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赶着救人,马车跑的很快。

    宁王府的轿夫抬着轿子在后面跑。

    倒也没有落下。

    等苏锦从马车内下来,宁王妃扶着软轿作呕,丫鬟担忧道,“王妃……。”

    “我没事,”宁王妃摆手道。

    苏锦看向她。

    丫鬟扶着宁王妃走过来。

    苏锦问道,“府上世子妃早产多久?”

    “我家世子妃半个月前才满七个月,”丫鬟忙回道。

    这早产的有些严重了。

    苏锦神情凝重。

    “前面带路,”她道。

    苏锦没见过宁王世子妃。

    进了屋,看到宁王世子妃的肚子。

    要不是丫鬟说她才七个月,她真的怀疑她是足月。

    因为肚子太大了。

    太医就在屋子里,见苏锦来,赶紧把位置让开。

    苏锦忙给宁王世子妃把脉。

    她的情况和上回严家大少奶奶不同。

    严家大少奶奶是足月难产,生了一天一夜没生下来。

    宁王世子妃是天不亮破的羊水,并没有多久。

    因为早产太久,再加上胎儿大,太医没有多少把握,所以让宁王妃把苏锦找来,以确保万无一失。

    宁王妃问苏锦,“要多久才能生下来。”

    “看样子,至少还要一个时辰,”苏锦道。

    宁王妃也知道生孩子没那么快。

    只是她着急啊。

    时间在等待中过的最慢。

    不止是宁王府,还有大佛寺。

    老夫人上了大佛寺,上香祈福后,就有些坐不住了。

    她来大佛寺不只是进香那么简单,她还约了崇国公府老夫人来大佛寺相见。

    老王爷不让她管勇诚伯府的事,她不好专程跑崇国公府去。

    可如果在大佛寺“偶遇”,老王爷总无话可说。

    只是一等再等,迟迟不见崇国公府来人。

    这一等,便是一个时辰。

    老夫人没有多少耐心,她猜到崇国公老夫人没打算来。

    如果勇诚伯真的贪墨了崇国公的东西,崇国公府恼他都来不及,更别提帮他了。

    她写了封信,递给兰芝道,“亲自送到崇国公老夫人手里。”

    兰芝不敢怠慢,赶紧下山送信。

    这一来一回,又是一个时辰。

    兰芝回来后,禀告老夫人道,“崇国公老夫人说她待会儿就来,估摸着这会儿已经在来的路上了。”

    来就好。

    老夫人继续诵经祈福。

    七七四十九遍之后,老夫人抬起胳膊,“扶我起来。”

    王妈妈正好进来,忙把老夫人扶起来。

    王妈妈扶着老夫人去大雄宝殿。

    远远的就看到一管事妈妈,带着两丫鬟,身后还跟着八个小厮抬了两口大箱子进殿。

    等她们走进,就有香客出来,边走边道:

    “宁王府出手真阔绰,”妇人道。

    “一出手就捐了一千两的香油钱。”

    “听说是宁王府大喜,宁王世子妃一口气给宁王府添了两位千金,”另一妇人道。

    “一口气生了两个,宁王世子妃真是好福气。”

    “可不是好福气,宁王世子妃这是头胎,若是小少爷,那就是爵位继承人,只能有一个,要是生了两个小少爷,还要舍掉一个,做娘的哪里舍得啊,”妇人道。

    “这一次生两女儿,下次再生儿子,左右还年轻。”

    “也是,两个孩子长一样总归不大好,容易认错……。”

    两妇人渐行渐远,说话声也弱了下去。

    王妈妈却是怔在那里,脸色惨白。

    她的身子在颤抖。

    她在恐惧。

    有件老夫人绝口不提的事,也被她遗忘了三十多年。

    没有人知道老夫人其实是双生子之一。

    没有人知道她还有个姐姐。

    这件事甚至连老王爷都不知道。

    因为这对老夫人来说是耻辱。

    三十六年前,老夫人的胞姐受人诱惑,与人私奔。

    消息泄露——

    王家成了当地的笑柄。

    王家老祖宗被活活气死。

    太老爷和太夫人抬不起头来。

    老夫人走到哪儿都被人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王家一双姐妹花,求亲的人多的快要把王家的门槛踏破。

    可自打大姑娘与人私奔后,求亲的人就没了。

    老夫人蹉跎到十六岁都没能嫁出去。

    为了避开飞短流长,王家举家从北方迁到了南方。

    当时在王家伺候的丫鬟小厮,除了几个信的过的老人都悉数遣散了。

    到了惠州,王家才摆脱大姑娘带来的影响,太老爷相中了老王爷,老夫人就是这么嫁给老王爷的。

    王家虽不是大户,却也在当地小有名望,若非逼不得已,不会变卖家产,另寻它处落脚。

    可想在一个陌生地方扎稳脚跟谈何容易?

    王家就此一蹶不振。

    而王妈妈,是在王家去惠州的路上救的。

    太夫人心软,毕竟大姑奶奶是从她身上掉下来的肉,她不止一次偷偷派人接济大姑奶奶。

    后来有一次王妈妈陪老夫人回门,发现太老爷和太夫人在吵架。

    那是她第一次知道老夫人还有个孪生姐姐。

    她心中好奇,多问了一句。

    老夫人捂着她的嘴,把她拉走了。

    这件事,太老爷不想任何人知道。

    王家也经不起折腾了。

    太老爷不许太夫人再派人去接济大姑奶奶,就当没有生过这个女儿。

    两年后,太老爷病逝。

    太夫人派人去找大姑奶奶,只带回来姑爷病逝,大姑奶奶和外孙失踪的消息。

    当时北方很乱,又是天灾,又是战乱。

    那一年,瘟疫死了很多的人。

    没人知道大姑奶奶是死了还是逃了。

    那时候,一家人若是走散了,可能就一辈子找不到人了。

    打那以后,就再也没有了大姑奶奶的消息。

    可刚刚两妇人的话让王妈妈想起了这桩陈年旧事。

    这世上——

    还有一个人和老夫人长的一模一样。

    以前不明白,想不通的地方。

    这一瞬间,都通透了。

    大姑奶奶私奔的夫家虽然不姓陈,但姓程!

    她记得老夫人说过,大姑奶奶生了一个儿子,小名就叫源儿。

    那天,勇诚伯晕倒。

    老夫人脱口喊的就是源儿!

    这个猜测,令王妈妈浑身颤抖。

    老夫人察觉到了。

    她最怕的也是让人知道这件事。

    王妈妈的反应让她心慌。

    她一直不敢试探王妈妈是不是知道这件旧事。

    王妈妈一直没提过,她便放下心防。

    但从王妈妈的反应,她定是知道的。

    她猜到她是谁了。

    强自镇定,老夫人道,“先回去吧。”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