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又要打死杏儿?

    杏儿不是去退鹦鹉的吗?

    “这回又是什么原因,”苏锦急问道。

    碧朱知道的也不是很清楚,她道,“好像是鹦鹉骂了南漳郡主是丑八怪。”

    苏锦,“……。”

    鹦鹉骂的。

    她打死鹦鹉还说的过去。

    为什么要打死杏儿?

    苏锦扶额。

    她肯定是急糊涂了。

    没敢耽搁,苏锦三步并两步往前走。

    出了沉香轩,苏锦就知道杏儿被带去栖鹤堂了。

    毕竟杏儿是她的丫鬟,就算犯了错,没有她点头,南漳郡主也不能轻易把杏儿打死。

    只是骂南漳郡主是丑八怪,只怕没那么容易善了。

    等苏锦赶到栖鹤堂,杏儿已经被摁在板子上了。

    眼看着板子就要打下去了,苏锦冷道,“住手!”

    婆子板子举的高高的,愣是不敢打下去。

    杏儿趴在凳子上哭。

    “姑娘,我没有指使鹦鹉骂南漳郡主。”

    “是它主动骂的,”杏儿小脸上满是委屈。

    那只蠢鹦鹉!

    不!

    是那只死鹦鹉!

    它惹谁不好,惹南漳郡主!

    就是借她几个胆子,她也不敢当着南漳郡主的面骂她丑啊。

    杏儿趴在凳子上,把经过告诉苏锦:

    她拎着鹦鹉去前院,准备上街把鹦鹉退掉。

    结果走到二门处,正好碰到南漳郡主和宁王妃走进来。

    杏儿退到一旁。

    她手里拎着只鹦鹉,格外的显眼。

    南漳郡主多看了两眼,大概是眼神不善,把鹦鹉惹毛了,直接开骂了。

    “丑八怪!”

    这一开腔,直接把南漳郡主给气着了。

    尤其鹦鹉还是当着宁王妃和丫鬟的面骂的。

    没当场杖毙杏儿和鹦鹉还多亏了李总管正好路过,帮着说了两句。

    不然杏儿可能都等不到苏锦来救她。

    杏儿是两眼含泪。

    要是被鹦鹉牵连被打死了,她死不瞑目啊。

    不知道鹦鹉炖汤好不好吃?

    苏锦将杏儿从板凳上扶下来。

    没人敢阻拦她。

    毕竟南漳郡主想杖毙杏儿也不是一回两回了,都被她给逃掉了。

    谁知道这一次会不会也一样?

    想打杏儿,不一定能打到的,但杏儿回头记仇了,想打她们,十有八九是逃不过去的啊。

    做人要给自己留后路,左右等世子妃和南漳郡主争辩过后再打也不迟。

    看着苏锦走进来,杏儿还跟在身后,南漳郡主脸色铁青。

    宁王妃没有走。

    本来这是镇北王府的家务事,不该她一个外人掺和的。

    但她今儿来是有求于南漳郡主,大热天的,实在不想白跑一趟。

    正好南漳郡主需要她作证,她便留下了。

    只是没想到丫鬟都拖出去要打了,镇北王世子妃还把人带了进来,这已经是公然挑衅南漳郡主当家主母的威严了。

    宁王妃一脸瞧热闹的神情。

    苏锦瞥了一眼,就看到丫鬟手里拎的鹦鹉。

    鹦鹉毫发无损,精神抖擞。

    苏锦上前,福身给老夫人请安。

    南漳郡主冷道,“丫鬟指使鹦鹉辱骂本郡主,我要杖毙她,世子妃是要袒护到底吗?!”

    苏锦还未接话。

    鹦鹉开骂了,“丑八怪!”

    苏锦扶额。

    这只鹦鹉真是够了。

    都到这份上了,还在骂。

    不过这时候骂是好事。

    苏锦看了鹦鹉一眼,望着南漳郡主道,“这只鹦鹉是前几日才买的,看中的就是它这份机灵劲。”

    “不能因为杏儿拎着鹦鹉,母亲就认定是杏儿指使它骂人的。”

    “大家都看着呢,我刚刚可没有指使它辱骂母亲。”

    是这只鹦鹉看不顺眼要骂啊。

    这句话在苏锦喉咙里转了一圈,没能蹦出来。

    毕竟宁王妃还在呢。

    南漳郡主脸色冰冷,眼神凌厉。

    老夫人拨弄着手中佛珠道,“这只鹦鹉刚刚确实没人使唤它骂人,但不代表之前就不是丫鬟指使的,杖责三十大板,以儆效尤。”

    “这只鹦鹉留不得,直接……。”

    嗯。

    老夫人话还没说完。

    鹦鹉开骂了,“老妖婆!”

    苏锦,“……。”

    老夫人,“……!!!”

    苏锦抬手扶额。

    没见过这么想不开的鹦鹉。

    但是它怎么这么会讨人欢心啊。

    简直是骂到她心坎里去了。

    就冲骂的这一句,那三百两就花的值值的。

    杏儿也觉得鹦鹉可爱多了。

    就应该骂,狠狠的骂。

    让这些人有事没事就欺负姑娘和她。

    虽然没成功过,但每一次都在成功的边缘,很吓人啊。

    待会儿劝姑娘不要卖了它,留下来帮忙骂人也好啊。

    她都还没有鹦鹉会骂人呢。

    杏儿一脸惭愧。

    老夫人脸都气绿了,她还没有被人这么骂过。

    可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是她要灭鹦鹉,鹦鹉才骂她的。

    老夫人气的吭哧吭哧。

    甚至大家都在怀疑是不是南漳郡主先招惹的鹦鹉。

    世子妃身边的人——

    不!

    是只鹦鹉都不能轻易招惹啊。

    王妈妈走到老夫人身边道,“老夫人息怒,您何必跟只不长眼的鹦鹉见气?”

    “我去沉香轩向世子妃道谢,一句话未说,这只鹦鹉逮住我就骂。”

    “世子妃这才让丫鬟把鹦鹉送走,没想到半道上又骂了南漳郡主。”

    苏锦向王妈妈投去一记感激的眼神。

    南漳郡主冷冷一笑,“世子妃救过王妈妈,自然帮她说好话。”

    “这只鹦鹉辱骂我和老夫人,是送走就能算的吗?!”

    苏锦眨眨眼。

    她想送走,谁还能拦得住?

    望着南漳郡主,苏锦给鹦鹉找了个新靠山,“杏儿没告诉母亲,这只鹦鹉是九皇子的吗?”

    南漳郡主眉心一沉。

    如果鹦鹉是九皇子的,那就不是她能杖毙的了。

    苏锦道,“东乡侯府里还有一只鹦鹉,我见之有趣,特意带回来玩两天,也是时候送回去了。”

    “这只鹦鹉辱骂王妈妈、母亲和老夫人有过,但它的主子是九皇子,我不能让们处死它。”

    “我代它给们赔不是。”

    苏锦说她的,鹦鹉在一旁配音:

    “灰虎寨!”

    “灰虎寨!”

    “姑娘最美!”

    苏锦,“……。”

    这是在拍她的马屁还是在给她拉仇恨?

    没见着南漳郡主和老夫人的脸都绿的发光了吗?

    做人要低调懂不懂啊。

    来。

    再夸两句。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