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栖鹤堂。

    苏锦吃过早饭后,就带着杏儿去给老夫人请安。

    她去的稍晚,南漳郡主她们都在了。

    见苏锦进去,三太太道,“世子妃怎么来的这么晚?”

    苏锦福身见礼,道,“昨儿街上起火,又正好是美人阁方向,心中担忧,所以晚睡了些。”

    二太太望着苏锦,“听说昨儿美人阁被人泼了火油,打算点火的时候,被发现了?”

    “还算运气好,不然就损失惨重了,”苏锦道。

    南漳郡主端着茶盏,氤氲茶气掩盖不住她眸底的寒芒。

    还真是好运气!

    火油都泼了,愣是没能烧起来。

    一个美人阁,竟然还派了高手看着。

    这一次没能成功,还打草惊蛇,想再得手就更难了。

    不过没烧掉也好,那么一颗摇钱树,就这么烧了实在可惜。

    与其毁了,不如据为己有。

    挣那么多钱,用到的地方也不多,还不都是替她攒着。

    这般想,南漳郡主的心情就好多了。

    老夫人看着苏锦道,“世子妃嫁进王府也有几个月了,至今还没有怀上身孕,赈灾是积德行善的好事,带人去城中施粥,救济灾民。”

    苏锦,“……。”

    苏锦默默的翻了一记白眼。

    她和谢景宸都还没有圆房。

    能有好消息吗?

    还有“灾民”已经到处放火了。

    这时候让她去施粥,这是让她去做箭靶吗?

    “灾民在打砸抢,我不敢去,”苏锦小声道。

    不敢?

    南漳郡主眼底闪过一抹好笑。

    还有她青云山土匪不敢做的事吗?

    “是让去施粥,那些打砸抢的灾民不愁吃喝,不会去抢的,”南漳郡主道。

    “既然安全,那母亲与我一起去吧,”苏锦道。

    “……。”

    只要南漳郡主去,她就舍命陪她了。

    南漳郡主脸青了几分。

    老夫人道,“是我考虑不周了,既然世子妃不敢去,那就让下人去施粥吧。”

    苏锦打算告辞了。

    结果南漳郡主话锋一转,望着二太太道,“听说二老爷在谋户部左侍郎的位置?”

    二太太忙道,“还请大嫂帮忙筹谋。”

    南漳郡主一脸为难道,“二弟妹怎么不早说,前几日宁王妃来找我帮忙,就是为了谋那位置,我答应她了。”

    这事二太太知道,她道,“这不是才得知消息,就找大嫂帮忙了吗?”

    南漳郡主就没打算帮二房。

    虽然二房对她构不成威胁,但她总觉得丁老姨娘这个人不简单。

    循规蹈矩的一点都不像个妾室。

    更重要的是老夫人还向着她。

    居然帮庶子谋官,她还真是贤惠嫡母!

    南漳郡主以答应了宁王妃,不好食言回绝了二太太。

    二太太没说话。

    老夫人则道,“没有不帮自家人,帮外人的道理,如实和宁王妃说,她不会不体谅。”

    “如果实在不好回绝,就让崇国公把两个人都举荐了,到时候要提拔谁,有皇上拿主意。”

    其实老夫人并不看好崇国公能举荐成功。

    皇上已经不是以前的皇上了。

    他不会任由崇国公在往朝中安插人手。

    这一点南漳郡主也知道,不好明着得罪二太太,南漳郡主点头了,“我试着和崇国公说说。”

    三太太坐在那里,脸色很难看。

    她觉得老夫人是疯了。

    二老爷要真坐上了户部左侍郎的位置,就和三老爷官阶一样了。

    户部更是肥差,她这不是让一个庶子压她亲生儿子一头吗?

    她是老糊涂了吗?!

    等大家退下,三太太找老夫人抗议。

    老夫人看三太太的眼神就跟看白痴似的,她就愿意帮二老爷吗?

    “户部左侍郎的位置,皇上十有八九听东乡侯的,”老夫人道。

    “二房想往上爬,我帮着说几句无关痛痒的话又不妨碍什么,急什么?”

    三太太想也是,便消了怒气。

    王妈妈静静的看着老夫人忽悠三太太。

    这会儿消了三太太的怒气,等二老爷真谋了户部侍郎的位置,只消说,“我也没想到皇上这么信任老王爷。”

    既成事实,一句话就能把三太太打发了。

    再说苏锦出了栖鹤堂,就在琢磨老夫人帮二房的事。

    昨儿丁老姨娘找老夫人的事,她知道。

    苏锦厌恶被丁老姨娘利用。

    想着找机会把丁老姨娘算计老夫人的事捅给老夫人知道,坑她一把出气。

    结果她还没想好怎么捅出去——

    两丫鬟就把老夫人已经知道这事的事捅给她知道了。

    苏锦,“……。”

    苏锦疑惑了。

    这事除了她和二房外,还有谁知道?

    琢磨了一路,苏锦怎么也猜不到王妈妈头上,想着去问问谢景宸。

    结果刚迈步进沉香轩,就被丫鬟告知,皇上派人把谢景宸叫进宫了。

    苏锦猜应该是为了迎接北漠郕王的事。

    嗯。

    谢景宸也是这么认为的。

    毕竟迎接使臣是件大事,他初次被皇上委以重任,皇上怕他办砸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但是!

    谢景宸怎么也没想到皇上找他是让他帮忙写罪己诏。

    真的。

    皇上说的时候。

    他懵在那里,半晌没能做出反应来。

    东乡侯让他帮忙写反省奏折,他被皇上骂的狗血喷头,犹言在耳啊。

    皇上怎么能学着东乡侯让他写罪己诏呢?!

    谢景宸不说话。

    他在想怎么开口拒绝皇上能不挨打。

    结果他没有接旨,皇上就动怒了,“怎么?不愿意?”

    他能愿意吗?

    他从头到尾就没愿意过。

    他抬头就看到皇上用一种敢拒绝,朕就让抬着出宫的眼神看着他。

    谢景宸有种想死的冲动。

    能不能给他安排一点正儿八经的活?

    为什么他干的都是这种见不得人,还吃力不讨好的事。

    福公公心疼谢景宸。

    罪己诏要皇上亲笔写,这是规矩。

    没人敢帮皇上写,皇上又不想写,可不得找个能欺负的。

    福公公觉得谢景宸没有挣扎的可能,善解人意的他过来道,“世子爷,桌椅在那边。”

    嗯。

    皇上要谢景宸写完了才放他走。

    为了向百官和百姓体现皇上的文采。

    皇上要求谢景宸把罪己诏写的真挚,一看就是个心系天下的明君,有悲天悯人的仁爱,又不能失去他作为帝王掌握生杀大权的威武霸气。

    最好能藏头藏尾。

    谢景宸,“……。”

    一上午,谢景宸都在那里琢磨怎么写罪己诏。

    等他写完呈给皇上,已经早过了午时了。

    谢景宸绞尽脑汁也只做到藏头。

    皇上看后,道,“勉强凑合吧。”

    一句夸赞没有,赏赐就更不必说了。

    谢景宸回府后,苏锦望着他,“怎么进宫这么久才回来?”

    “皇上留一起用御膳了?”

    御膳?

    馒头都没见到一个。

    小厨房端了碗牛肉面进来。

    谢景宸大口的吃着面。

    杏儿越看越觉得不对劲,她小声道,“姑娘,我怎么觉得姑爷这一趟进宫遭受了惨绝人寰的对待?”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