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不止是大理寺少卿,而且还是穿着官服的大理寺少卿。

    若是别人,苏锦肯定猜不到南安郡王他们此举何意。

    看到大理寺少卿,苏锦能不知道什么事么?

    前不久她才给赵大少奶奶把脉啊。

    看着大理寺少卿以一种极其不舒服的方式待在大箱子里。

    苏锦脑门上黑线狂掉。

    她有点怀疑南安郡王他们是被东乡侯府带歪了。

    还是他们本性如此。

    这完全就是顾头不顾尾了啊。

    她也不知道北宁侯世子这个表弟是做的太称职,还是太不靠谱了。

    但可以预料的是——

    等大理寺少卿醒过来,一定会把北宁侯世子揍个半死。

    北宁侯世子求苏锦给大理寺少卿诊脉,他已经快要疯了。

    “大嫂可一定要帮我啊,”北宁侯世子声音都在颤抖。

    “可知道这些天是怎么过的……。”

    “怎么过的?”苏锦没问话,杏儿好奇道。

    “……。”

    “在大理寺监牢里过的,”北宁侯世子哽咽道。

    六天前。

    北宁侯世子在街上路过,被一四五十岁大娘给撞了下胳膊。

    他没生气,大娘也没当回事,街上人多,避让的时候撞上是难免的事,谁上街还没被撞过胳膊肘啊。

    可这一幕落到自家表哥大理寺少卿眼里就是他在调戏良家妇女。

    天可怜见,他连人家大娘的模样都没看清楚,何来调戏啊?

    解释没用,北宁侯世子被大理寺衙差送去大牢里待了三天。

    刚放出来,在醉仙楼吃了顿饭,和南安郡王他们诉苦,准备回家好好睡一觉。

    结果刚出醉仙楼,手里的折扇掉地上了。

    大理寺少卿又看见了。

    北宁侯世子怀疑自家表哥专门盯自己,鸡蛋里挑蛋花。

    折扇掉了,肯定要捡起来,他一弯腰,大理寺少卿以他故意偷窥人家姑娘为由,把他给关了。

    又是两天。

    今天刚放出来,他都没敢在醉仙楼吃饭,直接骑马回府。

    结果半道上又和大理寺少卿遇上了。

    他只看了大理寺少卿一眼。

    真的。

    只是一眼。

    他就赶紧把眸光挪开了,骑马闪人。

    就这样——

    还是落大理寺少卿手里了。

    大理寺少卿带人把他抓了,罪名是他蔑视朝廷命官,要关他几天。

    北宁侯世子,“……。”

    真是没地方说理了。

    而且自家表哥看他的眼神,仿佛在说:以后大理寺大牢就是的归宿了。

    北宁侯世子能忍吗?

    要是大理寺大牢的伙食好也就罢了。

    天热,饭菜都是馊的,他这样娇生惯养的胃扛不住大理寺牢房伙食的攻击。

    在大理寺大牢里拉肚子,这辈子都不想进大理寺监牢了。

    楚舜他们几个好兄弟给他送饭,中午狂吃,晚上饭菜就馊了,盼着明天的中午饭。

    这样凄惨的日子,北宁侯世子实在过不下去了。

    自家爹娘怪他活该,都不探监。

    这不,大理寺少卿再让人绑他的时候,他动手了。

    几个衙差撂倒不再话下,再把大理寺少卿给打晕,在南安郡王他们帮忙,一起抬来找苏锦。

    当然,一个人北宁侯世子也扛的起。

    但自家表哥看到病毕竟难以启齿,他一个人来心虚。

    好在赔出去一个月的饭,他们帮忙了。

    事情的经过就是这样的。

    北宁侯世子说起来都是心酸还有点饿。

    苏锦嘴角都快抽筋了。

    这家不止表弟,连表哥都一样,脑子里都缺根筋啊。

    苏锦给人治病多年,送到她跟前的时候晕倒的不知道多少,但用这种方式晕的还是头一遭。

    人既然送来了,不能不看看就让人抬回去。

    用北宁侯世子的话说就是好歹知道自己是怎么死的。

    就这么不清不楚的被自家表哥往死里头整,他不甘心啊。

    谢景宸望着北宁侯世子,“想过大理寺少卿醒来后,会怎么对?”

    “我想过了,”北宁侯世子道。

    “我待会儿就离京躲一段时间,等表哥怀上身孕……。”

    “啊呸!”

    “是等表嫂怀上身孕我再回京。”

    苏锦腮帮子胀疼,刚刚北宁侯世子说等他表哥怀上身孕,吓了她一跳。

    她虽然医术还不错,但这病她还真治不了。

    看北宁侯世子急的都语无伦次了,苏锦也就不打趣他了。

    大理寺少卿就待在箱子里,也没人想起来要将他扶起来。

    杏儿搬了凳子来,苏锦就坐在箱子边给大理寺少卿把脉。

    苏锦,“……。”

    真是够了。

    不尊重“病人”就算了,好歹尊重一下她这个大夫吧?

    苏锦带着一脸擦不掉的黑线认真帮大理寺少卿把脉。

    旁边一堆围观的。

    苏锦把脉后,眉头拧的紧紧的。

    北宁侯世子心跳如擂鼓,“我表哥是不是没得治了?”

    苏锦,“……。”

    没见过这么不盼着表哥好的。

    “表哥没病,”苏锦道。

    北宁侯世子心头一松。

    随即眉头又皱的紧紧的,“怎么会没病呢?没病成亲三年都没生孩子,我是指表嫂。”

    苏锦斟酌下,怎么跟北宁侯世子解释。

    生孩子不是他们想的那么容易的,有些人夫妻双方都没病六七年才生的都有。

    这样的概率稍微小了些,但不是没有,不用过于紧张。

    子嗣的事,应当顺其自然。

    结果苏锦刚准备说,南安郡王用折扇敲北宁侯世子的肩膀,看着大理寺少卿道,“表哥表嫂成亲三年,不会现在还没有圆房吧?”

    “没圆房,别说三年,就是三十年也生不出个蛋花来啊,”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苏锦觉得她已经不合适在待在竹屋了。

    这话题越聊越偏了。

    北宁侯世子望着大箱子,猜南安郡王说的可能性有多大。

    他的表哥不至于这么呆吧?

    不管了,他已经打算离京出走,肯定不能问表哥和表嫂有没有圆房这样的话。

    回头塞几本春、宫、图给他,让他自己体会好了。

    他这个倒霉表弟也只能帮他到这里了。

    北宁侯世子向苏锦道谢,然后把箱子合上,准备把表哥抬走。

    南安郡王他们出门的时候,看了眼谢景宸,拍了拍大箱子,说了四个字——

    前车之鉴。

    成亲许久迟迟不当爹,就会被怀疑有病。

    谢景宸娶苏锦虽然没有三年,但三个月是足足的。

    他们已经开始替谢景宸操心了。

    哪怕他们连媳妇都还没有娶。

    自打从东乡侯府搬出来,他们又过上了游手好闲,到处瞎操心的日子。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