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送大皇子回宫有功,皇上龙心大悦,赏赐颇丰。

    狭小的马车,装了赏赐就坐不下了。

    谢景宸赶马车,苏锦就坐在他身边。

    打扮普通,又是坐在车辕上,还真没什么人注意到。

    马车直奔东乡侯府而去。

    东乡侯府外。

    苏小少爷坐在大门前。

    小脸上全是怒气。

    东乡侯蹲在一旁给他打扇子。

    这样的场面实在引人注目。

    走过路过的行人都忍不住看过来。

    大太阳的蹲在门口,这是脑子有病吗?

    做儿子的蹲着就算了,做爹的还陪着。

    “这回是爹错了,爹给赔不是,”东乡侯道。

    苏小少爷撇过头去。

    门边上沈小少爷和九皇子两颗脑袋叠着。

    两人看着我,我看着。

    虽然东乡侯脾气不好。

    说揍人就揍人。

    但他做错了会认,还给儿子赔不是呢。

    不像他们爹,错了也是对的,谁让他们是爹呢。

    只是苏阳这么拿乔,感觉东乡侯(二伯父)又想要揍他了。

    做人要懂得见好就收啊。

    远远的,苏锦和谢景宸赶马车过来就看到这一幕。

    两人都有点吃惊。

    马车停下,苏小少爷飞快的起身过来道,“姐姐、姐夫,们给我评评理。”

    苏锦从车辕上跳下来,道,“评理?”

    “评什么理?”她问道。

    苏小少爷把他们走后,他的悲惨遭遇说出来。

    那真是一把鼻涕一把泪,说的苏锦强忍着才没有笑。

    她不能把自己的欢乐建立在自家弟弟挨揍上。

    “我给爹爹他们传消息,虽然出了点岔子,但又不是我故意的,他就不分青红皂白的把我痛揍了一顿,他是不是该补偿我?”苏小少爷问道。

    “怎么补偿?”苏锦问道。

    “给我一千两银子。”

    苏小少爷举出三根手指头,“再让我们出去玩三天。”

    东乡侯走过来。

    手一抬。

    苏小少爷的后脑勺就挨了一巴掌。

    “毛都还没长齐,就敢打劫爹我了。”

    “爹!又打我!”苏小少爷抗议道。

    东乡侯望着他,“先前那一顿挨的确实无辜,这一巴掌是找打的。”

    “我让们出去玩两天,再想别的,我再揍一顿。”

    苏小少爷躲在谢景宸身后。

    苏锦望着他道,“那一千两,应该大皇子赔们,们哪天进宫找他要。”

    九皇子跑出来道,“对对,应该找大皇兄要。”

    “要不是急着送大皇兄进宫,也不会挨打。”

    苏小少爷想了想,重重的点了下头。

    在门口蹲了半天,晒的人热死了。

    他跑进府,沈小少爷和九皇子追着他。

    “我这一顿打挨的特别值,”苏小少爷高兴道。

    九皇子,“……。”

    沈小少爷,“……。”

    他们怎么觉得他又在找打了?

    东乡侯望着苏锦和谢景宸道,“到底怎么回事?”

    有太多的疑问盘踞在东乡侯的心头。

    他们为什么会被人绑架?

    又是怎么逃脱的?

    怎么还救了大皇子?

    这里是大门口,不便说话。

    进府后,谢景宸把勇诚伯世子绑架苏锦的事告诉东乡侯。

    东乡侯脸寒如霜。

    他猜到苏锦和谢景宸出事可能和勇诚伯世子有关。

    只是派人去查了,一无所获。

    没想到还真的是勇诚伯世子捣的鬼。

    想到苏锦和谢景宸坠崖,东乡侯灭勇诚伯府满门的心都有。

    苏锦望着谢景宸道,“先回王府吧,待会儿来接我。”

    谢景宸失踪,王府其他人或许高兴,但老王爷和王爷肯定急坏了。

    如今回来了,自然要回去让他们瞧瞧,也好安心。

    谢景宸向东乡侯作揖,然后骑马离开。

    谢景宸前脚走,后脚唐氏赶来了,拉着苏锦上下左右看,道,“告诉娘,有没有哪里受伤?”

    本来苏锦没事,唐氏这一碰,苏锦疼的倒吸了一口气。

    东乡侯额头皱紧。

    唐氏心急如焚。

    苏锦忙道,“娘,您别担心,我没事。”

    “就是在马车里颠簸的时候撞了好几下马车。”

    “身上没有带药膏,等我回去涂两天药膏就没事了。”

    这几天,着实把唐氏和东乡侯急坏了。

    要不是昨儿大皇子遇刺失踪,她都进宫找皇上了。

    万幸的是苏锦平安无事的回来了。

    “勇诚伯世子为什么绑架?”唐氏问道。

    唐氏的疑问,也正是苏锦的疑问。

    她和勇诚伯府井水不犯河水,算得上无冤无仇吧。

    真要说有什么矛盾,也就是她和池夫人联手算计南漳郡主,结果坑被老夫人抢了,坑了勇诚伯府大姑娘。

    这事与她无关,何况闹出来,王府为了弥补,也给了勇诚伯府大姑娘两盒药膏啊。

    唐氏望着东乡侯道,“勇诚伯膝下只有一子,虽然是勇诚伯世子咎由自取,我看他不会善罢甘休的。”

    “他不善罢甘休?”

    “他就是负荆请罪,我也未必饶了他!”东乡侯脸色冷沉。

    “若非锦儿福大命大,她岂有命活着回来?”

    “胆敢挟持锦儿,勇诚伯的命我要定了!”

    东乡侯视苏锦为掌上明珠,平常都舍不得苛责一句,却被勇诚伯世子扔下悬崖。

    这口气不是勇诚伯世子死了就一笔勾销的。

    教子无方,勇诚伯的过错更大。

    唐氏知道东乡侯是真动怒了,她望着苏锦道,“先去换身衣裳,娘让厨房准备爱吃的菜。”

    苏锦随丫鬟走了。

    唐氏往小厨房去,走到半道上问小厮道,“崇儿他们呢,还没回府吗?”

    “还没有,”小厮摇头。

    “这是跑哪儿去了?”唐氏边走边道。

    李家村。

    苏崇他们找人找到了李家村。

    可是问了一通,没人见过苏锦和谢景宸。

    几人到了李大牛家。

    南安郡王一说长的好看,又说从悬崖上掉下来,李大牛就心肝儿胆颤了。

    苏锦走之前,叮嘱他们,不要说见过他们的事。

    她是怕李大牛一家坏了敌人的奸计,会被报复。

    李大牛谨记于心。

    现在被问起来,他摇头如捣蒜,“不知道,悬崖那么高,摔下来哪能活着啊。”

    楚舜把画像拿出来,“再仔细看看,确定没见过?”

    “确定没见过,”李大牛肯定道。

    几人失望离开。

    只是走了没一会儿,就碰到了春花婶牵牛走过来。

    楚舜几个看到了她。

    她也看到了楚舜几个。

    眼睛瞬间就亮了起来。

    这几个小伙子长的真是好,气宇轩扬,乃是人中龙凤啊。

    南安郡王拿着画像走过去,问道,“大娘,见过画中人吗?”

    春花婶看了眼画像,扭眉道,“这不是大牛媳妇的表妹、表妹夫吗?”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