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要不是信了,她犯得着趟这趟浑水帮王妈妈说话吗?

    她这么明摆着向着王妈妈还用的着问么?

    她否认说没有,她会信?

    要是老夫人不是假的,往后她小鞋有的穿。

    谢景宸望着三太太,“因为这件事还有不少疑点没有弄清楚。”

    “王妈妈对待老夫人的忠心,府里上下都知道。”

    “去了栖鹤堂一趟,王妈妈要掐死老夫人,她自己也险些丧命。”

    “明明人在大佛寺滚下山坡,被北漠公主所救,为何说她上街买东西了,还派人大肆寻找?”

    “曲表弟不常来府里,和丫鬟更谈不上结仇,他的茶里又是谁下的毒?”

    三太太哑然。

    谢景宸的话却还没有说完,“污蔑老夫人对王妈妈有什么好处?”

    “她赶来救的可是老夫人的亲外孙儿。”

    “前脚立功,也还没有指责老夫人什么,就要被拖出去乱棍打死。”

    苏锦望向兰芝。

    茶是她端给曲大少爷的。

    杏儿朝兰芝走过去,把她揪出来。

    兰芝噗通跪倒在地,王爷冷看着她,“茶里的毒是怎么回事?”

    兰芝只摇头,“奴婢不知道。”

    “不知道?”苏锦勾唇一笑。

    “茶是谁泡的?又是谁端来的?”

    “一五一十的招来,谋害表少爷,罪魁祸首找不出来,栖鹤堂上下一个都逃不掉。”

    兰芝只叫冤枉。

    老王爷抬手道,“拖出去打!”

    两小厮过来拖人。

    兰芝脸色刷白,“老夫人救奴婢!”

    可惜,老王爷打她是为了查给曲大少爷下毒一事。

    护着一个丫鬟,让案子查不下去,难道曲大少爷这个外孙儿在外祖母心目中就没有半点分量?

    老夫人就是再想护着兰芝,她也得忍着。

    很快,板子啪啪声就传来了。

    没有捂兰芝的嘴。

    惨叫声不绝于耳。

    老夫人飞快的拨弄着佛珠来掩饰内心的慌乱。

    苏锦淡笑相对。

    做了三十多年的老夫人,应该没少打人板子逼供,她应该很清楚,这样的板子下,是没几个丫鬟能抗住不招供的。

    嗯。

    苏锦刚这样想,那边兰芝就招了,比她想的要快的多。

    暗卫拿刀架在脖子上,这丫鬟就招了,显然是个怕死的。

    李总管走进来,看了老夫人一眼,望着老王爷道,“兰芝晕倒前招认是老夫人让她给表少爷下毒的。”

    如果表少爷答应娶勇诚伯府大姑娘,那就不下毒。

    如果不答应,就下毒。

    对勇诚伯好到这份上,李总管相信王妈妈的话了。

    这若不是亲娘,那绝对是中邪了啊。

    老王爷冰冷的眸光扫向老夫人。

    老夫人心都凉了半截,却还镇定道,“栖鹤堂的事,我一向交给王妈妈在管。”

    “兰芝可是她一手挑来栖鹤堂伺候的。”

    “她赶来正好打翻兰芝端给铭儿的茶,又污蔑于我,这时间掐的还真是好。”

    要是时间掐的不好。

    曲大少爷命不一定的保住了。

    苏锦没见过老夫人这么巧舌如簧的,简直是见了棺材也不掉泪。

    王妈妈也没想到老夫人会把兰芝算在她头上,可怜她那天还差点死在兰芝手里。

    王妈妈泪眼模糊。

    她抬手擦掉眼泪,清晰之际看到屋子里挤着一丫鬟。

    那丫鬟——

    王妈妈想起来件事,望着老王爷道,“丁老姨娘应该知道老夫人是假的事,她曾威胁老夫人说服老王爷您帮二老爷谋官!”

    红袖忙道,“丁老姨娘威胁老夫人那回,奴婢在窗户外偷听了,可以作证。”

    王妈妈心底暖洋洋的。

    她紧紧握着红袖的手。

    能在这时候站出来挺她,这丫鬟她真的没白疼。

    老夫人脸冷的泛寒光。

    二太太背脊一阵阵发麻。

    她一直知道丁老姨娘可能是握了老夫人什么把柄,但没想到竟然是这么大的事。

    丁老姨娘是怎么知道老夫人是假的?

    这事连老王爷都不知道啊。

    流霜苑。

    丁老姨娘正在屋子里喝茶。

    她住的地方偏,栖鹤堂发生的事又太大,丫鬟们顾着八卦,一时间还真没想起她来。

    等想起来,赶紧来禀告丁老姨娘。

    丁老姨娘脸色僵硬,从她布满皱纹的脸上找不到一丝的愉悦。

    老夫人倒了,对她一点好处都没有。

    刚得知消息,就有丫鬟进来道,“姨娘,老王爷让您去栖鹤堂回话。”

    丁老姨娘心底涌起一阵不好的预感。

    栖鹤堂的事怎么也和她无关,为什么叫她过去?

    但老王爷请,丁老姨娘还真不敢不去。

    进了栖鹤堂,她正打算进正堂,就被李总管请去了花厅。

    丁老姨娘找老夫人为二老爷求官的事,谢景宸提议单独审问。

    红袖的话,老夫人是极力否认。

    现在只有丁老姨娘能证明红袖和老夫人谁撒谎了。

    帮老夫人欺瞒这么大事,还握着把柄谋私利。

    等事情查清楚了,老王爷绝不会轻饶了丁老姨娘。

    丁老姨娘和老夫人其实是一条绳子上的蚂蚱。

    当着老夫人的面审问丁老姨娘,丁老姨娘能说实话才怪了。

    “如果丁老姨娘和她们任何一人说的话都对不上,后果是什么,丁老姨娘心里清楚,”李总管道。

    “我年纪大了,连走路都要丫鬟扶,记性哪会那么好,”丁老姨娘道。

    “记性差点无妨,说个大概就行了,丁老姨娘不常来栖鹤堂,请老夫人帮忙谋官也用不着把所有丫鬟都屏退屋外不是?”

    “我不记得了,”丁老姨娘只这一句。

    李总管抬了抬手,小厮拿着板子过来。

    真不记得了,还是有板子帮着长记性的。

    作为姨娘,丁老姨娘日子过得是格外的滋润。

    这里面明显透着不正常。

    以前只当是老夫人贤惠大度,现在只觉得老王爷身边围绕的全是狐狸,一个比一个奸诈狡猾,一个比一个深藏不露。

    丁老姨娘脸色变了又变。

    她为老王爷生了二老爷,没有功劳也有苦劳,没想到老王爷为了查案,不惜对她用刑。

    丁老姨娘心寒。

    她转身便要走,“我要见老王爷!”

    两婆子把丁老姨娘摁住,小厮拎了凳子来。

    丁老姨娘被摁在板子上。

    二老爷走过来,呵斥道,“我看谁敢打!”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