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李贵妃和皇后面面相觑。

    皇上怎么火气这么大?

    “出什么事了?”李贵妃问守门公公。

    小公公一脸懵逼。

    他不知道出什么事了啊。

    东乡侯来之前,皇上龙颜大悦。

    东乡侯走后,皇上雷霆震怒。

    问题很显然出现在东乡侯的身上。

    只是东乡侯走的时候笑容满面,一看就心情极好。

    御书房很大,小公公不知道东乡侯和皇上之间发生了什么事。

    就算有,他也不敢告诉皇后和李贵妃啊。

    李贵妃和皇后好奇,可皇上不见她们,她们也没辄。

    不过想知道总是会知道的。

    等福公公去吃晚饭的时候,皇后和李贵妃轮流传召福公公去问话。

    福公公起初什么都不说,两人一人赏了只玉镯后。

    福公公说假话了,“皇上是感动的。”

    “百姓们都高呼皇上是明君,皇上想到他们还处在水深火热中,皇上就于心不忍。”

    “不知道该怎么帮他们,皇上才烦躁动怒。”

    李贵妃是一脸黑线。

    皇上不至于被百姓夸几句,就忧国忧民到这种程度吧?

    不过人都是这样。

    越是被夸赞,就越会努力。

    反而是挨骂后,容易一蹶不振,破罐子破摔。

    尤其福公公一本正经,不像是说假话。

    福公公借口要吃晚饭,就带着玉镯告退了。

    李贵妃在琢磨怎么能帮皇上排忧解难。

    正好这时候,有后妃给李贵妃献计,皇上最忧愁的就是国库空虚,后宫铺张浪费。

    如果李贵妃能缩减后宫开支,鼓励后妃和那些大臣夫人捐赠,皇上一定高兴。

    李贵妃觉得这主意不错。

    含元殿。

    皇上气的一夜没睡好。

    第二天早早的就醒了。

    被东乡侯训斥,还被敲了两万两,皇上缓不过这口气来。

    左右在朝堂上,经常有大臣挑东乡侯的刺。

    今儿说什么也要找机会狠狠的骂他几句出出气。

    嗯。

    早朝上还真叫皇上找到了机会。

    昨儿让东乡侯把人赶出京都,以防止灾民再生事端。

    这事昨儿上朝就安排的。

    可一天过去,东乡侯和飞虎军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

    虽然昨晚上没有再出事,但灾民留在城里始终是一大隐患。

    东乡侯如此把皇上的话当成耳旁风,崇国公带头弹劾东乡侯。

    东乡侯趁机把烂摊子扔给崇国公,“我实在狠不下心,要不还是崇国公来赶吧?”

    崇国公能接吗?

    “皇上交给东乡侯的差事,以为逃避就能躲掉,往后其他大臣有样学样,岂不乱套?”崇国公道。

    “既然办不到,昨儿又为什么答应的那么爽快?!”

    崇国公话说的太快,挨了皇上一记瞪眼。

    这话是他想骂的。

    东乡侯笑道,“既然知道差事是交给我办的,办不好,皇上自然会罚我。”

    “我都不急,崇国公急什么?”

    崇国公嗓子一噎,“能不急吗,出事了就晚了!”

    东乡侯笑了一声,“我还想问问,明知道皇上让我把难民往城外赶,昨儿施粥的人是格外的多。”

    难民之所以往京都涌,就是觉得在京都能有吃的,能活下去。

    城外没吃的,城内有人赈灾。

    那些难民还会出城吗?

    难道真的要出动飞虎军真刀真枪的赶难民吗?

    要真这么做了,飞虎军的名声将一败涂地。

    这么愚蠢的事,东乡侯可不会做。

    东乡侯只派了飞虎军在各大街道巡夜,确保难民不会到处放火伤人。

    但这还远远不够。

    只要还有人施粥,难民就不会愿意出城。

    城中繁华,城外空荡荡的,没人愿意待。

    但东乡侯不能强制要大家别施粥了。

    有施粥的心怀不轨,但更有是出于心善。

    他不能一闷棍都打死,这是断难民的活路。

    东乡侯能做的只是让飞虎军把赈灾人家都记下来。

    让大理寺做了锦旗,写上:良善人家。

    把锦旗送去的时候,顺带通知,让他们去城外施粥。

    不知道在城内施粥就算了,不知者不为罪。

    可要在通知了的情况下,还这么做,那东乡侯就有理由怀疑他们是故意和朝廷作对。

    谁敢明着和朝廷过不去?

    这不都赶紧的熬了粥,蒸好馒头推城外去。

    香喷喷的馒头,香飘四溢。

    勾的那些难民跟着走。

    有飞虎军维持秩序,没有出现骚乱的情况。

    东乡侯把引难民出城的计划说出来。

    南安王第一个站出来夸东乡侯。

    崇国公一党不说话。

    因为这实在是个好计谋啊。

    皇上坐在龙椅上,是要多郁闷,就有多郁闷。

    他是打算骂东乡侯的啊。

    这会儿却要被逼着夸他了。

    皇上夸的言不由衷,咬牙切齿。

    福公公觉得这就是命啊。

    任凭皇上怎么蹦跶,都逃不出东乡侯的手掌心。

    昨儿夸了,还能省两万两。

    皇上宁花钱也不屈服。

    结果东乡侯还是听到了皇上夸他,钱还没了。

    等皇上夸完之后,东乡侯开始扎皇上的心了。

    把难民请出城是远远的不够的。

    没有谁会一直施粥,何况他也不能让难民一直暴晒。

    他得修建地方给难民住。

    东乡侯让皇上拨块地给他,再让户部出银子。

    地好说,只要是无主的地,随便东乡侯挑。

    只是赈灾的粮食,户部开口便是叫穷。

    东乡侯听不惯道,“这是一个穷字能打发的吗?”

    “京都的难民不多,我拿两万两出来买米赈灾足够了,那些受灾严重的地方,朝廷必须派人去赈灾。”

    “否则涌入京都的难民只会越来越多。”

    “到时候难道要大关城门,把难民和北漠使臣一并关入门外吗?”

    嗯。

    重点是东乡侯拿两万两出来赈灾。

    这种毁家纾难之举,能不夸他几句吗?

    皇上心口被刀子捅的鲜血直流。

    那钱是他的!

    坑他的钱救济难民,完了,他还要鼓励百官多向他学习。

    皇上想死了算了。

    东乡侯很谦虚,“这都是臣应该做的。”

    福公公站在一旁,心中十万分的心疼皇上。

    可他又不得不佩服东乡侯空手套白狼的本事。

    他这一捐赠,逼的百官不得不跟着捐。

    福公公粗略的算了下,至少有十万两。

    其中崇国公憋着口气捐了两万两。

    福公公也心疼他。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