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这一处有些偏。

    两人倒地时,远处有说话时传来。

    男子把暗卫拖到假山后,然后回来拖杏儿。

    随手就把杏儿扔在了暗卫身上。

    远远看去,那画面……有些伤风败俗。

    不少人过来玩,瞥了一眼,骂两句就掉头走了。

    嗯。

    没有一个上前打扰的。

    很快,这一块就人迹罕至了。

    谢景宸骑马赶去军营,小厮传完话,骑马回府。

    两人分道扬镳。

    谢景宸担心有急事,跑的很快,结果在半道上碰到了王爷骑马过来。

    谢景宸骑马上前道,“父王找我有急事?”

    王爷眉头微皱,一头雾水,“我什么时候找了?”

    谢景宸脸色一变。

    简短的将他陪苏锦去大佛寺,结果小厮找他说王爷让他去军营的事一说。

    王爷心底也涌起了不好的预感。

    皇上急召他进宫议事,他不好耽搁。

    谢景宸调头赶去大佛寺。

    来的时候他跑的就很急,去的时候更急。

    八百里加急都没他急。

    越急就越容易出岔子。

    他骑马上山的时候,马车正往山下跑。

    车夫看到谢景宸,神情一慌,以至于手里的缰绳没拉稳,马车从一块石头上卡过去,马车差点翻了。

    苏锦被捆着手脚,嘴里塞着布条。

    本来是昏迷的,马车一撞,她原本靠左边,这一颠簸,她的脑袋直接朝右边撞过去。

    额头撞疼。

    直接将她疼醒了过来。

    嘴里塞着布条,手脚被缚,苏锦再傻也知道自己被人给绑架了。

    暗卫和杏儿追那抢发簪的贼,她往那边跑,结果眼前一道黑影闪过,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不知道是谁绑架的她,胆子真的够肥。

    先是支开谢景宸,再是转移暗卫,这分明是冲着她来的。

    她来大佛寺虽然是她早有打算的,但如果不是要抄佛经祈福,她不会今天来。

    这事不知道是南漳郡主背后指使的还是老夫人的算计。

    又或者,她们两个都脱不掉干系?!

    这一回,她要逃脱,绝对会叫她们吃不完兜着走!

    苏锦心底恼的厉害,但现在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身上有毒药,可双手被捆,也无济于事。

    苏锦想往车夫边移动,可是马车跑的很快,她撞过来撞过去,五脏六腑颠倒了位不说,浑身像是要撞裂开。

    看到谢景宸回来,车夫慌了。

    他必须抓紧时间把人送到,否则等镇北王世子追来,他小命休矣。

    他赶马车下山,半道上就看到勇诚伯世子。

    车夫赶紧跑过去道,“爷。”

    勇诚伯世子见他神情慌乱,问道,“事情没办成?”

    “成是成了,镇北王世子妃就在马车里,可是计划有变,小的下山时,镇北王世子上山了,”小厮急道。

    “他跑的很急,应该是知道上当了,等在大佛寺找不到人,他肯定会追来。”

    这么短时间下山的人不多,一查便知。

    勇诚伯世子只能临时改变计划了。

    “赶马车继续往前跑,我带她去别院,”勇诚伯世子道。

    车夫掀开车帘,就看到苏锦望着他。

    “爷,她醒了。”

    勇诚伯世子从怀里拿出黑布,把自己的脸蒙上。

    镇北王世子妃邪门的很,招惹她的容易倒霉。

    万一计划失败,没被看清脸,自然不怕被报复。

    车夫把苏锦打晕,然后从马车内拖出来,勇诚伯世子将她扔上马背。

    马长长嘶吼一声,差点扬蹄而去。

    勇诚伯世子翻身上马,一甩马鞭,就往另外一条道跑去。

    车夫赶马车继续狂奔。

    谢景宸直奔上大佛寺问小和尚苏锦和杏儿在哪儿,小和尚有点懵,“世子妃和丫鬟一刻钟前就走了。”

    谢景宸越发不安。

    他从大雄宝殿出来,就听到有妇人嘀咕,“光天化日,佛门重地也能做出那般伤风败俗,有辱斯文,恬不知耻的事,也不怕天打雷劈。”

    谢景宸觉得不对劲,往那边走去。

    远远的就看见了杏儿和暗卫。

    两人只是昏迷而不是被杀了,谢景宸松了一口气。

    叫不醒暗卫,谢景宸拔下杏儿头上的银簪,朝暗卫的手指猛地一扎。

    “呲……。”

    暗卫疼醒过来。

    “到底出什么事了?”谢景宸急问道。

    暗卫懵了片刻,脸色大变道,“世子妃出事了!”

    他把发生的事一五一十的禀告谢景宸。

    谢景宸听后,拳头攒紧了。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苏锦就在他上山时遇到的那驾马车内!

    谢景宸转身便走。

    暗卫起身时,头还有点晕。

    那迷药药性很强,只是扎一针,药性还在。

    他强撑着把杏儿抱起来,走到大雄宝殿前交给了小和尚。

    “照顾好她,”暗卫吩咐道。

    不等小和尚答应,暗卫去追谢景宸了。

    小和尚,“……。”

    他是最怕和镇北王世子妃还有她的小丫鬟相处的啊。

    比面对住持方丈的时候还要胆怯。

    暗卫急着追谢景宸,但是药性未去,下台阶的时候,两眼一黑,直接从台阶上滚了下去。

    谢景宸骑马追下山。

    他在刑部待过,知道怎么追踪。

    从他和马车相遇的地方起,一直注意车轮痕迹。

    下山后,车轮痕迹在一处由深变浅。

    倒是马蹄印子深了不少。

    谢景宸就知道苏锦从马车被人带上了马背。

    他骑马往前追去。

    勇诚伯世子带着苏锦往别院方向跑,他不觉得谢景宸会发现他,所以跑的不算快。

    听到身后有急切马蹄声。

    他回头看了一眼。

    真的。

    三魂去掉了七魄。

    阳光下,谢景宸的容貌一览无余。

    勇诚伯世子手里的鞭子甩出去,马身上的鞭痕隐隐见血。

    一个在前面跑,一个在后面追。

    勇诚伯世子不敢和谢景宸正面交锋。

    他的武功不及南安郡王。

    但谢景宸的武功在南安郡王之上。

    顾着逃命,就不管往什么方向跑了。

    这一跑,就跑错了路。

    等勇诚伯世子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晚了。

    虽然没有连人带马摔下悬崖,却也到了悬崖边。

    他带着苏锦从马上腾起。

    马没能刹住脚,掉下了悬崖。

    马蹄声就在身后。

    勇诚伯世子拿着匕首对着苏锦的脖子。

    苏锦早在勇诚伯世子带她狂奔的时候就被颠簸醒了。

    冰冷的匕首透过肌肤传来,四肢百骸都冰凉。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