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有王妈妈作证,这只鹦鹉骂人不看人,张口就来,全凭心情。

    再加上苏锦说鹦鹉是九皇子的。

    没人能要这只鹦鹉的命。

    苏锦以急着给九皇子送鹦鹉为由,赔礼道歉后,就福身告退了。

    全程这只鹦鹉没再夸苏锦,逮着南漳郡主和老夫人骂:

    “丑八怪!”

    “老妖婆!”

    一人一句,轮流着来。

    南漳郡主气的唇瓣发紫。

    宁王妃是想笑不能笑,险些憋出内伤来。

    等杏儿从丫鬟手里接过鹦鹉,跟着苏锦身后离开时,这只鹦鹉才拍苏锦和杏儿的马屁。

    “姑娘最漂亮!”

    “姑娘最善良!”

    “姑娘是全天下最好的姑娘!”

    “杏儿最勤快!”

    “杏儿吃的一点也不多!”

    苏锦,“……。”

    丫鬟们,“……。”

    丫鬟们憋出内伤来。

    世子妃的丫鬟饭量闻名镇北王府。

    谁不知道她吃的多,一顿顶别人一天的饭量?

    苏锦觉得鹦鹉已经彻底沦为杏儿的代言人了。

    不知道这丫鬟是什么时候教鹦鹉说的这些话,足见她内心还是怕别人嫌弃她吃的多的。

    主仆两带着一只既会骂人又会拍马屁的鹦鹉扬长而去。

    留下老夫人憋着一肚子火气,脸上还要表露不愿和一只小畜生一般见识的神情。

    南漳郡主没待片刻,就和宁王妃去了她的牡丹院。

    她前脚出栖鹤堂,后脚二太太就来了。

    她打了会儿盹,错过了看热闹的机会。

    她从另外一条道上来,没有和南漳郡主还有宁王妃打照面,却听得见宁王妃说话。

    “户部左侍郎的母亲病重,恐怕就这几天了,”宁王妃道。

    “一旦老夫人过世,孙侍郎要守孝三年,户部左侍郎的位置就空了出来……。”

    二太太脚步停下来,眉头皱紧。

    她还真不知道户部左侍郎的母亲病重的事。

    户部是肥差,二老爷的官职几年没变动了,若是能谋得这个位置……

    二太太转身朝丁老姨娘的流霜苑走去。

    她进屋的时候,丫鬟正和丁老姨娘说世子妃的鹦鹉骂老夫人是老妖婆的事。

    丁老姨娘笑容满面,心情极好。

    显然,鹦鹉的话也骂到她心窝子里去了。

    二太太走进去。

    丫鬟福身请安。

    “先退下吧,”二太太摆手道。

    丫鬟们转身离开。

    丁老姨娘看着二太太道,“怎么了?”

    “户部左侍郎的母亲病重了,我来问问姨娘我们老爷能不能谋那个位置,”二太太道。

    宁王妃来找南漳郡主肯定不是为了宁王,而是她娘家人。

    朝廷上大体可分为两大势力。

    一是崇国公。

    另外则是镇北王府和东乡侯府。

    南漳郡主是崇国公表妹,又是镇北王侧妃。

    她能从中说和,那宁王妃的娘家兄弟想谋那个位置就算是十拿九稳了。

    老夫人和南漳郡主是一伙的。

    二太太笃定丁老姨娘手里一定攥着老夫人什么把柄。

    只有二老爷的官职越高,谋事的可能性才越大。

    这机会,不能错过。

    丁老姨娘没有说话,她在想能不能这么做。

    她半晌没说话,二太太有点着急。

    丁老姨娘端茶,轻轻拨弄着道,“急什么?”

    “多少人病重都缓过来了。”

    “世子爷病的太医都让准备后事了,不还活的好好的,现在连毒都解了吗?”

    “既然宁王妃盯着那位置,其他人不敢再动这心思。”

    “一切等户部左侍郎府上报丧了再说,没有哪个做儿子的愿意自己的母亲被人巴望早点死。”

    尤其老夫人一死,没了高堂不说,还要守孝三年,耽搁仕途。

    二太太眼前一亮。

    她知道现在该做什么了——

    挑拨离间。

    二太太准备离开,丁老姨娘道,“世子妃医术高超,太医救不活的人,世子妃或许可以。”

    “把这事告诉户部左侍郎,让他登门求医。”

    二太太有点懵了。

    二老爷还等着户部左侍郎腾位置呢,她怎么还……

    丁老姨娘不喜欢解释,只道,“照我说的去做就行了。”

    丁老姨娘的态度,二太太不喜欢。

    怎么说,丁老姨娘也只是一个妾室。

    她可是正儿八经的大家闺秀。

    但这么多年有丁老姨娘镇着,二房的日子才能过的顺心,她才一忍再忍。

    沉香轩。

    回屋后,杏儿就拿食物来喂鹦鹉。

    虽然它还是说错飞虎寨。

    但鉴于鹦鹉的宁死不屈,骂完南漳郡主骂老夫人,颇得杏儿欢心。

    那点不满也能忍了。

    杏儿望着苏锦,“姑娘,真的要把鹦鹉送给九皇子吗?”

    她舍不得。

    苏锦也挺喜欢这只鹦鹉的。

    但既然说了,就不能是句空话。

    “送吧,”苏锦道。

    杏儿摸着鹦鹉的小脑袋。

    她倒不担心它跟了九皇子会吃不好。

    “我给九皇子送去,”杏儿道。

    杏儿拎着鹦鹉出屋子。

    一路上,鹦鹉是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

    毕竟这只鹦鹉胆大包天,敢骂南漳郡主和老夫人,而且还没有被打死。

    世子妃就是厉害,不但能护住杏儿,连只鹦鹉都不让人打死。

    杏儿坐马车赶到东乡侯府。

    正好碰到苏小少爷他们准备出府。

    要说几个小的为了出府玩也是煞费苦心。

    不让出府,那就送九皇子回宫。

    比如拿月钱啊,给皇上请安啊,在宫里玩半天然后再回来。

    谁也不能拦着九皇子不让他回宫见皇上。

    他们兴致勃勃的走过来,见杏儿拎着只鹦鹉,高兴道,“还真买了只鹦鹉啊。”

    “这只是送给九皇子的,”杏儿道。

    九皇子愣了下,随即大喜,“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了,”杏儿道。

    她把鹦鹉递给九皇子。

    九皇子一脸喜色的接过。

    沈小少爷巴巴的望着杏儿,“我也要。”

    杏儿摇头,“没有了,只有这一只。”

    怕沈小少爷失落,杏儿详细解释了下为什么把鹦鹉给九皇子。

    沈小少爷知道给鹦鹉给九皇子是让他保护鹦鹉的。

    心里明白,但难掩失落。

    苏小少爷道,“我把乌龟给。”

    “乌龟又不会说话,”沈小少爷道。

    “可乌龟会爬啊。”

    “……。”

    沈小少爷想了想,觉得他说的也有道理。

    苏小少爷让九皇子把鹦鹉和他的鹦鹉挂在一起。

    九皇子才得了鹦鹉,正是宝贝,道,“我带回去给父皇看看。”

    嗯。

    这只鹦鹉进宫把皇上骂了。

    九皇子献宝似的告诉皇上他得了只鹦鹉。

    这只鹦鹉不止骂南漳郡主是丑八怪。

    还骂镇北王府老夫人是老妖婆。

    皇上见了诧异,“他真会骂人?”

    九皇子有点虚。

    毕竟他没亲耳听过。

    但杏儿肯定不会骗他的,忘了问她怎么让鹦鹉骂人了。

    “那骂两句听听,”皇上看着鹦鹉道。

    鹦鹉东张西望,就是不回答。

    皇上拿折扇轻敲鹦鹉的小脑袋,道,“朕让骂,敢不骂?”

    鹦鹉瞅了皇上一眼,开骂了,“我看是皮痒了找抽!”

    皇上,“……。”

    福公公,“……。”

    福公公差点没笑喷。

    皇上怒拍桌子。

    “这句是不是东乡侯教的?!”皇上气道。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