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对此,苏小少爷很有意见。

    为什么一个个都觉得他们会闯祸?

    就因为他们人小吗?

    人小就会闯祸吗?

    明明最会闯祸的是大人才对!

    可惜他们人微言轻,说的话大多都直接被当放屁了。

    三人混在人堆里。

    苏小少爷不满足。

    但九皇子和沈小少爷那是一脸的满足啊。

    尤其是九皇子。

    那是激动又兴奋。

    他生在皇宫,更了解宫规戒律,一般的宴会,都没有他参加的份,何况是迎接北越使臣这样隆重的宴会。

    要不是苏阳开口求父皇,拍父皇的马屁,直接把父皇拍晕了,父皇才不会让他们进宫。

    马车旁,杏儿东张西望。

    “不知道夫人有没有来?”她道。

    “阳儿都来了,我娘会不来吗?”苏锦笑道。

    “那可不一定啊,夫人好像不喜欢进宫,”杏儿道。

    苏锦看向杏儿,“确定?”

    杏儿连连点头,“是啊,之前我们刚进京,姑娘要进宫玩,夫人很担心姑娘会闯祸。”

    “姑娘让夫人一起进宫,夫人都没来。”

    要是夫人跟着一起,姑娘哪有机会抽寿宁公主一鞭子?

    她连掏鞭子出来的机会都没有。

    苏锦倒是有些不解了。

    她娘为什么反感进宫?

    她只知道她娘不长出门,但并没有不见人啊。

    之前东乡侯府办乔迁宴,京都的贵夫人都见过她娘。

    即便进宫,见的也还是那些人。

    唐氏不在,苏锦想去给东乡侯请安,刚要走过去,刑部尚书就过来了。

    苏锦脚步停下,再加上云王府拂云郡主和周静漪过来,苏锦就和她们一起往御花园走。

    刑部左侍郎进宫,把勇诚伯府贡品一事禀告刑部尚书知道。

    刑部尚书就过来找东乡侯了。

    东乡侯眉头拧的紧紧的,道,“曲尚书不必担忧。”

    “令郎带回来的证据里有进贡之人的亲笔供词,刑部并非无缘无故查抄勇诚伯府,何须怕崇国公一党弹劾?”

    “倒是那贡品……。”

    刑部尚书怀疑是不是被人将计就计了。

    东乡侯摇头道,“贡品一事属实,走后,我盘问过手下人,当时船上的确有瓷器。”

    只是青云山要的只是粮草,从不劫那些将士们用不着的东西。

    曲大少爷查到瓷器,又说是贡品,而进贡之地也的确进贡过一批瓷器,还在勇诚伯府找到了。

    这就足以证明查到的都是真的。

    但瓷器下没有贡品字样,东乡侯一时间也没能想通为什么。

    这字迹可是抹不掉的。

    不是假的,那就是瓷器本身就没有。

    可若没有——

    又怎么能称之为贡品?

    想不通,东乡侯暂且放下道,“我先去见皇上。”

    看着东乡侯走远,刑部尚书抬手揉太阳穴。

    他已经预料到明天铺天盖地的弹劾了。

    含元殿内。

    皇上在沐浴更衣,小公公进来道,“皇上,东乡侯求见。”

    怎么这时候来找他?

    皇上皱眉。

    “让他进来。”

    等东乡侯进去,皇上已经穿戴完毕,坐那儿喝茶了。

    “这会儿来找朕何事?”皇上问道。

    “我来和皇上说一声,我刚刚让刑部查抄了勇诚伯府,”东乡侯如实道。

    他声音平淡的仿佛在说我刚刚吃了两块糕点般随意从容。

    然而皇上听到这话,却是被茶水呛了喉咙,直接咳嗽了起来。

    他瞪着东乡侯,“这么大的事,也敢先斩后奏?!”

    “论胆量,我应该还比不上勇诚伯,”东乡侯道。

    皇上眉头皱的紧紧的。

    整个朝廷上就找不到比东乡侯还胆肥的。

    他却说这话,皇上不能不好奇。

    东乡侯把勇诚伯私吞贡品的事禀告了。

    他前脚禀告完,后脚崇国公就到了。

    勇诚伯是崇国公的妹婿,算是他半个心腹了。

    勇诚伯府被刑部包围的水泄不通,还从勇诚伯府抬了几口大箱子走,外人还不知道是什么。

    崇国公心不安啊。

    好歹也是一伯府,事先一点风声都没有就被查抄了,崇国公还是第一回听说。

    这么专断独行,一定是东乡侯的行事作风。

    几十年了,一点没改。

    从刑部尚书口中问不出什么,但不弄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崇国公心不安。

    直觉告诉他东乡侯做什么事最后都是冲着他来的。

    所以他来找皇上了。

    查抄勇诚伯府,皇上一定知道原因。

    如果不知道,那东乡侯和刑部尚书就是先斩后奏,他趁机弹劾,定要东乡侯吃不完兜着走。

    只是崇国公没想到东乡侯在。

    给皇上见礼后,崇国公问包围勇诚伯府的事,他道,“皇上,好歹也是一御封的伯府,就这么被包围了,还是在这么重要的日子,臣和百官都想知道为什么。”

    皇上看了东乡侯一眼,“告诉崇国公理由。”

    东乡侯不愿意说的,但他也知道这事瞒不住,“勇诚伯私吞贡品,这罪名处死他都够了。”

    “私吞贡品?”崇国公眉头皱紧。

    “东乡侯是不是误会了,勇诚伯不可能有这么大的胆量。”

    东乡侯没说话。

    福公公把勇诚伯私吞贡品的事说了。

    崇国公听后,那脸黑的跟木炭似的,浑身怒气直往外涌。

    好一个勇诚伯!

    居然在背后摆他一道!

    耍了他,他还不得不帮他摆平这事!

    “只是船夫的一面之词,东乡侯确定那真的是贡品?”崇国公道。

    “刑部都查抄了勇诚伯府,崇国公却说这话,倒像是笃定那不是贡品似的?”东乡侯似笑非笑。

    他总算明白勇诚伯为什么被逮住了还不慌不忙了。

    只怕私吞贡品这事,他前面还有崇国公。

    也是。

    仅凭他一个小小勇诚伯,哪来的胆量做这样掉脑袋的事。

    皇上看向崇国公。

    崇国公神情一慌,“臣只是觉得勇诚伯没有那么大的胆量。”

    “如果他私吞贡品属实,臣绝不会替他求情。”

    皇上摆手道,“好了,此事等宴会过后再议不迟。”

    崇国公忙退下。

    出了含元殿,崇国公的脸一下子拉的很长。

    他拳头攒紧,骨头发出嘎吱响声。

    那是恨不得把勇诚伯五马分尸的神情。

    给了他权势富贵,倒是把他的胃口养大了,会虎口夺食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