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王妈妈从来没觉得心这么冷过。

    她这辈子只做过一件对不起老夫人的事。

    她阻拦了绿袖杀李妈妈。

    李妈妈没能被灭口,还把老夫人指使她偷池夫人药膏的事抖了出来。

    王妈妈流泪不止。

    红袖看了都心疼。

    她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但心底隐隐有猜测。

    那样的猜测让她四肢百骸都发寒。

    王妈妈对老夫人忠心耿耿。

    如果老夫人狠心到连王妈妈都要除去,她们这些丫鬟在老夫人眼里只怕连根草都不如了。

    门外有唤声传来——

    “见过老夫人。”

    王妈妈靠着大迎枕。

    慌乱的擦掉眼泪。

    老夫人走进来,当作什么都没发生一般问,“身子可好些了?”

    王妈妈脸上挤出一抹比哭还难看的笑来,“好多了。”

    她手脚冰冷。

    老夫人摆摆手,让红袖和兰芝退下去。

    屋子里只剩下老夫人和王妈妈两个人。

    老夫人看着王妈妈道,“对我忠心,我知道。”

    王妈妈没有说话。

    如果忠心就换回来这样的结果,她不知道以后该如何面对老夫人了。

    她想了很多,她不知道老夫人是怎么一步步变成今天这样的。

    老夫人知道伤王妈妈的心了,她道,“我这么做都是为了王府和睦,今儿即便世子妃不救,我也会。”

    老夫人说什么,王妈妈都点头。

    还是和以前一样的顺从,但老夫人知道她和王妈妈的心越离越远了。

    其实,她何曾向着她过?

    她向着的不过是这张脸罢了。

    允许她活到现在,她已经仁至义尽了。

    今日只是给她一个擅作主张的教训,再有下回,她绝不会手下留情了。

    老夫人关怀了王妈妈几句,就转身走了。

    看着老夫人的背影,王妈妈止住的眼泪再一次流了下来。

    她努力说服自己,老夫人做的是对的。

    戳穿世子妃会医术,府里就没人敢再给世子妃下毒了。

    没人下毒,自然不会被世子妃逮住,或反击,或打劫,或……

    可真为世子妃好,她为什么不直接说服老王爷,而是用这种见不得人的手段?

    有那么一瞬间,王妈妈真觉得活着没意思。

    她无儿无女,老夫人就是她的全部。

    如今……

    老夫人才是最想要她命的人。

    王妈妈想死,但她不能死。

    还有人比她更在乎她的命。

    世子妃不惜暴露自己的身份救她,她若是就这么想不开寻了死,世子妃的牺牲又有什么意义?

    她欠世子妃的,她只能用下半辈子还了。

    王妈妈擦干眼泪。

    红袖端茶进来,看着王妈妈,红袖是又心疼又害怕。

    她能感觉到王妈妈变了。

    是啊。

    从鬼门关前走了一圈回来,谁能不变?

    ……

    王爷迈步出栖鹤堂,准备回外院住。

    走到一半,他又转身朝清秋苑走去。

    ……

    牡丹院。

    南漳郡主回去后,就坐在贵妃榻上走神。

    她没想到老夫人会拿王妈妈来试探世子妃。

    如果世子妃没有把王妈妈的命当回事,老夫人该怎么收拾着局面。

    作为最熟悉她的人,老夫人留了王妈妈三十几年,这一点实在让南漳郡主吃惊。

    她曾问过老夫人为什么,老夫人只说是因为老王爷。

    至今南漳郡主也没想通这话是什么意思。

    不过知道老夫人是站在她这边的,以后的事情就好办了。

    “王爷回外院了?”南漳郡主端茶问道。

    外面丫鬟走进来道,“郡主,王爷去了清秋苑。”

    南漳郡主脸色一沉。

    眉头打了个死结。

    赵妈妈也诧异了。

    最近王爷是怎么了?

    为何如此频繁的去池夫人那儿?

    清秋苑。

    凉亭内。

    池夫人站在那里,望着天上的月亮。

    风掀起的她的裙摆,身影消瘦的叫人心疼。

    王爷走过去,彩菊端了茶过来。

    “王……。”

    王爷摆摆手,让彩菊退下。

    与彩菊一起离开的还有喜鹊。

    丫鬟离开,池夫人并未发现。

    等进了凉亭,王爷才察觉池夫人哭了。

    她不喜欢参加镇北王府的家宴。

    看着别人一家团圆,有说有笑,她会想起爹娘兄弟。

    “哭了?”王爷开口道。

    池夫人一惊。

    她转过身来,慌乱的擦掉眼泪。

    看着她手足无措的样子,王爷竟觉得那么的熟悉。

    多看了会儿,眼前不禁浮现另外一幕。

    那年,分别。

    她送他到十里凉亭。

    她哭了。

    “哭了?”他说。

    “我没哭!”衡阳急道。

    他随手抹了一滴眼泪。

    “没哭?那这是什么?”他笑问。

    “这里风沙大,吹迷了我的眼睛,”她道。

    “快走,快走,我要回府了,”她推他。

    不止眼神像,连擦眼泪的动作都一样。

    王爷手抬起来,池夫人伸手抱住了他。

    王爷身子僵硬住,手悬在半空中,迟迟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好。

    远处绿翘和喜鹊她们看的脸红。

    她们家夫人抱王爷的动作竟是那么的娴熟,行云流水。

    夫人好手段。

    一定要想办法把王爷留在沉香轩。

    刚这样想,池夫人就把胳膊松开了。

    丫鬟,“……。”

    不过这一幕不止彩菊她们看见了,还有来请王爷的红缨。

    心底不知道骂了池夫人多少句狐媚子,毁容了还有脸勾引王爷,等着郡主收拾吧!

    红缨走上前,道,“王爷,郡主身子不适,让您去牡丹院一趟。”

    王爷眉头皱着,“我又不是大夫,身体不适,该请太医。”

    “可天色太晚了……,”红缨道。

    “那去请世子妃帮南漳郡主扎几针,”王爷道。

    红缨,“……。”

    王爷看了池夫人一眼,抬脚离开。

    红缨还以为王爷回心转意了,结果王爷直接朝外院走去。

    红缨可不敢真听王爷的话去找世子妃。

    把郡主送到世子妃手里还不得扎成马蜂窝?

    回牡丹院的一路上,红缨打了七八个喷嚏。

    彩菊和绿翘她们是轮圈的骂她。

    要不是她来搅合,王爷肯定就留在清秋苑过夜了。

    王爷好不容易来一趟还要被抢走,气死她们了。

    等红缨回去后,南漳郡主没病也气出病来了。

    “池夫人当真抱王爷了?”赵妈妈问道。

    红缨连连点头。

    南漳郡主咬牙道,“王爷没有推开她?”

    红缨摇头。

    岂止是没推开,要不是池夫人松开的快,王爷差点伸手抱她了。

    见南漳郡主太愤怒,红缨没敢说。

    王爷的口味得是多重,池夫人那张脸他也不怕半夜见了吓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