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坐上马车,苏锦回镇北王府。

    这一趟奔波,苏锦累的直拿帕子擦颈脖子上的汗。

    但还有一人比她更累。

    那就是杏儿。

    苏锦跟小厮来严家,杏儿正好从另外一条路回王府。

    进府后,被小厮告知苏锦回侯府了。

    杏儿担心侯府出事,又屁颠屁颠的赶回侯府。

    知道是误会了,又找来严家。

    结果——

    又晚了一步。

    不过最终,杏儿还是在闹街把苏锦给追上了。

    倒不是苏锦觉得出府一趟,想下去逛逛,而是醉仙楼前又堵了。

    而且这一次堵的比上回更严重。

    苏锦在街头,被人卡的前进不了,后退不了。

    杏儿想着堵的这么厉害,指不定自家姑娘就在前头不远。

    杏儿想的完全正确,都还没有下马车,只是站在车辕上,就把苏锦的马车给认了出来。

    钻进马车后,杏儿小脸委屈的,“总算追上姑娘了。”

    苏锦见不得她可怜兮兮的小模样,敲她脑袋道,“还好意思说,跑哪去了?”

    杏儿揉着并不疼的额头道,“我把鹦鹉给了九皇子后,就打算回府的。”

    “结果半道上想起那只鹦鹉怎么那么会骂人,我就又去了卖鹦鹉的地方打听。”

    苏小少爷的鹦鹉会说话,是因为在花楼和米铺待过。

    但苏锦的鹦鹉会骂人“丑八怪”和“老妖婆”,杏儿想破脑袋也想不出来它以前的主子可能是什么样的人。

    杏儿这么一说,苏锦也好奇了,“打听出来了?”

    “打听出来了,”杏儿连连点头。

    “鹦鹉以前的主子是个寡妇,带一双儿女,经常被隔壁家的婆子骂,大概是听惯了,所以学会了。”

    “半年前那妇人的儿子生病了,不得已把鹦鹉卖了。”

    “后来鹦鹉还经历了几位主子,听说都是因为乱骂人,被退了回去。”

    “……。”

    这些鹦鹉的黑历史,卖鹦鹉的时候,掌柜的只字未提。

    现在居然如实告诉杏儿。

    苏锦觉得不简单。

    “然后呢?”苏锦问道。

    “那掌柜的说鹦鹉能退,但是要扣下五十两,只还二百五十两,”杏儿道。

    “鹦鹉已经送给九皇子了,肯定退不了了。”

    “然后我就找掌柜的要了五十两。”

    “……。”

    软磨硬泡,杏儿才把五十两要到手。

    也因为耽误时间,所以到现在才追上苏锦。

    累的满头大汗,杏儿拿绣帕擦汗,碧朱给她倒茶。

    一盏凉茶下肚,舒服的人直想哼哼。

    杏儿掀开车帘望向外面,正好有人路过,她问道,“大叔,前面怎么堵了?”

    男子看了杏儿一眼,道,“前面醉仙楼,南安郡王几个和崇国公世子他们打架,醉仙楼都快要被拆了。”

    苏锦,“……。”

    杏儿,“……。”

    苏锦扶额。

    怎么又打起来了?

    这事说来话并不长。

    南安王他们吃完饭后走了没半盏茶的功夫,醉仙楼就出乱子了。

    崇国公世子见不得南安郡王他们嚣张。

    踩着他们的脸不算,还大把的挣钱。

    便悄悄的指使了人暗中捣乱,大家抢着买荔枝,急乱之下,被人踩脚,推攘,气头就上来了。

    楼下很快就开打了。

    南安郡王他们放下筷子出来主持大局。

    正巧见到崇国公世子一脸看热闹的神情。

    显然是他捣鬼的。

    南安郡王本来就一肚子邪火,然后就问崇国公世子是何居心。

    再然后就打起来了。

    他们一打架,其他人反而消停了。

    巡城官脑袋涨疼。

    今天没告假真是太失策了。

    这一个比一个身份尊贵的,让他们怎么管啊?

    “闹事的,通通带走!”巡城官硬着头皮道。

    不止闹事的带走,没卖完的荔枝也一起带走了。

    进了巡城司,南安郡王望着巡城官道,“可别怪我没提醒们啊。”

    “这荔枝是良心冰铺的,背后的主子是谁,们应该清楚吧。”

    “现在冰块也融化一半了,不尽快卖掉,到时候不新鲜了烂手里,们巡城司是要大出血的。”

    镇北王世子妃,那简直就是巡城司的噩梦啊。

    虽然东乡侯府不是土匪了,但印象是根深蒂固的。

    可不是巡城司能惹的起的。

    巡城司检查荔枝没问题后,让人送回了良心冰铺继续卖。

    虽然怂了,但总比大出血好。

    尤其荔枝送回去,良心冰铺管事的送了十斤给巡城司尝鲜,也算是很懂事了。

    巡城司派人去给各府传话,让他们来捞人。

    顺带把砸坏的醉仙楼赔偿补上。

    人人有份,谁也别想不赔。

    崇国公府管事的很快就来了,把崇国公世子带了回去,武安伯世子他们也一样。

    南安王府的管事也来了。

    送了赔偿,顺道带了几句话,“我家王爷让巡城司多关郡王爷几天,让他好好反省反省。”

    巡城司,“……。”

    南安郡王,“……!!!”

    然后——

    南安郡王他们就在巡城司的牢房里过的夜。

    事情没有这么容易结束。

    第二天,御史台就把南安王他们给弹劾了,说他们教子无方。

    南安郡王身为郡王爷,公然叫卖,引起街道拥堵,还污蔑崇国公世子,最后差点拆了醉仙楼。

    被带到巡城司,不知悔改,还威胁巡城司,更是罪加一等。

    御史台恳请皇上严惩南安郡王他们,以儆效尤。

    朝廷上一半赞同御史台严惩南安郡王他们,一半向着南安郡王。

    东乡侯没说话。

    皇上看向他,“东乡侯怎么看?”

    东乡侯想了想道,“事情经过如何,臣不知,但南安郡王他们住在我府上,南安王他们付了钱让臣代为管教。”

    “他们的一言一行,臣也该负一半责任。”

    “就他们当街打架,造成骚乱,理应严惩。”

    “臣会让他们把这次卖荔枝所得银两捐出来赈灾。”

    东乡侯说完,皇上看向御史台,“御史看这样的惩罚如何?”

    “臣没有异议,”御史台忙道。

    十八箱子荔枝至少值一万两了。

    这样的惩罚谁敢说轻了?

    没人再有异议。

    然后东乡侯望着皇上,继续道,“他们几个年轻气盛,缺少锻炼的机会,要不了几日,北漠郕王就该进京了。”

    “臣建议皇上把迎接北漠郕王一事交给他们,给他们一个将功折罪的机会。”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