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三太太去找南漳郡主,方大太太不想去,便直接回府了。

    听说银票和荷包一起丢了。

    南漳郡主是脸色大变。

    她是贵为郡主,背后也有太后和崇国公撑腰,可她不是开钱庄的。

    为了维持郡主的风光和体面,花销如流水。

    自打苏锦嫁进来,南漳郡主是接连破财,手头紧巴巴的,连答应给谢锦瑜买的紫玉头饰都没有买。

    她不会打肿脸充胖子说一万两算了。

    就算她有钱,该她的也得要。

    三太太和南漳郡主的关系没那么好,虽然恼方大太太办事不利,但比起南漳郡主,她自然更向着娘家兄嫂。

    娘家才是她的靠山。

    “我娘家大嫂丢失银票,是她不对,但她也是为了帮郡主才卷进来,让她赔一万两,我开不了这个口,”三太太道。

    南漳郡主脸寒如霜,“依照三弟妹这话的意思,这一万两就不用她赔了?”

    私心里,三太太自然是这样希望的。

    但用后脑勺想也知道这是痴心妄想。

    她望着南漳郡主道,“当务之急,不是赔钱,而是抓住偷钱的贼,抓到了贼,郡主不用恼怒,我娘家大嫂也不用破财,皆大欢喜。”

    “可若是银票抓不到贼,这一万两丢失之过,郡主和我娘家大嫂各自承担一半。”

    嗯。

    三太太把自己摘除在外。

    这银票是南漳郡主的,交给的又是方大太太,没有经过她的手。

    但盘问池夫人银票打哪儿来的,说方大太太丢了银票是她先提出来的。

    现在南漳郡主和方大太太都倒霉了,她想置身事外,可能吗?

    南漳郡主绝不会答应的。

    如三太太所言,银票找到了,自然皆大欢喜。

    可要没有找到,银票丢失的责任,她们三人谁都逃不掉。

    三太太憋了一肚子的邪火,她掌管绣房至今也不过捞了三百两的好处,她帮南漳郡主,也不过是为了绣房管家权。

    现在为了绣房管家权要搭进去三千三百两,三太太是气的心肝脾肺肾都疼。

    她强忍着怒气望着南漳郡主,“我看这事和世子妃脱不掉干系!”

    除了镇北王府的人,没人知道方大太太身上的荷包里藏着一万两银票。

    其他人没有这份胆量。

    三太太是一口咬定是苏锦干的。

    南漳郡主眼神不耐。

    她能不知道这事和世子妃有关吗?!

    可知道又能怎么样,荷包被人偷了,都不知道是什么时候被偷的,找不到荷包,怎么定世子妃的罪?

    没有证据,那是污蔑!

    她这么揪着赔偿不放,不就是知道把荷包找回来的希望渺茫吗?!

    三太太同样心里有数,心底气不顺,便拿刀子捅南漳郡主心窝,“咱们这见天的破财,为了区区几千两伤了妯娌情分,世子妃的美人阁却是日进斗金,供不应求。”

    和美人阁比,一万两根本不算什么。

    有本事别揪着一万两不放,去争美人阁啊,那才是摇钱树。

    南漳郡主眸底闪过一抹志在必得。

    看到自己添的柴火燃烧起来,三太太起身走了。

    方大太太在街上丢了一万两银票的事,惊动了巡城官,查了三天,一无所获。

    三天后,方大太太差人送了三千三百两来给三太太。

    丢银票的事暂告一段落。

    这一天,阳光灿烂的,连院子里的花草都奄奄一息的。

    竹屋内,苏锦在吃冰棍。

    天气闷热的人无精打采,杏儿天天捣鼓冰镇绿豆汤,苏锦已经吃腻了,分外的想念前世的消暑冰棍。

    杏儿是个吃货。

    而且是个行动派吃货。

    苏锦教她怎么做,这丫鬟就自己动手了。

    失败了多少次,苏锦不记得了,总之,提到冰棍两个字已经是十天前的事了。

    经过这么多天的失败,总算有了一根像模像样的冰棍了。

    味道肯定是比不上前世的。

    但能在这几乎把人晒冒烟的古代吃上一根酸酸甜甜的冰棍,简直感动的想哭了。

    杏儿一口咬了一大块,冻的她跳脚,又舍不得吐掉。

    胡乱嚼了两下,牙齿冻的直打哆嗦,她连忙咽下。

    苏锦佩服她的好牙口。

    “慢点吃,”苏锦道。

    杏儿连连点头。

    镇北王府,门前。

    楚舜他们骑马停下。

    几人身后还跟着一辆马车。

    等南安郡王他们下马后,就把箱子抬了起来。

    他们几个是镇北王府的常客,大多数时候是翻墙进,这会儿正儿八经的从大门走,还抬着一口大箱子,实在叫人纳闷。

    他们是谢景宸的兄弟,李总管虽然好奇他们往镇北王府送什么,却也没问。

    他差丫鬟给南安郡王他们带路。

    “不用了,沉香轩的路,我们闭着眼睛也不会走错,”南安郡王道。

    李总管一点都不怀疑这话是吹牛。

    他笑着寒暄了几句,眸光在北宁侯世子身上多停留了一会儿。

    因为四个人只有他脸上戴了面具。

    要知道楚舜他们四个向来行动一致,不是亲兄弟,胜似亲兄弟。

    这突然不一样了,李总管还真有点不适应。

    四人抬着大箱子进了内院,直奔沉香轩……后院。

    轻车熟路的令人发指。

    谢景宸得知他们来了王府,从竹屋内出来。

    “怎么来王府了?”

    “找我有事?”谢景宸问道。

    “不是,今儿来也不是找景宸兄的,”南安郡王回道。

    “……。”

    在谢景宸蹙眉中,楚舜他们抬着大箱子从谢景宸跟前路过,直接去了“飞虎寨”。

    谢景宸,“……。”

    “大嫂,大嫂在吗?”南安郡王唤道。

    杏儿把紧闭的竹屋门打开,嘴里还吃着冰棍。

    她朝竹屋喊道,“姑娘,南安郡王他们来了。”

    听声音就知道是谁来了。

    苏锦走出来。

    南安郡王他们抬着箱子过来。

    她往旁边站了站给他们让路。

    杏儿盯着大箱子看,“这是给我家姑娘送什么来了?”

    楚舜他们把箱子放下,热的直拿玉扇煽风。

    北宁侯世子把脸上面具摘下来。

    鼻青脸肿的模样,苏锦吓了一跳。

    怎么被打的这么惨?

    “大嫂,可要救我啊,”北宁侯世子哀求道。

    “不救我,我这日子是没法过了。”

    苏锦嘴角抽抽。

    好歹先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吧?

    南安郡王把箱子打开。

    箱子里赫然躺着一男子。

    苏锦往前走了一步,就看到那男子是谁——

    北宁侯世子的表哥。

    大理寺少卿。

    苏锦,“……。”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