脑门。

    有她这么着急的吗?

    这些天南漳郡主虽然也在查捡荷包的事,动静闹的也不小,但苏锦一点都没感觉到南漳郡主的着急。

    谁都知道那一万两是子虚乌有的事。

    动静闹的再大,也不过是走个过场而已。

    南漳郡主一定会找到背锅丫鬟的。

    南漳郡主怎么可能会让管家权从她手里头溜走?

    苏锦也不愿意错失这么好的机会。

    栽她手里,她怎能不顺势挖坑把人埋了?

    早饭才吃了一半,背锅丫鬟就出现了。

    苏锦迫不及待的把碗筷放下,要赶去看热闹。

    谢景宸望着她,道,“这么着急去做什么?”

    “把饭吃完再去也不迟。”

    苏锦就听谢景宸的坐下来继续吃饭。

    等饭吃完,黄花菜也凉了。

    背锅丫鬟撞墙而亡。

    苏锦和杏儿两人四只眼睛盯着谢景宸。

    “看热闹要趁早,”苏锦眸底光芒点点。

    谢景宸,“……。”

    杏儿望着苏锦道,“丫鬟都死了,现在该怎么办?”

    “只能先去看看再说了,”苏锦道。

    杏儿觉得没什么可看的了。

    丫鬟死了。

    那就是死无对证啊。

    出了沉香轩,半道上苏锦就知道南漳郡主是怎么让丫鬟背黑锅的。

    一大清早,那“背锅丫鬟”就起床了,偷偷摸摸的跑到花园一棵树下,把埋在树下的锦盒刨出来。

    翻出来看一眼,然后小心翼翼的藏好。

    谁想到这一幕正好落入一小丫鬟眼里。

    小丫鬟禀告赵妈妈知道。

    赵妈妈带人把锦盒挖了出来,里面赫然是一荷包。

    荷包里藏着正好是一万两银票。

    计划的完美无缺,再加上背锅丫鬟心虚,一头撞死。

    丫鬟捡到荷包不还的罪名就摁在脑门上扒不下来了。

    南漳郡主找到了荷包,自然也就不用交出掌家权。

    苏锦到牡丹院的时候,远远的就瞧见三太太走进去。

    等她进院子,赵妈妈正把荷包递给三太太过目,“三太太瞧瞧这荷包是不是您娘家兄嫂的。”

    三太太接过荷包翻看了两眼,道,“看不出来,知道大嫂找到了荷包,我已经差人让我娘家大嫂来一趟了。”

    演的还真像那么回事,要不是苏锦知道是装的,她都要信以为真了。

    刚请完安,丫鬟就进来禀告方大太太来了。

    三太太的娘家姓方,其父官拜观文殿大学士,从二品。

    方大太太走进来,直拿绣帕擦额头上的汗珠。

    三太太笑道,“大嫂来的比我想的快多了。”

    “差丫鬟告诉我荷包找到了,我是又高兴,又怕失望,早饭吃了一半就赶来了,”方大太太道。

    她上前给南漳郡主见礼。

    赵妈妈把荷包递给方大太太看。

    方大太太高兴道,“这可不就是我的荷包吗?”

    苏锦两眼一翻。

    这丫的根本是一群影后在飙戏啊。

    她一个小菜鸟掺和一脚有点心虚,不敢班门弄斧。

    但这么好的历练机会,绝不能错过了。

    苏锦望着方大太太道,“方大太太是什么时候丢的荷包?”

    只知道方大太太丢了荷包,但具体什么时候,没人知道。

    方大太太看了苏锦一眼,道,“荷包丢了有三年了。”

    “丢了三年的荷包还能找到,失而复得,我真是不知道该怎么感谢镇北王府才是。”

    苏锦看着方大太太手里的荷包,问道,“确定丢了三年?”

    “世子妃为何这么问?”三太太不虞道。

    苏锦指着方大太太手里的荷包道,“这种绣线去年下半年才有的卖。”

    三太太脸色一僵。

    方大太太想起街头巷尾的传闻。

    但凡和镇北王世子妃作对的,都会倒霉。

    她不免有些慌了。

    三太太要她的荷包,她就让丫鬟挑了一个给她,倒没注意这绣线会露馅。

    三太太不知道该怎么把场子圆过来,她望向南漳郡主。

    反正管家权不是她的,着急的也是南漳郡主。

    南漳郡主恼三太太办事不利,她瞥向苏锦道,“没见识就别到处卖弄,京都卖的东西岂是们青云山脚下的镇子能比的?”

    “何况京都铺子最好的东西都是先供应世家大族,而后再摆出来卖。”

    苏锦,“……。”

    她只是信口胡诌。

    没想到南漳郡主还这么一本正经的跟她解释。

    们就可劲的忽悠我吧。

    我信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