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傍晚,天际出现火烧云,将天空渲染的如火如荼。

    夕阳下,南安郡王骑马回来。

    脸上笑容灿烂,俊逸非凡。

    看着南安郡王脸上闪着光芒的笑容,守门小厮脸上闪过一抹同情。

    如果郡王爷知道王爷王妃正在给他准备聘礼,他一定笑不出来。

    南安郡王从马背上一跃而下,小厮赶紧过来牵马,只是下台阶的时候,被南安郡王揪着衣领子提了起来。

    小厮,“……。”

    “郡王爷,小的可没招惹您啊,”小厮求饶道。

    “还不老实,刚刚看我的眼神是怎么回事?”南安郡王问道。

    别的小厮他或许不了解,这几个守门小厮,他再熟悉不过了。

    居然敢用同情的眼神看他。

    他堂堂郡王爷用得着他一个小厮同情吗?

    直觉告诉他有问题。

    小厮也还算机灵,忙道,“小的这不是见郡王爷您高兴,心里琢磨您是不是找到了玉佩,可以退亲了。”

    姥姥的!

    南安郡王一把小厮放下,狠狠的敲小厮的脑门。

    “哪壶不开提哪壶!”

    “有们这么见不得我高兴的吗?!”南安郡王火气很大。

    他一点都不想听到玉佩两个字。

    随身携带的玉佩都被人给偷了,还死活找不着,这对他来说是奇耻大辱。

    小厮连说没有,然而南安郡王不信,又敲了他脑门一下。

    南安郡王瞄准另外一小厮,“过来!”

    小厮,“……。”

    关他什么事啊?

    在南安郡王的瞪眼下,小厮还真不敢不听。

    把脑袋送过来给南安郡王敲。

    敲完了,南安郡王抬脚进府。

    小厮摸着被敲疼的脑门,狠狠的瞪着罪魁祸首的小厮。

    南安郡王的好心情被小厮破坏殆尽。

    他进屋,一屁股坐下来,南安王妃望着他道,“还没找到玉佩?”

    南安郡王,“……。”

    能不能放过他?

    还是父王母妃在花样的逼他搬去东乡侯府住?

    南安郡王一点都不想说话。

    南安王妃却没打算放过他,道,“再给半个月的时间找玉佩,找不到的话,母妃就带亲自登门赔罪,然后下聘迎娶人家姑娘过门。”

    南安郡王猛然从椅子上站起来,“母妃,不是开玩笑的吧?”

    南安王妃望着他,“这事有什么好开玩笑的?”

    南安郡王也看的出来南安王妃不是在和他开玩笑。

    他已经控制不住把那女贼拖出来狠狠的蹂躏了。

    他这辈子怕是要栽她手里了!

    找了这么久还没有那女贼的消息,南安郡王没有把握半个月之内找回玉佩。

    他能做的只有软磨硬泡,让南安王妃宽限他半年。

    “一个月,”南安王妃道。

    “我不管玉佩是被贼偷了,还是在父王那儿。”

    “一个月后的今天,若没法把玉佩找到亲手交给我,母妃就登门送聘礼,这桩亲事就算是板上钉钉,容不得反悔了。”

    南安郡王不满意道,“说的好像允许我反悔似的。”

    “知道不许,还瞎折腾,还把定亲玉佩给弄丢了?!”南安王妃瞪眼。

    “……。”

    南安郡王望着南安王妃道,“母妃,不是常去东乡侯府吗?”

    “看东乡侯府多开明,大嫂都能自己挑选夫婿,上街抢都行。”

    南安王妃看着他,一脸失望,“人家谢大少爷难得上回街就被人给抢了,终日在街上晃荡都没人抢,要被抢了,母妃用得着为的亲事头疼吗?”

    南安郡王,“……。”

    彻底没法交流了。

    南安郡王惨败。

    东乡侯府门前。

    一驾马车徐徐停下。

    苏小少爷最先从马车内跳下来,然后是九皇子、沈小少爷,再是沈小姑娘。

    “苏阳哥哥,可要接住我啊,”沈小姑娘有点怕。

    不过她还是从马车上往下跳。

    苏小少爷一把将她抱住了。

    从马车内拎出食盒,几人欢快的跑进府。

    直奔内院。

    屋内,唐氏和东乡侯正在说话。

    苏小少爷拎着食盒走进来。

    东乡侯看着苏小少爷手里拎的食盒,问道,“又带什么吃的回来了?”

    “是荔枝,”苏小少爷道。

    “我去姐姐那儿带了不少回来,祖母让我带点给娘还有伯母尝尝。”

    唐氏眉头微皱,“姐吃荔枝了?”

    “吃了,脸上起了不少的红疹,”苏小少爷道。

    唐氏看向东乡侯。

    她一直觉得苏锦不大对劲,行为举止有些不像是她女儿。

    她怀疑过是有人易容假冒。

    但没有人能易容成身上的每一颗痣都一模一样。

    现在还同样的对荔枝过敏。

    甚至连过敏症状都一点不差。

    这世上对荔枝过敏的少之又少,便是连青云山的兄弟也没有多少知道苏锦对荔枝过敏的事。

    女儿肯定是她女儿没错。

    只是怎么摔了一跤,还摔出一手高超医术来了?

    有这样高超的医术,救活了镇北王世子,也用不着冒充她的女儿。

    唐氏实在想不通哪里出了问题。

    东乡侯倒没想那么多。

    苏锦上街抢谢景宸的时候,东乡侯有派人暗中护着,只是没有阻拦她罢了。

    从头到尾,苏锦一直就在东乡侯府的眼皮子底下。

    他确定女儿没有被人偷换。

    要真偷换了,哪敢暴露自己会医术惹人起疑?

    苏小少爷望着唐氏,问道,“娘,为什么我吃荔枝不过敏?”

    “是想尝尝过敏的滋味儿,还是又怀疑自己是捡来的了?”唐氏失笑。

    “……。”

    “都没有,我就是有点好奇,”苏小少爷忙道。

    东乡侯捏着苏小少爷的肩膀道,“没事就胡思乱想,是我和娘亲生的。”

    苏小少爷点点头。

    待了小会儿,他就和九皇子他们出去了。

    出了院子,苏小少爷的小脸就跨了下来。

    沈小少爷望着他,“都是亲生的了,怎么还不高兴啊?”

    “不了解我爹,越是捡来的,他就越说是亲生的,我大哥不就是,”苏小少爷道。

    “苏阳哥哥的身世越来越破朔迷离了,”沈小姑娘道。

    “……。”

    “不是破朔迷离,是扑朔迷离,”沈小少爷纠正道。

    “是破朔迷离!我听爹爹说的。”沈小姑娘固执道。

    “那是大伯父发音不标准。”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