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嗯。

    这话说的一点错没有。

    可这话从东乡侯嘴里说出来那就是大问题了。

    他还知道以德服人?

    他干过以德服人的事吗?!

    王爷站出来帮东乡侯说话,他道,“这件事臣知道。”

    “东乡侯同臣商议的时候,臣就觉得过于冒险了些。”

    “万一北漠王不能活着回到北漠,东乡侯犯的就是杀头之罪。”

    “但臣还是被他的大仁大义所感动,万幸的是北漠王安然回到北漠,边关之危已解。”

    崇国公望着王爷道,“万一回不去呢?!”

    “镇北王可想过后果没有?”

    王爷看了崇国公一眼,“看来崇国公是有更好的办法解决这件事了,那当初皇上把这件事交给的时候,又为何推辞?”

    崇国公嗓子一噎。

    其他大臣站出来道,“那东乡侯也不该瞒着皇上。”

    “够了!”皇上冷道。

    “一个个遇到事就成了锯嘴葫芦,等事情解决了,挑刺的倒是一个比一个厉害。”

    “怎么?一个个是要联手让朕砍了东乡侯的脑袋吗?”

    皇上虽然生气,但他还不糊涂。

    这件事他这个皇帝不知道是最好的。

    难道他这个皇帝怕打仗,就让臣子偷偷的把人放了?

    他这个皇帝不要脸啊?

    他生气的是东乡侯事后没有及时进宫请罪。

    这一请罪,他都不用罚他了。

    现在倒让他左右为难,不得不公然袒护他。

    那些大臣赶紧跪下,“臣不敢!”

    皇上望向东乡侯。

    “边关之危解了,有功。”

    “欺瞒于朕,有过。”

    “功过相抵,此事不得再提。”

    “皇上圣明!”有大臣高呼。

    东乡侯,“……。”

    东乡侯没有抗议。

    人前还是要给皇上留点脸面的。

    等下朝后,东乡侯就去御书房找皇上拿赏赐了。

    “还有脸要赏赐?”皇上瞪他。

    “为什么不要?”

    “臣又不抢了还没地方贪墨,穷的厉害,就指着立功得赏赐过日子,”东乡侯道。

    至于有多穷。

    他儿子的鞋就是最好的证明。

    现在谁都知道东乡侯府穷了。

    东乡侯很无奈。

    这穷的完全不知道该怎么把丢掉的脸找回来。

    说起这事,皇上就来气。

    他还真当东乡侯府穷。

    事后才知道那鞋是拂云郡主做的。

    顾着云王府的脸面,皇上也不好把说出去的话再收回来。

    他还蹬鼻子上脸了。

    反正不管上不上脸,东乡侯出御书房的时候,手里拿着幅画,怀里揣着一墨玉镇纸。

    镇纸不是皇上赏赐的,是皇上拿来砸他的。

    皇上的小金库已经彻底见底了。

    “朕没钱了!”皇上磨牙道。

    “没钱可以打欠条,”东乡侯道。

    皇上心口一堵,抓起镇纸就朝东乡侯扔过来。

    东乡侯稳稳当当的接住。

    随手揣在了怀里。

    送回去?

    不存在的。

    走之前,瞥到墙上挂的画,东乡侯夸了两句,然后把画摘了下来。

    皇上,“……。”

    福公公,“……。”

    ……

    北漠郕王急着回北漠。

    但北漠大皇子和北漠公主不急着回去。

    难得来一趟,当然要多待些日子。

    前些天,他们可是什么心情都没有。

    再者还不知道北漠局势有没有稳定,没道理东乡侯他们帮着拖延时间,他们做儿女的急巴巴回去拖亲爹后腿。

    北漠大皇子和北漠郕王意见不一。

    北漠郕王是敢怒不敢言。

    他大势已去,现在回去还不知道怎么办好,还真不敢忤逆大皇子。

    但现在不回去,时间拖的越久越对他越不利。

    这会儿回去没准儿还有转机呢?

    北漠郕王以承了南梁恩情,需要赶回去道谢为由,劝北漠大皇子和北漠公主尽快回北漠。

    这个理由,北漠大皇子也不能反驳。

    虽然北漠郕王包藏祸心,但也的确是因为南梁借兵十万,大齐才不得不放了他们的父皇。

    但和北漠郕王一起回去,难保路上会遇到什么危险。

    所以北漠大皇子决定让北漠郕王先行一步。

    他和北漠公主随后几天再启程。

    他们不执意要北漠郕王依着他们,北漠郕王也不好强求他们一起回京。

    毕竟他们是皇子和公主,没有让君依着臣的道理。

    只回去一部分,朝廷就没有举办送行宴。

    第二天一早,北漠郕王便带着亲信启程。

    北漠公主在京都玩了两天,也就兴致缺缺了。

    热的。

    太阳跟火一样炙烤大地。

    北漠公主觉得自己晒了两天,人黑了一圈。

    再后面两天,说什么也不肯出行宫了。

    也没人来找她玩,是要多无趣就有多无趣。

    一无趣,就想早点回北漠了。

    然而,他们和大齐朝说好了三天后再启程,送行宴定在后天,他们也不能改期。

    行宫内。

    北漠公主在敷着面膜。

    丫鬟剥了荔枝往她嘴里递。

    北漠公主手里把玩着香皂,嘴里嚼着荔枝,含糊不清的吩咐丫鬟道,“这香皂买一箱子带回去。”

    “不!”

    “买两箱子带回去。”

    “还有这面膜……。”

    “公主,这面膜带不了,还没等咱们回北漠,面膜就不能用了,”丫鬟忙打断她的话。

    北漠公主摸着脸道,“那怎么办啊,我好喜欢这面膜。”

    “不知道能不能在送行宴上问镇北王世子妃讨个秘方?”丫鬟小心提议。

    她是真小心。

    都说镇北王世子妃特别记仇,有仇必报。

    公主挟持过她,虽然很快就把人放了,但毕竟挟持过。

    向她要秘方,肯定不会给的。

    这面膜是真不错,不止是公主,她们也喜欢,带回去,皇后肯定也喜欢。

    北漠公主没说话。

    北漠大皇子走进来,北漠公主捂着脸道,“快出去!我这样子,皇兄怎么能见?!”

    “怎么不能见了?再丑的样子我都见过,”北漠大皇子笑道。

    “……。”

    北漠公主两眼睛瞪他。

    丫鬟是想笑不能笑。

    北漠大皇子强忍笑意道,“虽然活捉父皇的是飞虎军和镇北王,但他们毕竟没有伤害父皇,还帮了父皇。”

    “挟持镇北王世子妃一事,于情于理,都该登门向镇北王世子妃道个歉。”

    “我才不登门!”北漠公主哼道。

    “最多我在送行宴上向她赔句不是!”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