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李家村距离镇子有些远。

    牛借人了,妇人的男子李大牛只能徒步去镇子上。

    他先去了当铺。

    得把金簪和珍珠耳坠当了,他才有钱去买马车。

    当铺小伙计看着他,道,“昨儿当了一支金簪,现在又来当,我们当铺可不收来路不明的东西。”

    这话明显是怀疑金簪和珍珠耳坠是偷来的。

    被人质疑人品,李大牛涨红了脸。

    他虽然穷,但穷的有骨气。

    李大牛望着小伙计道,“这金簪和珍珠耳坠不是我的,是我替人典当的,我就住在李家村,要出了什么事,只管去找我!”

    “而且这金簪是活当,人家没准儿会把金簪赎回去!”

    小伙计就是随口怀疑。

    毕竟这金簪精致绝美,打造难度之大,绝非一般人能佩戴的。

    像李大牛这样的糙汉子别说有了,就是看到的机会都不多。

    既然承认不是偷的,又是活当,小伙计把当票写好,让李大牛摁了手印。

    拿了三十两,李大牛转身离开。

    只是一出当铺就被人给盯上了。

    两个地痞流氓靠在当铺外的大红漆木柱子,嘴里叼着狗尾巴草,一看就心怀不轨。

    等李大牛从当铺出来,两人悄悄跟了上去。

    李大牛怀里揣着银子,唯恐丢了,抱的严实。

    走过路过的一看就知道他身上有钱,也算是比较招摇了。

    可也因为抱的严实,两地痞偷不到,直接动手抢。

    钱不是李大牛的,让人抢了他可赔不起。

    他拼死护着,结果装钱的荷包被扯烂,几两碎银子掉在地上。

    他弯腰去捡,挨了地痞好几拳头。

    远处,有衙差过来,两地痞吓住了,随手把地上的碎银子抢了,拔腿就跑。

    李大牛疼的呲牙咧嘴,没敢耽搁,直奔买马车的地方。

    他鼻青脸肿的过来,买马车的见了都蹙眉,但一听要买马车,又笑开了脸。

    “要买什么样的马车?”小伙计道。

    “要宽敞一点的,”李大牛道。

    小伙计帮李大牛介绍,经过一番讨价还价,花了十六两买了辆马车。

    买了马车后,李大牛就赶马车去买祛淤青的药,还有大米和肉。

    把大米扛进马车后,李大牛赶马车往前走。

    半道上,看到有卖簪花的,他想了想,把马车停下,给媳妇和女儿一人挑了一朵。

    就在他买簪花的时候,一男子捂着受伤的胳膊走过来。

    两眼发黑,看东西已经模糊了。

    男子手撑着马车喘息。

    远处,马蹄声近在耳畔。

    男子一个跃身,跳进马车。

    李大牛买了簪花,心满意足的转身。

    七八个黑衣男子骑马而过。

    和马车只隔了简短的距离,他却心慌不安,怕马突然跑了。

    等坐上车辕,李大牛才放下心来。

    他赶着马车回李家村。

    马车刚停下,就听到欢呼声传开,“娘,爹爹买马车回来了!”

    妇人正在烧菜。

    她赶紧把菜盛起来,往锅里舀了一瓢冷水。

    她走出来就看到李大牛脸上的伤,她急问道,“这是怎么了?!”

    李大牛摇头道,“我没事,从当铺出来被两个地痞流氓盯上了,挨了顿打,被抢走了五两银子。”

    “快进屋歇着,”妇人道。

    “我先把东西搬下来,”李大牛道。

    妇人一把将他拉到一旁。

    李大牛知道自己媳妇的脾气,说一不二。

    让他歇着,他要是不听,媳妇就该生气了。

    好在东西也不多,他迈步进院子。

    结果走了没几步,就听妇人喊道,“大牛,这人是怎么回事啊?”

    “哪有人啊?”李大牛问道。

    妇人手一僵。

    她慌乱的把车帘放下,退后几步。

    她以为自己大白天的活见鬼了。

    李大牛过去掀车帘,看到男子也吓的不轻,“这人是什么时候上的马车,我怎么都不知道?”

    他多看了两眼道,“他好像受伤了。”

    妇人一脸黑线。

    是人就好。

    只是这几天怎么老是捡到人?

    而且看穿戴,又是一个身份尊贵的……

    小院不大,有什么风吹草动都听的一清二楚。

    苏锦走出来,就看到李大牛和妇人把人从马车里搬下来。

    “往哪儿搬啊,已经没地方住了,”妇人道。

    “让他待牛棚吧,”李大牛道。

    苏锦,“……。”

    她仿佛看到了谢景宸被搬进来时的场面。

    虽然没能亲眼看到,但照着这倒霉男子脑补就差不离了。

    大概和苏锦想的差不多。

    谢景宸脸黑成锅底色。

    等看清男子的容貌,谢景宸眉头拧成一团。

    怎么是他……

    见李大牛夫妻两把人往牛棚抬。

    苏锦抬手扶额。

    这家的牛棚真是……

    堂堂镇北王世子在牛棚里待了半天。

    这要传扬出去,估计应该有不少人来参观吧?

    首当其冲的就是南安郡王几个了。

    看男子像是中毒的样子,苏锦道,“还是把人抬进……。”

    话还没说完,就被谢景宸打断,“他住牛棚挺合适的。”

    什么叫他住牛棚挺合适的?

    苏锦一脸黑线。

    “认识他啊?”苏锦问道。

    “有过几面之缘,”谢景宸道。

    “谁啊?”苏锦更好奇了。

    “大皇子。”

    “……。”

    大、皇、子?!

    认出了大皇子,居然还让人把他往牛棚里抬?!

    苏锦脑门上的黑线瞬间粗壮了许多。

    这是自己住牛棚不甘心,要大皇子陪他一起吗?

    将来聊起来,也有住过同一间牛棚的情义。

    被谢景宸如此对待——

    苏锦有点怀疑大皇子是好人还是坏人了。

    结果还没问,谢景宸就抬脚朝牛棚走去。

    嗯。

    虽然让大皇子住牛棚。

    但谢景宸明显是想救他的。

    谢景宸对牛棚没有丝毫的好感,但因为大皇子在,他迈步走了进去。

    大皇子躺在稻草上,唇瓣发黑,胳膊上绑了纱布,但已经被血浸湿。

    苏锦跟在谢景宸身边。

    “他是好人还是坏人?”苏锦问道。

    “不论好坏,都要喊他一声表哥,“谢景宸道。

    “……。”

    苏锦有点懵了。

    她哪来的表哥啊?

    她只有沈家两位堂兄。

    不过谢景宸不会骗她,何况她也不会见死不救。

    苏锦赶紧蹲下帮大皇子把脉,牛棚里味道有点大,熏的人头晕。

    手搭在大皇子的脉搏上,苏锦眉头皱的紧紧的。

    大皇子身中剧毒,虽然服了解毒丸,但是并没有什么效果。

    再不给他解毒,不出半个时辰,他必死无疑。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