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安郡王他们沐浴更衣后,就出门了。

    与他们一起的不止有苏崇,还有谢景宸。

    苏锦则留下陪唐氏用饭。

    对此苏小少爷很是抗议。

    他也想去跟去。

    但是因为年纪太小,被嫌弃是拖后腿的,没人愿意带他们玩。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很知足。

    毕竟没遇到苏小少爷前,他们出门的机会忽略不计。

    尤其是九皇子,在宫里要循规蹈矩,哪有住在冀北侯府和东乡侯府自在。

    他已经乐不思蜀了。

    苏小少爷就没那么容易知足了,戳着碗里的饭菜,分外的想念醉仙楼的滋味儿。

    至少得十二岁,爹娘才允许他自由的出门。

    还有五年呢。

    五年啊。

    娘怎么就没把他早生几年呢。

    苏小少爷一脸惆怅。

    ……

    街道上,行人来往不绝。

    天上难得飘着几朵白云,没有前几天那么热。

    在炎热的夏天,难得遇到,许久没出门的人都出来透透气。

    南安郡王他们骑马朝醉仙楼走去。

    半道上,苏崇想起来他让金玉阁重新雕刻的玉簪,便下了马。

    时辰还早,南安郡王他们便一起进了金玉阁。

    苏崇把订单递给小伙计,小伙计道,“客观稍等片刻,我这就去取来。”

    苏崇坐在那里等着。

    南安郡王他们看有没有想买的。

    金玉阁分两层,楼下卖单品,楼上卖成套的首饰。

    一姑娘挑了套心仪的头饰,高高兴兴的和丫鬟下楼。

    走到一半,就注意到了南安郡王。

    眸底的小火苗嗖的一下燃烧起来。

    南安郡王背对着,没有发现。

    但北宁侯世子察觉了。

    他觉得这姑娘有点眼熟,但一时间实在想不起来。

    看样子和南安郡王有仇啊。

    他用手中折扇捅了南安郡王一下。

    “那姑娘是谁?”北宁侯世子小声问道。

    南安郡王转身瞅了一眼。

    嗯。

    只一眼——

    就让人见识到了什么是仇人见面,分外眼红啊。

    “这不是南阳侯府的傻丫头吗?”南安郡王拔高声音道。

    “什么时候回京了?”

    那姑娘正是南阳侯府嫡女聂瑶。

    看到南安郡王,她努力的平复心底的怒气,下台阶的时候,终是没忍住骂了一句,“小人!”

    南安郡王,“……。”

    虽然和她相看不顺眼了很多年。

    被骂过卑鄙、无耻、下流、不要脸,但骂小人还是头一回。

    大家井水不犯河水好几年了,见面就骂他小人。

    南安郡王一脸不快,“我怎么小人了?”

    聂瑶想掐死他的心都有。

    还有脸问她怎么就是小人了?

    他不是说拿到玉佩就登门退亲的吗?!

    好不容易才偷回来的玉佩还给他了,她在府里盼星星盼月亮,他退亲了吗?!

    没见过他这样言而无信的小人了!

    聂瑶买头饰的好心情被破坏殆尽。

    她和丫鬟下楼是打算结账走人的,但南安郡主距离柜台太近,她不想和他离的太近,头饰不买了。

    把首饰盒丢给小伙计,聂瑶重重哼了一鼻子,抬脚就走。

    看着聂瑶迈出门,小伙计一脸肉疼。

    煮熟的鸭子飞了。

    楼上,崇国公世子看到这一幕,嘴角勾起一抹玩味的笑来。

    想不到京都还有人和南安郡王如此的不对盘。

    又是南阳侯的孙女儿。

    有意思。

    苏崇见南安郡王气炸毛,望向一旁的定国公府大少爷问道,“南安郡王怎么气成这样?”

    “大概是想到那些屈辱的过往了吧,”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

    这话也太勾人好奇心了。

    作为唯一一个不知道南安郡王黑历史的苏崇岂能不好奇?

    定国公府大少爷笑道,“这事就说来话长。”

    “慢慢细说,”苏崇喝茶道。

    事情要从南安郡王好奇心说起。

    小时候,大家都好奇自己怎么来的。

    南安郡王也不例外。

    但爹娘能说实话吗?

    肯定不能啊。

    被问的多了,南安王妃就告诉南安郡王他是街上买来的,他要不听话,她就再买一个。

    小小的南安郡王当真了。

    那一年,南阳侯府喜得千金,南安王和南安王妃去道喜。

    南安郡王是南安王府独子,是南安王妃的心头肉。

    只要他没病没痛,能带他出门都带在身边。

    南安郡王看到躺在摇篮里的聂瑶,越看越觉得好看,便问南阳侯世子夫人,“她是花多少钱买来的?”

    南阳侯世子夫人被问懵了。

    大概能猜到南安郡王为什么这么问。

    南阳侯世子夫人笑道,“一千两。”

    南安郡王伸手把聂瑶抱了起来,道,“我让母妃给两千两,把她卖给我吧。”

    说完,抱着聂瑶就跑。

    丫鬟们真怕他摔了,毕竟他也才三岁。

    南安王妃坐在床边扶额。

    自家儿子这么喜欢小女娃,年龄又合适,便想给他们定亲,结成儿女亲家。

    南阳侯世子夫人是高兴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答应?

    结果刚要点头,南安郡王就把人抱回来了。

    小女娃尿了他一身。

    南安郡王嫌弃不要了。

    别说花双倍价钱了,白送都不要。

    “然后就结仇了?”苏崇笑道。

    定国公府大少爷憋笑道,“哪那么容易结仇啊,好戏还在后头呢。”

    等南阳侯府嫡女三岁后,她娘南阳侯世子夫人带着她去南安王府。

    小女孩都喜欢毛茸茸的兔子。

    她正好怀里抱着一只。

    那一天,南安郡王正好把自己的驴牵出来,小女孩看着驴出神,手里的兔子挣脱了。

    好在她很快就扑过去把兔子捉住了。

    她拎着小兔子的耳朵。

    南安郡王见了好奇道,“为什么要拎它的耳朵?”

    “娘说兔子这么长的耳朵就是用来拎的,”小聂瑶脆生生道。

    小南安郡王觉得有道理。

    他看向了自己的驴——

    耳朵不小,也挺可爱的。

    他伸手去揪。

    驴受惊之下给了他一脚,撒丫子跑了。

    说到这里,定国公府大少爷实在说不下去了,笑的肚子抽筋。

    苏崇强忍着才没有笑出声来。

    “打那以后,南安郡王就看南阳侯的孙女儿不顺眼了,”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也难怪了。

    毕竟看到南阳侯府嫡女,南安郡王就会想起自己被驴踢的那一脚。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