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喜鹊奋力撞门,可是门栓着,她根本撞不开。

    彩菊飞快的跑出去大喊,“走水了!”

    然而天色太晚,这时辰一半的丫鬟都睡下了。

    就算没睡,天这么热,也没有丫鬟在外面喂蚊子。

    彩菊跑了一路,也没见着人。

    反倒因为夜色昏暗,摔了一跤。

    等她赶到牡丹院时,牡丹院的丫鬟已经知道清秋苑着火了。

    火光冲天。

    躲在树上的暗卫知道着火了,但是没有动。

    他们的职责是保护书房,谁也不知道着火是不是敌人的调虎离山之计。

    但暗卫知道着火后,第一时间禀告了王爷。

    王爷只知道那是长房方向,却不知道具体是哪里。

    他以最快的速度赶到清秋苑。

    丫鬟拎了水来,王爷提起来往身上一倒。

    脚一抬,就把门踹开了。

    王爷进了屋,谢景宸堪堪赶到。

    而此时的苏锦正从屋顶上往下爬。

    王爷都来清秋苑救火了,王府里的下人岂敢不来,乌拉拉的直往清秋苑涌。

    火势很大。

    王爷进屋时,屋顶上的瓦片往下掉。

    隔着火堆,他看见池夫人坐在小榻上。

    小榻已经烧着了。

    她就那么坐着,看着眼前的火越烧越大。

    刚刚王爷过来时,喜鹊就哭着说夫人想不开自尽了。

    王爷觉得不会,看到这一幕,王爷火气很大。

    昨天被南漳郡主喂药,她宁肯用头去撞药碗,也要护着腹中胎儿。

    才过了一天,她就想不开寻死了。

    这一天,到底出了什么事,让她想不开?!

    屏风倒过来,王爷一脚踹开。

    屏风直接从池夫人跟前飞过去,砸在床上。

    池夫人从怔愣中活过神来。

    王爷已经走到她跟前了。

    她还没有反应过来,王爷一把抓住她的手,将她拉了起来。

    猝不及防之下,池夫人手里的锦盒摔落地上。

    锦盒里面一对珊瑚耳坠掉了出来。

    看到耳坠的瞬间,王爷身子僵硬。

    没有人比他更熟悉这耳坠了。

    这是他亲手画了图纸打造的!

    他偷溜进东临王府,不小心把她房间里摆放的珊瑚树趴掉了一块下来。

    这对耳坠就是用那掉下来的珊瑚树打磨而成。

    与这对耳坠一起的,还有一条珊瑚项链。

    “这耳坠怎么在这手里?!”王爷声音在颤抖。

    他握的很用力。

    池夫人疼的额头打颤。

    再加上一动间,浓烟扑鼻,咳嗽起来。

    王爷看着她的眼睛,摇着她的胳膊,“是恒儿!”

    “是恒儿是不是?!”

    池夫人在他的摇晃下,晕了过去。

    王爷抱着他,俯身要捡耳坠。

    然而这时候屋顶上的横梁砸下来。

    王爷抱着池夫人身子一闪。

    等他再回头,耳坠已经被火光包围。

    王爷抱着池夫人走出去。

    “快叫世子妃来!”他的声音前所未有的急切。

    王爷抱着池夫人往外走。

    走到院门处,正好碰到南漳郡主。

    王爷一门心思都在池夫人身上,没有注意到南漳郡主。

    但南漳郡主却是注意到了王爷是怎么叫池夫人的。

    “恒儿。”

    没有比这个称呼更叫她憎恨和惶恐的了!

    这两个字在她耳边转了十八年!

    恒儿不是南梁衡阳郡主吗?

    王爷是疯了,叫池夫人恒儿?!

    南漳郡主心底涌起一阵不安来。

    她甚至都走不动路,红缨扶着她往前走。

    王爷直接把池夫人抱去了他的住处,放在他的床上。

    这张床,南漳郡主都没有躺过。

    苏锦快步走进去,王爷道,“快快快,她是不是服毒了。”

    苏锦眉头拧的紧紧的。

    池夫人怎么会服毒?

    怀了身孕,她很高兴的好不好。

    苏锦坐到床边,帮池夫人把脉,道,“父王放下,池夫人只是被浓烟呛了,再加上动胎气,才晕过去的,没有性命之忧。”

    喜鹊才一旁哭,还不敢哭的大声。

    她自打进府,就一直伺候池夫人。

    她不敢相信池夫人要是死了,她会怎么样。

    好好的为什么要想不开寻死呢。

    苏锦望着王爷,“要将池夫人扎醒吗?”

    王爷摇头,“她什么时候会醒?”

    “半个时辰,”苏锦道。

    “们都退下吧,”王爷道。

    苏锦眉头拧着,完全摸不透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她望向谢景宸。

    谢景宸眉头更皱。

    王爷救火时在屋子里说的话,别人或许没听见,但他听见了。

    池夫人……好像是他娘?

    没人动,王爷怒道,“出去!”

    丫鬟们一溜烟跑出去了。

    苏锦把谢景宸拽了出去。

    南漳郡主脸色铁青。

    她从未见王爷这么心急不安过。

    尤其是王爷握着池夫人的手。

    他的手在颤抖。

    他在害怕失去她!

    南漳郡主握着丫鬟的手,狠狠的用力。

    红缨疼的浑身冷汗直往外涌。

    等出了门,南漳郡主把手松开。

    她的手腕上四个血指甲印。

    屋内。

    王爷握着池夫人的手,将她脸上的面纱摘下来。

    脸和昨儿见没有什么区别,但王爷在看她有没有易容。

    这张脸找不到一丝衡阳的影子,除了那双眼睛。

    可王爷检查了半天,也没有找到易容的痕迹。

    这一等,就是半个时辰。

    池夫人醒过来,就听到王爷在唤她,“恒儿。”

    几乎是瞬间。

    池夫人的眼里就盛满了泪水,她摇头,“我不是。”

    “不是?!”

    “那珊瑚耳坠是打哪儿来的?!”王爷逼问道。

    池夫人说不上来。

    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直往下掉。

    这半个时辰,足够王爷想明白池夫人为什么想不开寻死了。

    崇国公以谢景宸生母是南梁衡阳郡主为由逼他改立世子。

    她是为了保护宸儿才想一死了之的。

    “只想到宸儿,想过我没有?!”王爷摇晃她道。

    “在我身边十五年,为什么不告诉我?!”

    “的脸,身上的鞭痕又是怎么来的?”

    “为什么要装哑巴骗我?!”

    王爷有太多的疑问想弄清楚。

    在池夫人昏睡的时候,他告诫自己不急,慢慢问,不要吓着她。

    可池夫人张口就否认的态度惹怒了王爷。

    已经瞒了他十五年还不够。

    她还想继续把他蒙在鼓里!

    想到这十五年,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就在自己的身边。

    他却连见都不见一眼。

    王爷就想给自己来一刀。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