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惹到的是旁人,勇诚伯夫人还不会太担心。

    可勇诚伯世子招惹的人是苏锦。

    那可是连寿宁公主都有胆量让抬回宫的人。

    马蜂横行,太后、皇后还有皇上都遭了殃。

    虽然青云山不是土匪窝,可镇北王世子妃一身的匪气却不是假的。

    天不怕地不怕的胆量,整个京都还真没几个有。

    勇诚伯夫人是一宿翻来覆去没能睡,眼皮子跳了一夜。

    若不是宵禁,再加上城门紧闭,她是恨不得要连夜出城去找勇诚伯世子挽回局面。

    辗转了一夜,天麻麻亮,她便起了,匆匆忙坐上马车。

    到了城门口,等了一刻钟,城门才开。

    勇诚伯夫人是第一个出城的。

    一路快马加鞭的赶到别院。

    别院小厮还没睡醒,哈欠连天的开门,“谁啊,这么一大清早就来敲门?”

    等开门见到勇诚伯夫人一脸急色。

    小厮的瞌睡虫吓的魂飞魄散。

    “夫……夫人怎么来了?”小厮紧张道。

    勇诚伯夫人身边的丫鬟急问,“世子爷是不是在别院?”

    小厮懵了。

    “世子爷没来别院啊,”他回道。

    勇诚伯夫人眉头打了个死结。

    怎么会没来呢?!

    她回头望向小厮,那小厮正是昨儿赶马车的车夫。

    他道,“昨儿是世子爷亲口说来别院的,小的不敢欺瞒夫人。”

    勇诚伯夫人心抖成了筛子。

    “来人,都给我出去找!”她的声音几乎被抖碎。

    小厮不敢耽搁,让别院里的丫鬟小厮都出去找人。

    勇诚伯夫人就在别院等候,一夜未眠,再加上担心,折磨的她疲惫不堪。

    议政殿。

    和往常一样,皇上和百官上朝,商议朝政。

    但今天又和以往不同。

    早朝空荡荡了许多。

    老王爷、王爷、东乡侯、冀北侯,还有冀北侯府两位老爷都没有来上朝。

    皇上坐在龙椅上,眉头拧成麻花。

    “怎么……这是约好的一起告假吗?”皇上一脸不虞。

    信得过的大臣一个没来。

    大殿上除了南安王几个,都是崇国公一党。

    还有商议朝政的必要吗?

    即便他是皇上,如果他的意见没有大臣支持,他就是太上皇驾临也没用。

    有大臣站出来禀告皇上老王爷他们未曾告假。

    皇上眉头更皱了几分。

    既没有告假,人也没来——

    这要是东乡侯也就罢了。

    他上早朝迟到习惯了。

    可老王爷和冀北侯最守规矩,难道也被东乡侯带歪了?

    这显然是件不可能的事。

    自打东乡侯恢复身份后,就鲜少有迟到的时候了。

    以前迟到也不过是为了更好的伪装他土匪的身份,掩人耳目而已。

    皇上望向镇北王府三老爷,“老王爷为什么没来上朝?”

    三老爷有些尴尬,他也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但他知道谢景宸和苏锦去大佛寺祈福,一夜未归。

    但老王爷不是会因为两个小辈一夜未归就不上朝的人啊。

    三老爷摇摇头,“臣也不知道。”

    没有的废物。

    这句话在皇上喉咙里转了一圈,到底没骂出来。

    做皇上的也不能随便爆粗口,尤其当着百官的面。

    随意商量了会儿朝政,皇上就下朝了。

    回了御书房,皇上把奏折扔龙案上道,“让东乡侯给朕滚进宫来!”

    福公公心在颤抖。

    他觉得肯定是出事了。

    当即派了心腹小公公去东乡侯府传话。

    东乡侯担心了一夜,脾气不好,听小公公原封不动的把皇上的话传达,他火气很大,“让皇上给我滚出宫来!”

    小公公,“……。”

    真的。

    皇上让大臣滚的机会都比较少。

    让皇上滚的大臣那更是没有。

    东乡侯这一句,小公公愣在那里半晌没反应过来。

    他怀疑自己是不是听岔了。

    但是——

    他又不敢问。

    东乡侯脾气大成这样,万一他说错了话,还不当场把他撕了?

    小公公退下,出门的时候问东乡侯府小厮道,“侯爷怎么火气这么大?”

    小厮叹气,“我家姑娘和姑爷一起失踪了。”

    小公公,“……。”

    不是吧?

    谁那么胆儿肥的不怕死啊?

    绑架镇北王世子就算了,居然连世子妃也敢绑架。

    不得不敬他是条汉子!

    难怪东乡侯和镇北王都没上朝了。

    一个是东乡侯的掌上明珠,一个是镇北王的爱子。

    做儿女的失踪了,朝堂上又没有十万火急的大事,告假一两天不是什么大事。

    只是他们凑到了一起,才惊动了皇上。

    小公公快马加鞭的赶回宫,直奔御书房。

    皇上不在御书房,福公公在。

    小公公走过去,福公公问道,“东乡侯怎么没进宫?”

    小公公道,“镇北王世子和世子妃一起失踪了。”

    福公公,“……。”

    “东乡侯正急的上火,皇上让他滚进宫,他让皇上滚出宫。”

    “……。”

    “福公公,这话待会儿要如实禀告皇上吗?”小公公问道。

    福公公刚想说要不怕死就禀告,就感觉到一股怒火朝他喷来。

    不用禀告了。

    皇上已经听见了。

    皇上脸黑成了锅底色。

    一半是被东乡侯气的,一半是担心苏锦和谢景宸。

    天子脚下,居然敢绑架人,真是向天借胆!

    查出真凶,绝不能轻饶了。

    东乡侯和老王爷他们之所以没上朝,就是怕他们上朝后,会有绑匪送消息来。

    心中担忧,便是上了朝,也难静下心来。

    何况每天上朝都是和崇国公一党斗智斗勇。

    东乡侯脾气冲,平常还能压制,气头上在朝堂上打起来都很有可能。

    只是一等再等,迟迟没有消息送来,东乡侯的爆脾气,气的双眸赤红。

    再说勇诚伯府小厮,一路往京都寻找,来来回回找了半天也没找到勇诚伯世子的身影。

    倒是在岔道处的草蔓里捡到一支金簪。

    小厮一眼就认错了是苏锦头上戴的。

    小厮们看向另外一条路。

    脸色齐齐一变。

    这条路的尽头是悬崖啊。

    小厮们抬脚往前跑。

    远远的就看到一男子倒在地上。

    身穿锦衣华服,认得那锦袍的小厮双腿发软,因为那把剑实在是太显眼了。

    小厮们脸色刷白。

    世子爷可是勇诚伯府独子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