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勒紧缰绳,楚舜他们在美人阁前停下。

    即便天气炎热,美人阁的生意也很好。

    因为美人阁无限供应冰块,在美人阁里感觉不到闷热,只有清爽。

    而且从早待到晚也不会被轰走。

    四人下马后,迈步进去。

    走到门口,一股子凉意扑来,浑身毛孔都舒展开了。

    美人阁掌柜的看见他们来,忙迎上来道,“几位爷怎么来了?”

    南安郡王望着他,“我让打听的消息打听的如何了?”

    掌柜的摇头,“什么也没打听到。”

    南安郡王一脸失望。

    虽然定亲了。

    但他至今都不知道自己和谁定亲了。

    南安王瞒的死死的,南安王妃的嘴也格外的严,不论他怎么盘问,旁敲侧击,南安王妃就是不说。

    南安郡王都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定亲了。

    没准儿只是个幌子骗宫里的。

    可他父王母妃又不是有胆量欺君的人。

    这种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很是不好受,直觉告诉南安郡王有问题。

    南安王府是别想打听了,所以南安郡王把希望寄托在他那位未婚妻身上。

    美人阁来往最多的便是贵夫人和大家闺秀,南安郡王吩咐美人阁掌柜的让美人阁的丫鬟招呼宾客的时候,耳朵竖高点,帮他听听别人在议论娶妻的时候,有没有人知道谁是他未婚妻。

    只是叮嘱了这么多天,一无所获。

    楚舜拍着南安郡王的肩膀道,“不是打定主意退亲吗,怎么又对的未婚妻感兴趣了?”

    南安郡王一脸惆怅。

    “以为我愿意对她好奇啊。”

    “这不是定亲玉佩被那贼给偷了,我父王母妃斩钉截铁的说没有玉佩不退亲,我能怎么办?”

    “找不到玉佩,我只能娶她啊。”

    “我只要一想到那偷我玉佩的女贼,我就恨不得将她千刀万剐再千刀万剐。”

    北宁侯世子拍拍南安郡王的肩膀,“想开点,父王母妃总不会坑。”

    南安郡王望着他,“这话不能说的太绝对了,谁知道我父王母妃会不会坑我?”

    北宁侯世子,“……。”

    几人旁若无人的说话,他们也没觉得这事有什么不能说的。

    南安郡王被偷了玉佩是事实。

    他也在派人寻找,只是没有收获而已。

    只是他们谁也没注意到背后的柜台有个买香皂的丫鬟正专心致志的听他们说话。

    “个小丫鬟,我问要买什么香皂,买几块,”美人阁的小伙计道。

    问了两遍了,这个小丫鬟是谁家的,买东西也能走神。

    她就不怕买错东西回去惹主子生气遭到一顿毒打?

    “一样来一块,”小丫鬟紧张道。

    小伙计把香皂拿给丫鬟。

    丫鬟装进篮子里,给了钱,匆匆离开。

    小丫鬟坐马车,到了一座大宅的侧门前停下,拎着篮子一路奔回院子。

    屋内。

    一穿着淡粉色裙裳的姑娘正在窗户前做针线。

    一旁站在一嬷嬷在教导她,“针脚太宽,绣的也不够匀称,拆线重新绣。”

    那姑娘后脑勺对着那嬷嬷,脸上全是怒火,都快从头顶上冒出来了。

    小丫鬟快步走进来,被嬷嬷训斥了一通,“脚步太快,脚步声太沉,再有下回,打手心五下。”

    小丫鬟赶紧认错。

    她把篮子放下,站在一旁打扇。

    那姑娘一直在绣,一直被训斥,在她几乎快要发飙的时候,那嬷嬷道,“先歇息会儿,待会儿继续绣。”

    那姑娘一腔怒气涌到喉咙口还咽了下去。

    气死她了。

    为了嫁人,祖父要她学做针线,学这学那,她都快要疯了。

    嬷嬷迈步离开。

    等她一走,小丫鬟就道,“姑娘,奴婢买香皂的时候,遇到南安郡王了。”

    “遇到他有什么好奇的,他不是经常在街上晃荡吗?”那姑娘不以为然的扯着绣线,越扯越乱。

    “南安郡王在找玉佩,说是没有玉佩他退不了亲,他不想娶姑娘,还说要把那贼千刀万剐呢,”小丫鬟道。

    那姑娘脸一沉,小脸上顿时浓云密布。

    “就那头驴,我还不想嫁给他呢,他还不想娶我?!”那姑娘气汹汹道。

    为了不嫁给他,她豁出去把玉佩偷了回来。

    结果没有玉佩,他退不了亲。

    她岂不是白忙了一场?

    小丫鬟继续道,“南安郡王似乎还不知道要娶的是姑娘,让美人阁管事帮他打听。”

    “南安王府是不是怕他知道要娶的是姑娘,不敢告诉南安郡王?”

    那姑娘望着丫鬟,“不知道祖父是怎么想的,南安郡王知道要娶的是我,还不得跳起来,还非要把我和他凑到一起。”

    “偷偷让人把玉佩送去南安王府给南安郡王。”

    “等退了亲,我就不用做针线了。”

    对针线活,她是深恶痛绝。

    小丫鬟觉得针线活是省不掉的。

    老侯爷觉得京都的大家闺秀都会琴棋书画诗词歌赋,姑娘跟着他什么都没学到,特地花大价钱请了最严厉的嬷嬷恶补。

    人都请回来了,岂是姑娘说不学就不学的?

    那姑娘心急的很,让丫鬟即刻找人把玉佩还回去。

    丫鬟不敢耽搁,赶紧照办。

    为了不泄露身份,丫鬟特意叮嘱小厮小心。

    小厮怕把事情办砸,把玉佩装在信封里,托一个小乞丐把信送到南安王府。

    信点名是给南安郡王的。

    小乞丐把信送到就走了。

    可信封里装的是玉佩,一摸就能摸出来。

    南安郡王还在美人阁等御厨做冰棍,没事做,不急着回府。

    信就放在门房里,来来往往的也没人注意。

    小厮倒茶的时候,不小心把茶泼在了信封上。

    这一下可是把小厮急坏了。

    他怕把信浸湿,到时候看不清字迹,耽误南安郡王的事,到时候挨揍。

    他急着把信拿去给管事的,借小厮几个胆子,他也不敢拆郡王爷的信。

    只是送信的时候,正好南安王回来,小厮就向南安王请罪。

    南安王接了信,把信撕开,从信封里把玉佩倒了出来。

    信封里只有玉佩,没有信。

    南安王看着熟悉的玉佩,眉头拧的紧紧的。

    风儿不是说这块玉佩被街上一个女贼给偷走了吗?

    偷走的东西居然还送回来?

    “可知道送信来的是谁?”南安王问道。

    “是个小乞丐,”管事的道。

    南安王盯着玉佩看了会儿,道,“玉佩找到的事,不得让郡王知道,听到没有。”

    “听到了,”小厮们异口同声道。

    南安王把玉佩揣怀里,一脸笑容的去找南安王妃。

    这下可以放心的准备聘礼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