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大佛寺。

    屋内,老夫人卧病在床。

    脸色苍白,神情憔悴。

    红袖在一旁打扇子,热的额头上出了一层细密汗珠。

    有熟悉的脚步声传来,红袖高兴道,“是王妈妈回来了。”

    话音未落,王妈妈推门走进去。

    老夫人望向她,见王妈妈脸上没什么笑容,老夫人心往谷底沉了沉。

    王妈妈走上前,道,“老王爷让老夫人好好养病。”

    “然后呢?”老夫人眼神冷漠。

    王妈妈朝老夫人摇了摇头。

    老夫人闭紧双眸,只是王妈妈伺候她太久,知道老夫人在失望。

    没人愿意这么大热天在大佛寺待在,而且吃的也都是素菜。

    大佛寺的素斋是一绝,可再好吃的素菜,天天吃也架不住。

    不说老夫人了,便是她也熬不住没有荤腥的日子啊。

    半晌没人说话。

    老夫人睁开眼睛道,“府里可发生了什么事?”

    王妈妈摇头,“府里一切安好,只是奴婢回来的时候勇诚伯夫人去了王府,王府给勇诚伯府大姑娘送的两盒药膏,其中一盒被勇诚伯府大姑娘失手打掉了。”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老夫人冷道。

    王妈妈没有接话。

    她让红袖端水来把屋子擦一遍,这样屋子里不会太闷热。

    可老夫人已经受够大佛寺了。

    这里,她一天也待不下去了。

    王妈妈回府相求,她都中暑了,老王爷也不肯松口让她回去,老夫人从未想过老王爷会对她如此狠心。

    “搬去静安寺,”老夫人咬牙道。

    “啊?”王妈妈懵了。

    “搬去静安寺做什么?”

    “静安寺比大佛寺更热。”

    大佛寺是皇家寺庙,气派宏伟,环境也是最好的。

    但再好,老夫人也不满意。

    她要搬去静安寺,王妈妈也没辄。

    东西不少,收拾起来费劲,而且天太热,根本就不愿意麻烦。

    老夫人闭目养神,王妈妈招呼丫鬟把东西收拾好,去和大佛寺的住持辞行。

    住持不会挽留,只说大佛寺会帮老夫人诵经祈福。

    回来的时候,红袖望着王妈妈道,“老夫人怎么要搬去静安寺住?”

    王妈妈还想知道为什么呢。

    她想起了苏锦问她的话。

    老夫人为什么会做噩梦?

    之前没有放在心上,这会儿却是做不到忽视了。

    “老夫人前几天做噩梦,白日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事?”王妈妈问道。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

    如果不是白天发生了什么事,应该不会夜里做噩梦。

    红袖有点懵懂,不懂王妈妈问这话什么意思。

    但要说发生了什么,还真有一件,“老夫人做梦那天,白日里我扶她出后院,走了没几步,就看到了宁王世子妃。”

    “宁王世子妃身怀六甲,她唤了丫鬟一声,老夫人脚步就停下了,宁王世子妃回头,老夫人吓了一跳。”

    刚刚是红袖懵,等红袖话说完,就轮到王妈妈懵了。

    宁王世子妃和老夫人八竿子打不着,怎么会让老夫人受惊呢?

    怕王妈妈不信,红袖还特意绕道去老夫人受惊的地方指给王妈妈看。

    “就是那儿,”红袖道。

    “宁王世子妃喊了一声青蕊,老夫人脚步就停下了。”

    这回王妈妈的脸色也变了。

    青蕊。

    这个名字没有人比王妈妈更熟悉了。

    这是老夫人给她取的名字。

    只是上了年纪后,府里的丫鬟都尊她一声王妈妈。

    甚至府里还记得她年轻时候叫青蕊的人两只手都数的过来。

    京都的丫鬟多,重名的也多。

    但红袖的形容让王妈妈想起了三十几年前的一件事。

    那时候她曾陪老夫人来大佛寺上香,老夫人正好身怀六甲。

    老夫人生了王爷,她想生一个女儿。

    她是特意来大佛寺求菩萨赐她一个女儿的。

    可老夫人唤她,那一幕怎么会让老夫人受惊呢?

    王妈妈实在想不明白。

    她也没有多想,和红袖一起回了后院。

    勇诚伯府。

    勇诚伯夫人回府后,就去了女儿的屋子。

    看见她进来,勇诚伯大姑娘陈娇急道,“娘,药膏拿到了吗?”

    勇诚伯夫人摇头,“哪那么容易,那药膏镇北王世子妃要卖一万两一盒。”

    勇诚伯世子走进来,正好听到这一句。

    他上前道,“那么点药膏要一万两,镇北王世子妃怎么不直接去抢?!”

    “她本来就是土匪!”勇诚伯府大姑娘气道。

    骂完,又摇勇诚伯夫人的胳膊道,“娘,药膏没剩多少了,我手怎么办?”

    勇诚伯夫人拍着她的手道,“别担心,等镇北王老夫人从大佛寺搬回府,我再去求她,娘不会让手腕留疤的。”

    沉香轩,内屋。

    苏锦坐在贵妃榻上,手里拿着铜镜,看自己脸上的红疹消退。

    一会儿看一会儿看,红疹迟迟不消。

    杏儿在外间把荔枝分分。

    这么多荔枝,她要全吃完的话,肯定会流鼻血,放着会坏。

    而且皇上赏赐这么多,肯定有一部分是给镇北王府其他人的。

    老王爷、王爷、南漳郡主、二房、三房,一人一盘子。

    还有池夫人两盘。

    谢景宸和护卫一人两盘。

    沉香轩的丫鬟婆子一人三颗。

    剩下的全是杏儿的。

    分好后,让丫鬟给各院送去。

    杏儿喜滋滋的坐在箱子边剥荔枝吃。

    怕羡慕坏苏锦,特意背对着苏锦。

    刚吃了一颗,小丫鬟跑进来道,“世子妃,东乡侯府小少爷和九皇子他们来了。”

    苏锦怔住。

    她弟弟怎么来了?

    而且早不来晚不来,偏偏在她脸上起红疹的时候来。

    杏儿准备去前院迎接,结果还没出门,苏小少爷和九皇子他们就来了。

    看着箱子里还剩下不少,苏小少爷眼睛都亮了起来。

    “好多的荔枝,”他道。

    他跑里间,苏锦拿团扇遮住脸,道,“怎么来了?”

    明显不让人看脸的动作,越发激起了苏小少爷想看苏锦脸的欲望。

    他左看,苏锦挡左边。

    他右看,苏锦挡右边。

    苏小少爷把扇子一把抢了,见苏锦脸上的小红疹,苏小少爷吓了一跳,“姐,中毒了?”

    “中了荔枝的毒,”苏锦道。

    苏小少爷,“……。”

    “荔枝怎么会有毒呢?”苏小少爷不信。

    “我吃了许多呢。”

    杏儿走过来道,“姑娘对荔枝过敏才这样,小少爷怎么来了?”

    苏小少爷道,“我们刚刚进宫蹭皇上的荔枝,把皇上剩下的一盘子吃光了,没吃过瘾,来蹭姐姐的。”

    要不要这么实诚啊。

    就不能说是来探望她的吗?

    好歹听着不扎心。

    “们去吃荔枝吧,”苏锦打发苏小少爷几个道。

    “不要一天吃太多,可以带回去明儿吃。”

    苏小少爷几个跑去吃荔枝。

    嗯。

    刚刚让杏儿无比满足的荔枝分量,经过苏小少爷和沈小少爷他们扫荡,一点点的变少。

    苏小少爷还要带一盘子回去给沈老夫人尝尝。

    因为他们把皇上赏赐给冀北侯的吃光了。

    吃了一半,再带两盘子明天吃,就所剩无几了。

    看着箱子里剩下的十几颗荔枝,杏儿泪眼婆娑,肠子都毁青了。

    她要知道小少爷来,她才不会给南漳郡主装一盘子呢,怎么也扣一点下来。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