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北漠郕王看了谢景宸一眼。

    他轻轻的夹了下马肚子,马便往前走。

    他们走后没有半盏茶的功夫,一男子带着两护卫骑马过来。

    那人不是别人——

    正是刑部尚书之子,曲铭。

    他们虽然骑马,但走的并不快。

    倒有些悠闲踱步的味道。

    “大少爷快马加鞭赶回来,没想到却被北漠郕王给耽搁了半天,”护卫笑道。

    北漠郕王带的人不少,把整条官道都给占满了。

    曲铭知道前面使臣在迎接北漠郕王。

    不好快马加鞭越过去,就在后头慢吞吞的跟着。

    不过好在只有三里路了,很快便能回家。

    这一路奔波,权当是歇息了。

    谢景宸把北漠郕王送到行宫,让他们歇会儿脚,稍后再进宫。

    曲大少爷则直接回了家。

    他是第一次离京,而且一走就是这么久,刑部尚书夫人是日也提心,夜也提心,寝食难安。

    看到曲大少爷回来,小厮激动坏了,“快去禀告夫人,大少爷回来了!”

    曲大少爷从马背上下来,迈步进了府,问小厮道,“父亲呢?”

    “老爷刚从刑部衙门回来,这会儿在书房,”小厮忙道。

    曲大少爷直奔刑部尚书的书房。

    知道儿子回来了,刑部尚书也松了一口气。

    儿行千里母担忧。

    做父亲的也不遑多让。

    但既然选择了把差事交给他,担心也得忍着。

    不然一旦露了悔意,刑部尚书夫人能念叨的他白几十根头发。

    刑部尚书坐在书桌前,脸色严肃。

    曲大少爷给他行礼,“父亲。”

    “嗯,”刑部尚书点头。

    “差事办的如何?”

    曲大少爷从身后跟着的护卫手里接过包袱。

    包袱里装的是他此行查到的所有证据。

    他奉命去查东乡侯打劫粮草所记账册上关于勇诚伯护送的部分。

    经过查证,勇诚伯上报朝廷的粮草数目是东乡侯打劫数目的四倍。

    其中的数目差,悉数落入了勇诚伯的腰包。

    而且勇诚伯私吞的不只是粮草和银两,还有贡品。

    说及贡品——

    刑部尚书眉头一皱,“什么贡品?”

    曲大少爷忙道,“当时青云山恶匪之名远播,有一批贡品急于送进京,又不敢单独从青云山脚下过,就搭乘的运粮草的船。”

    “粮草被劫后,贡品不翼而飞,据当时行船上的船夫说,青云山抢劫粮草过后,他曾在夜里看到几个衙差把那大箱子从船舱中抬出来。”

    刑部尚书眉头拧的松不开。

    因为东乡侯的账册上没有记载贡品。

    刑部尚书查过卷宗,也没有发现勇诚伯有上报贡品被劫一事。

    可曲大少爷不止查到了,还绕道去了进贡之地盘问,确定进贡一事属实。

    丢失贡品,这可是大罪,重则处死。

    皇上没有降罪,他们感激涕零,言语间对勇诚伯为他们说好话感激不尽。

    典型的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

    单私吞贡品这一条,就足够皇上动怒,夺了勇诚伯的爵位了。

    “去见娘,再好好歇会儿,待会儿随我进宫赴宴,”刑部尚书道。

    曲大少爷告退。

    刑部尚书看了看证据,然后带着证据去了东乡侯府。

    沉香轩,内屋。

    苏锦穿着一袭淡蓝色裙裳,站在铜镜前。

    杏儿左右看看道,“姑娘穿这一套也好看。”

    苏锦摸着自己的腰肢,道,“我穿哪套不好看?”

    “姑娘漂亮,穿哪套都好看,”杏儿道。

    “姑娘为什么不穿那套新做的?”杏儿不解。

    姑娘可是最爱穿新衣服的。

    每回绣娘和夫人给她做了新衣裳,她都迫不及待的要试穿。

    这一回却是无动于衷。

    苏锦看了眼放在托盘里的裙裳,道,“这大热天的,绣娘做的衣裳还不知道上面沾了多少的汗水,等洗过了再穿。”

    就算是冬天做的裙裳,穿之前也该先洗一遍。

    杏儿觉得姑娘说的有理,把托盘端出去,交给了粗使丫鬟。

    穿戴完,歪在小榻上看了半本书,差不多时辰了,便带着杏儿去了栖鹤堂。

    杏儿穿的是王妃给她做的那一套。

    因为上面绣了花纹,杏儿一直舍不得穿。

    今儿进宫赴宴,这么隆重的日子,肯定是能打扮的多好看就要打扮的多好看。

    南漳郡主病了,王妃动胎气,都不进宫赴宴。

    老夫人年纪大了,更不会去。

    但即便这样,去赴宴的还是不少。

    见苏锦走进来,眸光不由得在她身上多转了两圈。

    这身打扮衬的她肤如凝脂,明艳动人。

    尤其是眉宇间流露的灵动,远非谢锦瑜她们能比。

    几人妒忌的心底小泡直往上涌。

    老夫人上下看了看,道,“这身打扮不错,只是这绣工,好像不是出自府里的绣娘之手?”

    王妈妈看了老夫人一眼。

    苏锦回道,“这是我娘给我做的。”

    “东乡侯夫人的针线活还真是不错,”老夫人赞道。

    苏锦是难得听到老夫人对她的夸赞。

    这一回不止夸她,连她娘都一并夸了。

    这是太阳打西边出来了吗?

    不过老夫人只说了一句,便没再说什么。

    但苏锦觉得肯定哪里有问题。

    对于一个想弄死她的人,她说的每一句反常话的背后难保不是坑。

    小心才能驶得万年船。

    想不通,苏锦晃晃脑袋把这事抛诸脑后。

    东乡侯府。

    书房内。

    东乡侯看过罪证后,脸色阴沉沉的。

    虽然一直知道自己占山为匪替不少人背了黑锅。

    但有这么确凿的证据还是头一次。

    他望着刑部尚书道,“即刻带人查抄勇诚伯府。”

    刑部尚书,“……。”

    “这是不是太急了些?”刑部尚书道。

    查抄一个伯府,是需要皇上首肯的。

    东乡侯道,“贡品一事,我都不知道,贡品丢失这么大的事,勇诚伯也没有上报,这其中一定有问题。”

    “如果让勇诚伯知道消息,毁了贡品,单谎报粮草一事要不了他的命。”

    谎报粮草的太多了。

    不止勇诚伯一个。

    人一多,到时候皇上不可能把人都砍了脑袋。

    何况东乡侯坚信谎报被劫粮草背后受益最大的人就是崇国公。

    崇国公手下有兵权,皇上要处置他,必定要顾全大局。

    对此,东乡侯不报太大期望。

    但勇诚伯世子险些害死苏锦。

    勇诚伯世子是自食恶果,死有余辜,但杀子之仇,勇诚伯不可能不报。

    有这么一个人在背后盯着他女儿,东乡侯寝食难安,不除不快。

    何况勇诚伯还是崇国公的心腹。

    东乡侯正愁找不到机会逮崇国公的把柄,这没准是个好机会。

    有些事,必须要快。

    慢一步,可能就前功尽弃了。

    “曲尚书循规蹈矩惯了,但这事由我担着,只管去办,”东乡侯道。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