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武德殿和承德殿相距不远。

    李贵妃去承德殿的事,大皇子知道。

    二皇子伤口崩血的事,大皇子更知道。

    看着二皇子弄假成真,大皇子的心情前所未有的好。

    不过心情好的不止他一个。

    苏小少爷他们心情更美好。

    有钱逛街才有意思。

    出宫后,直奔米铺。

    他们进宫许久,米铺掌柜的等的是望眼欲穿,生怕他们不来了。

    毕竟一只鹦鹉能卖一百两,也算是卖出天价了。

    错过这村,恐怕就没有这店了。

    看着三道小身影出现在米铺门口,阳光将他们的影子拉的很长。

    掌柜的脸上绽开一抹灿笑。

    看着他的笑脸,九皇子愣了下,道,“他真的在等我们。”

    鉴于九皇子和沈小少爷不会讨价还价。

    一路上,苏小少爷都在给他们恶补如何讨价还价。

    如果他们进米铺,掌柜的爱答不理,那说明鹦鹉不愁卖,他们就没有多少还价的余地。

    如果一进门,掌柜的就迎上来,那说明在拿他们当冤大头。

    靠挨打挣点钱不容易,不能花在刀背上。

    虽然在东乡侯府讨价还价没成功过,但苏小少爷还是自信满满,毕竟这世上有他爹他娘他大哥那么难应付的人不多。

    “几位小客官来了,”掌柜的笑脸相迎。

    鹦鹉也在叫,“大爷,进来玩啊。”

    苏小少爷走到鹦鹉旁,道,“它就只会说这一句吗?”

    掌柜的看着鹦鹉,“再说一句。”

    “客官,您要买什么米?”鹦鹉叫道。

    “再来一句,”九皇子道。

    “大爷,下回再来玩啊,”鹦鹉道。

    “……。”

    掌柜的望着苏小少爷,“像我这只这么机灵的鹦鹉找不到第二只了,小客官打劫到银子了吗?”

    “机灵归机灵,但这只鹦鹉太不正经了,”苏小少爷一本正经道。

    掌柜的,“……。”

    这要是只正经鹦鹉,他还真舍不得卖。

    这只鹦鹉落到他手里前一直待在百花楼。

    耳濡墨染,没人教也学会了招揽客人这一套。

    百花楼被查封,里面的一应物件都被卖了,他见这只鹦鹉不错,花了二十两买下来。

    进了米铺这么久,才学会一句。

    苏小少爷脸上露了不想买的神情。

    九皇子道,“要不咱们别买了?”

    苏小少爷轻点头。

    三人转身要走。

    掌柜的急眼了。

    好不容易碰上的冤大头,怎么能就这么让他们飞了?

    “价格好商量,”掌柜的道。

    苏小少爷望着他,指着鹦鹉道,“要多少钱才肯卖掉它?”

    “八十两,”掌柜的道。

    苏小少爷扭眉。

    掌柜的想了想,又降到七十两。

    苏小少爷还觉得贵了些。

    “五十两,卖不卖?”沈小少爷问道。

    掌柜的有点不愿意。

    苏小少爷他们转身就走。

    掌柜的一脸肉疼。

    “卖吧,卖吧。”

    苏小少爷把一千两的银票递给掌柜的。

    掌柜的手都沉甸甸的。

    几个小屁孩出门身上就敢揣这么大把的银票?

    “们是谁家的?”掌柜的问道。

    苏小少爷和沈小少爷指着九皇子道,“他爹是皇上。”

    掌柜的手一抖。

    银票差点没掉地上。

    吓归吓,掌柜的却是没把银票还回去。

    这么小的皇子还不值得他们巴结。

    找了九百五十两,毕恭毕敬的递给苏小少爷。

    苏小少爷拎着鹦鹉出米铺。

    走在大街上,鹦鹉东张西望,偶尔蹦一句,“大爷,进来玩啊。”

    回头率百分之三百。

    买了鹦鹉后,又买了只乌龟,沈小少爷要买兔子。

    苏小少爷见了道,“多买两只,我喜欢红烧的。”

    沈小少爷,“……。”

    他们从醉仙楼前路过。

    南安郡王他们吃饱喝足,出了醉仙楼。

    楚舜他们各回各家,南安郡王则骑马进宫。

    进宫后,南安郡王直奔玉匠坊。

    玉匠坊。

    还没靠近,就能听到敲打声传来。

    南安郡王没有直接进去,而是绕到后面,纵身一跃,翻墙进了一小院。

    小院不大,院子里种了一棵老槐树。

    老槐树下,有个年约四十二三的中年男子在打磨玉器。

    此人正是柳师傅。

    南安郡王悄声走过去,还没靠近,中年男子出声道,“上等的女儿红。”

    “南安郡王可有段日子没进宫了,”柳师傅笑道。

    他转身。

    两坛子女儿红朝他飞过去。

    柳师傅伸手接过。

    一坛子放在脚边,一坛子拔掉盖子,痛饮一口。

    柳师傅大呼过瘾,“我可是天天就盼着这一口。”

    “今儿又是什么风把郡王爷吹我这儿来了?”柳师傅笑道。

    南安郡王把锦盒递给柳师傅道,“帮我打磨一块一模一样的玉佩。”

    柳师傅把酒坛子放下,伸手接过锦盒。

    他把锦盒打开,看了一眼,眉头就拧紧了。

    “这玉佩……。”

    他戛然而止。

    才喝了一口酒,就差点说漏嘴了。

    南安郡王望着他,“这玉佩怎么了?”

    柳师傅连连摇头,“没什么,没什么。”

    连说两个没什么,还能是没什么?

    南安郡王一脸不信。

    这玉佩是赵大少爷的,柳师傅却认得,明显有问题啊。

    南安郡王刨根究底。

    ……

    凤阳宫。

    寿宁公主还在折腾宫规。

    宫女太监都能背了,她才勉强会背一半。

    宫女在诵读宫规。

    寿宁公主趴在贵妃榻上,两手捂着耳朵。

    她再不护着点自己的耳朵,她的耳朵就要长老茧了。

    外面,一小公公跑进来道,“公主,公主,南安郡王进宫了。”

    “别叫,公主捂着耳朵呢,听不见,”宫女大声道。

    “谁说我听不见?!”寿宁公主瞪眼。

    “我听得见!”

    宫女捂嘴笑。

    寿宁公主脸一红。

    她忙坐正了,望着小公公道,“南安郡王真的进宫了?”

    “真的进宫了,”小公公飞快的点头。

    “他去了玉匠坊,翻墙进了柳师傅的院子,盯梢的人不敢靠太近,不知道他进宫何事。”

    不管何事,南安郡王既然送上门来了,她就不能错过。

    她太想见他了。

    只是让南安郡王来凤阳宫是不可能的。

    寿宁公主想了想道,“去找南安郡王,就说我二皇兄有事找他,让他去承德殿一趟。”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