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转眼,两天过去了。

    这两天,谢景宸忙,苏锦更忙。

    自打南安王妃她们来道贺后,南漳郡主就病倒了。

    也不知怎么的消息传开了。

    来王府的人是一拨接一拨。

    一半是来给王妃道贺的,一半是来探望南漳郡主的。

    嗯。

    这一半一半是指带来的礼物。

    一半是给王妃的贺礼。

    一半是给南漳郡主调养身子的。

    经过这些人的探望,南漳郡主病的更重了。

    她本就怒火中烧,悲痛欲绝,结果她病倒,还成为那些人趁机巴结王妃的借口。

    这口窝囊气,南漳郡主如何咽的下?

    可要一个两个,她还能记仇,回头找机会出口恶气。

    可大家都这么做,她能报复谁?

    法不责众。

    郁结难舒,南漳郡主越病越重。

    只是苦了苏锦,天气炎热,王妃又动了胎气,王爷不让她出门,迎来送往的事就落到了苏锦头上。

    不过好在还有二太太和三太太帮忙。

    当然。

    她们的本意不是给苏锦排忧解难,而是趁机结交那些贵夫人。

    平常一个个来府里都是围着南漳郡主打转,眼里何曾有过她们。

    现在南漳郡主病倒,王妃没空理会她们,开始巴结讨好二太太三太太了。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南漳郡主和王妃肯定是要斗个死我活的。

    难保将来镇北王府之位不会落到二房、三房头上。

    送走最后一拨人,苏锦一脸疲惫的回了屋。

    累及的她直接趴在贵妃榻上装死。

    歇了没一会儿,有脚步声传来。

    苏锦一个头两个大,“可别再来人了。”

    小丫鬟停在珠帘外,道,“世子妃,绣房给您送衣裳来了。”

    “什么衣裳?”杏儿问道。

    “就是明儿北漠使臣进京,世子妃要穿进宫赴宴的裙裳。”

    杏儿想起来了,道,“拿进来吧。”

    很快,绣房管事妈妈就进来了。

    身后跟着一端着托盘的丫鬟。

    新做好的裙裳就放在托盘里。

    “世子妃先试试,看可有需要修改的地方,”绣房管事妈妈道。

    “不用了,放下吧,”苏锦道。

    她已经累的不想动了。

    杏儿伸手从丫鬟手里接过托盘。

    苏锦不愿意试衣裳,绣房管事妈妈也不敢叫她起来。

    她福身告退。

    只是走到珠帘处的时候,还回头看了一眼,眸光微闪。

    “这衣裳好漂亮,”杏儿摸着衣裳上的绣文道。

    “姑娘真不试试?”

    “再漂亮我也不想试,”苏锦闭眸道。

    这会儿天色已经不早了。

    苏锦可以趴小榻上,但杏儿不让她睡觉。

    这会儿睡了,肯定要错过晚饭。

    到时候饿醒了,吃了饭晚上就睡不着了。

    明天是姑娘第一次参加宫宴,一定不能精神憔悴。

    杏儿打定主意不让苏锦睡,苏锦能睡着才有鬼了。

    吃了晚饭后,去给王妃把脉,回来泡了个热水澡,就上了床。

    等再睁开眼,已经日上三竿了。

    城门外。

    谢景宸和南安郡王他们出城迎接北漠郕王。

    烈日当空,南安郡王摇着玉扇道,“这什么世道啊。”

    “北漠王都被我们大齐活捉了,北漠郕王应该灰头土脸的来求和才对。”

    “结果人家趾高气昂,还要我们出城迎接。”

    要不是这差事是东乡侯安排的,南安郡王铁定撂挑子不干。

    骑马到三里亭停下。

    然后等北漠郕王过来。

    和计划的不同,他们等了足足半个时辰,才看到北漠的大旗。

    等他们近前了,谢景宸才骑马上前。

    南安郡王他们随后。

    远远看过来,真是要多养眼就有多养眼。

    北漠郕王走在最前面,他是北漠王的王叔,年纪不小,但气势慑人。

    他身后紧跟着两人。

    一男子,年约十八左右,模样俊美。

    一姑娘,年约十五六,容貌娇美,她手里拿着一根长鞭,看到谢景宸的时候,手下意识的紧了紧。

    谢景宸给北漠郕王作揖,“我等奉命在此迎接北漠郕王。”

    “好个少年郎,”北漠郕王夸赞道。

    “莫非就是先崇国公世子遗孤飞虎军少将?”

    被认错人了。

    “在下镇北王世子,”谢景宸回道。

    话音未落,一个含娇带媚的声音传来,“就是镇北王世子?!”

    谢景宸循声望去,跟着北漠郕王身后的姑娘手里的鞭子一挥,就朝谢景宸抽了过来。

    谢景宸身子往后一倒,鞭子落空。

    那姑娘收回鞭子后,又抽过来。

    这一次谢景宸把鞭子抓住了。

    刚刚已经让她一回了,还不知收敛。

    抽不会鞭子,那姑娘恼了。

    “放手!”她叫道。

    “素未谋面,姑娘却对我出手,总该给我一个理由吧?”谢景宸冷道。

    “我是荆山公主!”那姑娘叫道。

    她望着谢景宸,昂着脖子,理直气壮道,“们大齐不是只要女子看上谁,把他捆了带回去就能成亲吗?”

    “们大齐要我北漠和亲,本公主看上了!”

    南安郡王几个一脸黑线。

    刚刚还以为这北漠公主看景宸兄不顺眼,所以抽他鞭子。

    没想到她是看的太顺眼了才出手的。

    “这年头,男人出门在外也不安全了,”南安郡王叹息道。

    也不知道是谁给这北漠公主灌输的他们大齐女子看上谁就直接抢的想法?

    京都这么多年,也就大嫂一个上街强抢民男的。

    要命的她抢到手的男人又被别人盯上了。

    不知这北漠公主是真看上了景宸兄还是故意找茬?

    想到寿宁公主招惹苏锦,这会儿还在宫里禁足背宫规。

    南安郡王他们实在按捺不住好奇想知道北漠公主和苏锦对上是怎么倒霉的了。

    亲爹都被俘虏了,成了阶下囚。

    做女儿的千里迢迢来捞人,还敢这么的嚣张。

    这北漠公主不会是忘了带脑子来吧?

    要说大嫂运气真不是一般的好,总有人想不开前仆后继的送上门来给她出气。

    谢景宸手一动。

    北漠公主握着鞭子的手一麻。

    手一松。

    鞭子就到了谢景宸手里。

    谢景宸随手就把鞭子扔在了地上。

    “!”北漠公主脸冷了下来。

    谢景宸没有理会他,望着北漠郕王道,“郕王,请。”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