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清秋苑。

    池夫人靠着大迎枕上。

    喜鹊把杏儿送去的安胎药递给池夫人。

    苦涩的药味散开。

    闻着味,喜鹊就感觉到药的苦涩了。

    杏儿怕池夫人嫌苦,道,“我家姑娘撞伤了,没法调制药丸。”

    “先喝两天,回头捏成药丸就不苦了。”

    虽然池夫人和赵大少爷画像上的人长的并不同。

    但杏儿一直拿她是赵大少爷的生母看待。

    池夫人算得上是她敬佩的人了。

    那么严重的伤都能挺过来。

    要不是怕揭人伤疤,杏儿真的很想问问。

    每每话到嘴边都咽了下去。

    杏儿憋的有点难受。

    池夫人眉头未皱,端过药碗,将面纱摘下来,一饮而尽。

    彩菊忙把蜜饯送上。

    池夫人吃了一颗。

    看着池夫人把药喝下,杏儿就放心了。

    “我先回去了,”杏儿道。

    “我送。”

    杏儿拎着食盒,心情极好穿过花园回沉香轩。

    走到一半,远远的看到王爷走过来。

    路过时,杏儿忙福身请安。

    然后目送王爷走远。

    只是王爷去的方向正好是杏儿来的方向。

    杏儿拎着食盒悄悄跟上去。

    她好奇王爷是不是又去偷看池夫人。

    王爷头也未回,杏儿开始还偷偷摸摸,然后就胆子肥了。

    再然后——

    脑门上挨了一石子。

    猝不及防下,差点没把她活活吓死。

    一旁大树上,暗卫一脸黑线。

    没见过这么胆大不怕死的丫鬟,居然敢跟踪王爷。

    杏儿挨了一石子,不敢再造次,拎着食盒飞奔回沉香轩。

    王爷迈进清秋苑。

    绿翘正好出来,她先是一愣,紧接着便朝屋内喊道,“王爷来了!”

    几个丫鬟忙出来给王爷请安。

    “退下吧,”王爷道。

    “……。”

    王爷发话了,喜鹊她们不敢不听。

    稍微走远了些,喜鹊道,“王爷怎么突然来清秋苑了?”

    彩菊和绿翘齐摇头。

    屋内。

    王爷走进去时,池夫人正要掀开被子下床。

    王爷见了道,“就躺着吧。”

    池夫人便没动了。

    然后——

    屋子里就陷入了静谧。

    虽然池夫人是王爷名义上的妾室。

    但她在镇北王府待了十五年,王爷从未对她上心过。

    就听了首曲子,看花了眼,春风一度,让她有了身孕。

    看着池夫人的眼睛,王爷再一次失了神。

    池夫人稍稍垂眸,避开王爷的眸光。

    王爷回过神来,道,“好好安胎吧。”

    池夫人错愕的抬头,王爷已经转身走了。

    不怪池夫人错愕,杏儿刚刚送药来,还说池夫人怀身孕的事没有告诉王爷。

    结果她前脚走,后脚王爷就来了。

    喜鹊她们还以为王爷要待好一会儿,没想到这么快就出来了。

    不过也难怪,池夫人没法开口,王爷和她也聊不起来。

    王爷走后,丫鬟们要进屋,结果被从树下跳下来的暗卫差点吓的魂飞魄散。

    丫鬟们惊魂未定。

    暗卫把手里拎着的锦盒递给丫鬟后,追着王爷走了。

    确定暗卫走远了,喜鹊连拍胸口,“差点没被吓死。”

    “快看看,王爷赏给夫人什么了,”彩菊好奇道。

    喜鹊忙把锦盒打开。

    一锦盒的燕窝。

    一锦盒的冬虫夏草。

    还有一根人参。

    喜鹊高兴坏了。

    她家夫人总算是守得云开见月明了。

    王爷在外院,没人关心他做什么。

    可王爷一旦进了内院,而且去的不是牡丹院,那王爷在内院的一举一动都逃不过南漳郡主的耳目。

    尤其王爷去的还是清秋苑。

    王爷送古琴给池夫人是南漳郡主心底的一根刺。

    南漳郡主坐在贵妃榻上,脸色隐隐泛青。

    一丫鬟走过来,凑到赵妈妈耳边嘀咕了两句。

    赵妈妈望着南漳郡主道,“世子妃醒来去了清秋苑,回来后,世子爷就去见了王爷。”

    “十有八九是池夫人病还没好,找世子妃告状了。”

    南漳郡主猜到了。

    她冷笑一声,“池夫人是给她灌了什么迷魂汤?”

    “死里逃生回来,池夫人病了这么点小事还要劳烦他们奔前跑后?!”

    苏锦和谢景宸越是关心池夫人,南漳郡主就越是生气。

    赵妈妈则道,“这事已经惊动王爷了,奴婢看还是给池夫人请个大夫看看吧。”

    虽然有些晚了,但之前没顾上池夫人,完全可以说是担心世子爷和世子妃的缘故。

    王爷不都担心的连早朝都没去吗?

    南漳郡主没说话,她在等王爷。

    只是一等再等,等回了王爷回外院的消息。

    “王爷在清秋苑待了不到小半盏茶的时间就回外院了,”丫鬟回道。

    南漳郡主眉头拧着。

    竟然没有来斥责她?

    这是怕她说世子妃管的太宽吗?

    南漳郡主眸底闪过一抹讥讽。

    既然不敢明说,那她就让他把这个口憋着!

    “明儿一早请个大夫去给池夫人看看。”

    沉香轩。

    杏儿拎着食盒回去,苏锦和谢景宸正从书房出来,准备回屋吃饭。

    杏儿揉着后脑勺,有些呲牙咧嘴。

    苏锦见了道,“怎么了?”

    “刚刚被人打了,”杏儿道。

    “谁敢打?”苏锦问道。

    “我也不知道,我就是想看看王爷是不是去清秋苑,然后就被人拿石头打了一下,”杏儿摸着后脑勺,一脸的委屈。

    苏锦,“……。”

    谢景宸,“……。”

    苏锦嘴角狂抽。

    她居然跟踪王爷。

    这丫鬟的胆子还能不能更肥一点?

    好奇归好奇,但这么胆子肥,苏锦真怕她哪一天会被自己的胆大给害死。

    只是拿石子砸她一下,已经是手下留情了。

    这么胆大,打个半死,她都没法求情。

    再不给点教训,这丫鬟迟早能上天。

    进屋后,苏锦狠狠的训斥了杏儿几句。

    杏儿低着头。

    一言不吭。

    “晚上饿一顿,好好反省反省,”苏锦道。

    挨骂,杏儿不回嘴。

    可不让她吃饭,杏儿抬头了。

    眼底含着泪花,求饶道,“姑娘,我知道错了,能不能只罚我半顿?”

    苏锦,“……。”

    真的。

    杏儿的求饶,苏锦直接懵了。

    只罚一顿不吃,已经轻到不能更轻了。

    这丫鬟居然还嫌重了,和她讨价还价?

    苏锦望着她,“这样求饶是跟谁学的?”

    “跟小少爷学的,”杏儿实诚道。

    “成功过吗?”苏锦问的认真。

    杏儿把眼泪憋回去,赶紧道,”我这就回去反省。“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