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大齐和北漠的百姓都不愿意打仗。

    一旦开战,受战乱影响最大的就是他们,背井离乡,妻离子散。

    有北漠百姓和那些忠于北漠王的大臣在,北漠郕王这一趟大齐之行免不了。

    只要北漠郕王在大齐一日,边关就不会起战火。

    而北漠郕王被支开,北漠王回去后,更容易夺回王权。

    北漠王和东乡侯的性子有几分相似,一旦答应,就不会食言。

    这也是东乡侯一再让皇上放了北漠王,又选择冒险放他离开的原因。

    对于一个食言而肥的人,东乡侯不会这么好说话。

    把“北漠王”关在崇国公府,也不只是和崇国公赌气,给他找点不痛快。

    当年飞虎军被灭,东乡侯就怀疑和崇国公有关。

    那封密信被毁,隐约能看到南梁二字,更让东乡侯笃定。

    南梁狼子野心,北漠王死在大齐,正好给北漠攻打大齐的借口,鹬蚌相争渔人得利,南梁可以坐山观虎斗。

    把北漠王关在别处,难保崇国公不会帮南梁。

    人关在崇国公府,若是北漠王有什么好歹,崇国公难辞其咎。

    崇国公不会为了帮南梁让自己惹一身的狐狸骚。

    崇国公府,书房内。

    崇国公一脸阴沉的走进去。

    走到书桌旁,他拳头握紧,狠狠的砸在书桌上。

    东乡侯果然在怀疑他和南梁有勾结。

    把北漠王送到他眼皮子底下,这是逼他和南梁为敌。

    不声不响的在背后捅他一刀。

    崇国公无时无刻不想灭了东乡侯。

    李忠走进来道,“国公爷,北漠王已经安置妥当了。”

    “东乡侯的人走了?”崇国公问道。

    李忠点点头,“东乡侯和镇北王的人都走了,但皇上的护卫没走。”

    崇国公额头青筋暴起。

    把一个他想灭了的人放在他眼皮子底下,不能打不能骂,还要好吃好喝的招呼着,担心他被人杀了,崇国公内心呕血。

    沉香轩,后院。

    竹屋内,苏锦和杏儿捣鼓冰棍。

    经过这些天的试验,冰棍做的越来越像那么回事了。

    看着酸甜可口的冰棍,杏儿一脸的满足。

    “这么多,吃不完怎么办?”杏儿道。

    “姑爷和暗卫都不想再吃冰棍了。”

    “我也不想吃了。”

    “……。”

    苏锦一脑门的黑线,抬手敲杏儿的脑门,“不想吃,还做这么多?”

    杏儿摸着不怎么疼的脑门道,“闲的无聊啊。”

    太阳大,不想出门。

    苏锦还能看书打发时间,杏儿看不进去书,又不会做针线活,偶尔打个络子吧,又用不着。

    她不需要和其他小丫鬟似的打络子卖钱。

    苏锦扶额道,“把冰棍装几只,送去给老王爷尝尝,剩下的送清秋苑去。”

    杏儿麻溜的把冰棍装好,用冰块镇着。

    苏锦拎着食盒去找谢景宸。

    谢景宸看着食盒都怕了。

    这主仆两逮着一样东西吃,吃腻为止。

    之前叫花鸡是,冰棍还是。

    苏锦举了举食盒,道,“陪我去前院探望老王爷吧。”

    谢景宸嘴角抽了抽,这是真的没人塞了,送去给祖父。

    不过苏锦有这份心意,谢景宸不会反对。

    他把账册放下,陪苏锦去前院,杏儿则去清秋苑。

    远远的,苏锦就看到王妈妈迈步进梧桐苑。

    等她和谢景宸进屋的时候,王妈妈正跪在地上求老王爷。

    “老王爷,求您让老夫人回府吧,大佛寺闷热,老夫人中暑了,”王妈妈哀求道。

    王妈妈很后悔。

    如果不是她一时鬼迷心窍,清秋苑李妈妈不会被世子妃救了。

    药膏的事不会闹的那么大。

    老王爷不会对老夫人失望,让她去大佛寺反省。

    看着老夫人憔悴,夜里噩梦连连,王妈妈心如刀割。

    如果不是老夫人救她,她早在三十几年前就死了。

    人是会变的。

    老夫人变了,变的没有以前宽厚,变的蛮横了。

    她也变了,变的没有以前那么忠心了。

    在大佛寺待的这段时间,王妈妈反省了很多,她甚至想向老夫人坦白过错。

    只是她害怕说了,老夫人不会原谅她。

    这些天,她内心过的很煎熬。

    她想弥补这份过错,所以她回来求老王爷了。

    王妈妈说的时候,老王爷心中有几分动容,虽然对老夫人很失望,但毕竟老夫人给他生了两双儿女。

    当年跟着他,老夫人吃了不少的苦头。

    虽然不知道临老了,怎么性情变了还不及年轻时候懂事,但老夫人的功劳和苦劳,老王爷一直记在心里。

    只是这份心软,在看到苏锦的时候又坚硬了起来。

    再多的功劳和苦劳也抵不掉她纵容或者参与南漳郡主给苏锦下绝子药的过错。

    如此没分寸,就该多吃些苦头,好好想想怎么就把宽厚给丢了,对一个姑娘下这么狠的手。

    “让她继续待在大佛寺好好反省,”老王爷语气坚定。

    “老王爷,老夫人已经知错了,您不能这么狠心……。”

    王妈妈在恳求,被老王爷打断,“不必再劝,不吃够苦头,不会长记性。”

    谢景宸和苏锦走上前。

    王妈妈看到苏锦,求苏锦帮忙劝劝老王爷。

    苏锦能帮老夫人吗?

    老夫人回来了,天怎么热,她都得去栖鹤堂请早安。

    她心疼老夫人,老夫人可不会心疼她。

    既然没那么善良,又何必惺惺作态。

    她转移话题道,“老夫人怎么会噩梦连连呢,她做什么噩梦了?”

    这一问,倒把王妈妈问懵了。

    她还真不知道老夫人做了什么噩梦。

    只是老夫人每次从噩梦中惊醒过来,都是满头大汗,眼神带着恐惧,久久回不过神来。

    那样子很熟悉。

    三十多年前,老夫人生下大姑奶奶没多久,去大佛寺上香,坐的马车突然发狂,一路狂奔而下。

    将老夫人从马车内甩了出来,脑袋撞在了石头上。

    回来后,就开始噩梦连连。

    只是老夫人已经很多年没有做噩梦了,不知道怎么又开始了。

    王妈妈摇头,“我问过,但老夫人从来不说。”

    苏锦相信王妈妈。

    王妈妈说话的时候,眼神没有躲闪和心虚。

    她说的是真话。

    但苏锦不信老夫人。

    谁知道是不是和太后似的,梦到谢锦瑜出事,把她接进了宫,躲过在佛堂反省?

    这样的伎俩用的太多了,一看就像是假的。

    不知悔改,还弄虚作假,应该罪加一等。

    老王爷抬抬手,把王妈妈打发走。

    王妈妈跪在地上求老王爷改主意,被李总管拖出去了。

    老王爷望着谢景宸和苏锦,“们怎么来了?”

    老王爷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无需探望。

    谢景宸把食盒放下道,“苏锦做了些吃的,带来给祖父尝尝。”

    老王爷有点诧异的望着苏锦,“还会做吃的?”

    这话说的苏锦有点心虚。

    毕竟老王爷是见过真的苏锦的。

    用杏儿的话来说,她做的吃的比砒霜还要吓人。

    苏锦忙道,“主要是丫鬟做的,我就帮把手。”

    谢景宸把冰棍拿给老王爷。

    老王爷新奇的很,一口咬了,冻的不轻。

    冰棍吃了一半,老王爷眉头就拧的松不开了。

    谢景宸望着他,“祖父,怎么了?”

    “上了年纪,没有口福了,才吃了一点冷的就牙疼,”老王爷捂着腮帮子道。

    苏锦,“……。”

    谢景宸,“……。”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