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老夫人的晕倒是王妈妈始料未及的。

    她更没想到勇诚伯世子会被人毒杀。

    王妈妈派人去请大夫,然后和红袖把老夫人扶回屋。

    老夫人躺在床上,脸色苍白。

    红袖望着王妈妈,小声嘀咕道,“勇诚伯世子死了,老夫人怎么反应这么大?”

    老夫人对勇诚伯的疼爱,红袖和王妈妈都看在眼里。

    但那是因为勇诚伯救过老夫人的缘故。

    疼爱勇诚伯就算了,没道理把人家的儿子也当亲孙子疼吧?

    世子爷当初身中剧毒,几次脚都踏进了过门关,最近的一次,就是被世子妃抢了,从东乡侯府抬回来那次。

    老夫人脸上连担心之色都没露一丝。

    勇诚伯世子被杀,她却这么着急。

    红袖觉得有些匪夷所思。

    原本王妈妈就心存疑惑了,再经过红袖这么一说,她心底的怀疑被无限放大。

    再加上大夫来给老夫人把脉,说老夫人是悲从心来,才导致昏厥的。

    老夫人对勇诚伯府是好的过分了。

    便是王府里的那些少爷和姑娘,估计都没有能让老夫人这么悲痛的。

    ……

    醉仙楼。

    包间。

    勇诚伯府拉着棺材从醉仙楼下经过。

    崇国公世子和武安伯世子,还有兵部尚书府大少爷就站在旁边看着。

    他们的脸色一个比一个苍白。

    昨天还和他们有说有笑的人,才过了一夜,就成了一具冰冷的尸体,如何不害怕?

    虽然绑架镇北王世子妃的主意是勇诚伯世子出的。

    他存有私心,想替勇诚伯府大姑娘要几盒祛伤疤的药膏。

    但这个计划的实施,他们三个人都有份。

    而且计划原本是由崇国公世子亲自出马的,不知道为何改成了勇诚伯世子。

    镇北王世子和世子妃失踪,下落不明,勇诚伯世子却死了,到底出了什么事?

    他们心底又是害怕又是好奇。

    但他们最要做的事是守口如瓶,否则必惹祸上身。

    ……

    王爷和东乡侯等绑匪送勒索信,等的坐不住凳子。

    若真是被绑架了,肯定会送消息了。

    上午都快过去了,迟迟没有消息,他们担心谢景宸和苏锦凶多吉少了。

    尤其在等待的时候,勇诚伯世子被毒杀的消息传了来。

    王爷和东乡侯都知道苏锦医术高超的事。

    虽然始终不明白她从何处学来的医术。

    他们觉得在这不寻常的时候出现了这么一件不寻常的事,没准儿和苏锦他们失踪有关。

    东乡侯派人去勇诚伯府打探。

    勇诚伯府办丧事,没有什么特别之处,小厮去了勇诚伯世子丧命的别院。

    他赶到的时候,别院正燃烧起熊熊烈火。

    他进去一探,那些丫鬟小厮都已经中毒身亡了。

    小厮没敢多待,匆忙回府,把打探到的消息禀告东乡侯知道。

    东乡侯脸阴沉沉的。

    勇诚伯府灭掉别院上下,一定是在掩盖勇诚伯世子死亡的真相。

    他一定不是被毒杀的!

    东乡侯不敢胡思乱想,他的锦儿福大命大,不会有事的。

    就这样,东乡侯府上下煎熬了一天。

    到了傍晚,这样的煎熬更胜从前。

    苏崇和南安郡王他们去大佛寺找谢景宸。

    他们是从大佛寺失踪的,或许从大佛寺能找到一点蛛丝马迹。

    可惜,找了一整天,一无所获。

    天色渐晚,他们骑马下山。

    每一个人的心头都仿佛压了块巨石,沉甸甸的。

    以往嬉皮笑脸,笑容仿佛烙印在脸上的南安郡王他们脸上找不到一丝的笑容。

    他们下山。

    远处有一匹马走过来。

    楚舜眸光睁大。

    “那是绝影!”

    “是景宸兄的马!”

    他们骑马跑过去。

    等看到绝影,他们几乎差点窒息。

    马鞍上一片血迹,吸引了不少苍蝇在马鞍上飞。

    这是谢景宸的马。

    谁能猜到马背上的血迹是勇诚伯世子的而不是谢景宸的?

    这么多的血……

    楚舜他们眼底泪花闪烁。

    与此同时——

    李家村。

    一座很普通的农家小院内。

    一个穿戴朴素的女子正在煎药。

    从背影决计看不出来是身份尊贵的镇北王世子妃。

    苏锦在煎药。

    妇人走过来,伸手去拿苏锦手里的蒲扇道,“身上的伤还没好,这样的粗活还是让我来吧。”

    “不用,我自己可以的,”苏锦道。

    苏锦坚持,妇人只能随她。

    院外过来一老妇人,妇人赶紧迎上去,道,“春花婶怎么来了?”

    老妇人笑道,“我来向借牛用。”

    她手里拿着十个铜板,递给妇人。

    妇人伸手接过,道,“什么时候要?”

    “明儿,”老妇人道。

    她注意到了苏锦,笑道,“家里来人了啊?”

    “是啊,是我的远房表妹,”妇人笑道。

    “这身段不错,嫁人了吗?”老妇人问道。

    “嫁人了,”妇人笑道。

    老妇人有些失望。

    她可是最爱给人保媒拉线的。

    约好了明天来牵牛,老妇人就走了。

    苏锦煎好药,倒在碗里,端进屋给谢景宸喝。

    谢景宸正要下床,苏锦道,“下床做什么?”

    谢景宸望着她,“都下床了。”

    “我是皮外伤,”苏锦道。

    谢景宸讨厌皮外伤。

    在王府的时候,晚上还能抱着苏锦睡。

    这一皮外伤,连碰都不能碰了。

    苏锦端起药碗,胳膊动一动,疼的她眉头狠狠一皱。

    她身上带的药膏不知道掉哪里去了,托人家去买药,忘了提一句买点活血化瘀的药来,就这么靠自己恢复,少说也要七八天才能好。

    怕爹娘担心,想拜托男子去说一声吧,结果男子怕进城。

    半年前进城被人打了一顿,差点没命,有心里阴影不敢去。

    苏锦也不好强求,能帮忙买药已经很难得了。

    她端了药碗坐到床边,喂谢景宸喝药。

    谢景宸很想让苏锦喂,但她胳膊疼,他舍不得。

    从苏锦手里接过药碗,谢景宸嗅了嗅,道,“太苦了。”

    “良药苦口,趁热喝吧,”苏锦道。

    谢景宸望着她,苏锦道,“没有蜜饯。”

    “有,”谢景宸道。

    “我哪有?”苏锦瞪道。

    谢景宸一口把药干掉。

    苏锦接过药碗,就被谢景宸带到怀里。

    双唇相接。

    一个绵长的吻,口中含几分苦涩,又有几分甘甜。

    谢景宸心满意足了,方才松开。

    苏锦脸红如霞。

    在谢景宸炙热的眸光注目下,苏锦狠狠的擦唇瓣。

    谢景宸脸黑了几分,两眼瞪她,“嫌弃我?!”

    “谁知道在牛棚里住的时候有没有被牛亲过?”苏锦道。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