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喜脉?!

    南漳郡主周身寒气直往外涌。

    大夫被请来镇北王府本就心惊胆战,这样的人家,应该请太医才是。

    这会儿见南漳郡主脸色冰冷,他就更不安了。

    丫鬟走过来道,“我送出去。”

    大夫连忙把药箱子拎上,迈步出了门。

    正堂前,杏儿见大夫出来,回头对苏锦道,“姑娘,大夫出来了。”

    “奴婢去问问大夫屋子里的情况,”杏儿道。

    她抬脚就要往外走。

    苏锦阻拦道,“不用去了。”

    杏儿回头望着她。

    如果是南漳郡主身体不适,请的会是太医来,而且赵妈妈也不敢让大夫先检查香膏。

    大夫一定是请来给池夫人把脉的。

    “看来池夫人怀身孕的事瞒不住了,”苏锦道。

    “把赵妈妈给我叫来。”

    屋子里还有丫鬟婆子,听了苏锦的话,眼睛都睁圆了。

    池夫人怀身孕了?

    这怎么可能呢?!

    杏儿糊涂了,池夫人怀身孕的事,南漳郡主没说,姑娘怎么先捅出来了。

    一阵风,苏锦的话就从正堂传到了院子里。

    南漳郡主是容不得池夫人腹中胎儿的。

    她让丫鬟拿板子狠狠的打池夫人,打到小产为止。

    池夫人弄坏太后赏赐给南漳郡主的琴,还死不悔改,气的南漳郡主心口痛,赏她几板子便是王爷也不能说什么。

    池夫人有孕在身,没人知道。

    打她板子的时候,她也不说,那孩子打没了,怨不得旁人。

    南漳郡主理直气壮。

    只是丫鬟把板子拿进了屋,也顺道带进来池夫人有了身孕的消息。

    南漳郡主脸黑成锅底色,“谁传出去的?!”

    “是世子妃说的,”丫鬟道。

    南漳郡主拳头攒的紧紧的。

    便是苏锦待在正堂,都感觉到南漳郡主想杀她。

    正堂内,赵妈妈走进去道,“世子妃叫奴婢可是有什么吩咐?”

    “给我倒杯茶吧,”苏锦道。

    才摔了香膏,赵妈妈不敢不从。

    赵妈妈倒茶,苏锦端起茶盏,轻轻的拨弄着。

    “这茶不错。”

    “今儿要让南漳郡主伤了池夫人腹中胎儿,我就让王爷杖毙。”

    赵妈妈是南漳郡主身边人。

    她从未想过会有被人威胁的一天。

    而且威胁的语气是那么的云淡风轻。

    她的四肢百骸却仿佛被冻起来了一般,头皮都在发麻。

    毕竟和她说这话的是有胆量让寿宁公主被抬回宫的人。

    世子妃绝不是和她开玩笑的。

    赵妈妈赶紧转身走了。

    屋内,南漳郡主正大动肝火,“谁传的都没用!”

    “给我狠狠的打!”

    两丫鬟拿着板子朝池夫人走去。

    赵妈妈赶紧阻拦道,“郡主息怒。”

    “池夫人怀身孕的事,王爷应该是知道的,您不知道池夫人怀了身孕,打了也就打了,可院里院外都知道了,您再打,恐会惹怒王爷还落个善妒的名声。”

    “池夫人是南梁人,她腹中的胎儿有一半南梁的血脉。”

    “她是南梁朝廷送给王爷的,谁也不知道是不是细作,老夫人和老王爷都不会让她把孩子生下来的。”

    “您又何必脏了自己的手?”赵妈妈苦口婆心的劝着。

    小命还攒在苏锦手中,赵妈妈不敢懈怠。

    世子妃只是要她阻拦南漳郡主,不代表不能让老夫人来动这个手。

    左右最后的结果都一样,又何必纠结过程?

    王爷心中只有谢景宸的生母,为此给了南漳郡主侧妃之位,要再传出她妒忌一个毁容哑巴的妾室,那可真是要笑掉人大牙了。

    南漳郡主接受了赵妈妈的建议——

    “那就去栖鹤堂。”

    苏锦没想到会被赵妈妈摆一道。

    不愧是南漳郡主的人,就是不怕死。

    不过去栖鹤堂也好,这样一来,多少能耽误点功夫,能等到王爷回府救池夫人。

    能救池夫人的只有王爷,她已经尽力了。

    等苏锦跟着去栖鹤堂,池夫人怀了身孕的事已经传遍镇北王府了。

    闻者,无不震惊。

    小妾怀身孕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可池夫人不是一般的小妾啊。

    她不止是南梁送的,还毁容哑巴。

    王爷得是多重口味,才能下的去口?

    而且王爷宁肯宠幸一个丑不拉几的妾室,也不愿意和南漳郡主同床共枕……

    三太太觉得南漳郡主可以去死了。

    这么有趣的事,没有理由不围观下,三太太迫不及待的赶到栖鹤堂,和二太太在院门口不期而遇。

    正堂,济济一堂。

    池夫人跪在地上,脸色苍白的叫人心疼。

    她脸上的面纱没了。

    虽然还能看到伤疤,却难掩倾城姿容。

    三太太看看池夫人,又看看南漳郡主,道,“没想到池夫人竟这般貌美,等脸上的伤痕消掉,那真就是天人之姿了。”

    一把火油浇上去,南漳郡主脸都绿了。

    老夫人拨弄着佛珠,望着池夫人,“腹中的孩子当真是王爷的?”

    池夫人想说话,可她没力气开口了。

    南漳郡主看了红缨一眼,“弄醒丫鬟。”

    红缨拔下头上的银簪,朝喜鹊狠狠的扎了下去。

    喜鹊疼醒过来。

    杏儿盯着红缨,觉得头上的簪子也在蠢蠢欲动。

    叫醒人的方式有那么多,她为什么要这么残忍?!

    老夫人问话,喜鹊忍着往外涌的眼泪一五一十的回答。

    南漳郡主冷笑道,“池夫人是南梁送给王爷的。”

    “这十五年来,王爷一直防备她是南梁细作,连正眼都没看过一眼。”

    “我倒是好奇池夫人是用了什么下作手段迷惑了王爷,还怀了孩子!”

    怀疑池夫人就算了,偏偏怀疑的时候还望着苏锦。

    这十五年来,池夫人都安分守己。

    自打苏锦和池夫人走的近后,池夫人就不老实了。

    最最重要的是,苏锦还会医术,善用毒。

    南漳郡主只差没直接说是苏锦怂恿池夫人去迷惑王爷的。

    既然南漳郡主望过来,苏锦就趁机说两句,“母亲,池夫人怀了身孕,一直跪着,恐怕会动胎气,还是让她起来吧。”

    南漳郡主脸色铁青,“池夫人怀身孕的事,世子妃早就知道了?!”

    苏锦淡然点头。

    “池夫人身体不适,丫鬟找母亲请大夫,迟迟没有大夫去清秋苑。”

    “丫鬟担心,便找我帮忙,母亲不让我管清秋苑的事,我不好越过母亲给她请大夫,又做不到视若无睹,就去给池夫人诊脉了。”

    “怕惹母亲不高兴,我便什么都没说。”

    “但池夫人怀身孕是大事,相公告诉了父王。”

    嗯。

    说完,苏锦还故意刺激了南漳郡主一把,“父王没和母亲说吗?”

    嗖!

    一把刀子直插南漳郡主胸口。

    南漳郡主嘴里隐隐有了血腥味。

    她强忍着怒意冷笑,“府里有一个南梁细作还不够,王爷还想再添个小的不成?!”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