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二老爷从小厮手里夺过板子,狠狠的砸在地上。

    板子蹦跶了下,撞到小几停了下来。

    李总管望着二老爷,面不改色道,“审问丁老姨娘是老王爷的意思。”

    “那老王爷也没让打人!”二老爷冷道。

    “们是不是想把姨娘给打活活打死?!”

    小厮们是有话不敢说。

    这板子都还没上身呢,就说他们要把丁老姨娘活活打死了。

    摁罪名也不是这么摁的。

    再说了,谁敢打死丁老姨娘?

    胆敢威胁老夫人的,又能是什么善茬?

    二老爷把丁老姨娘扶起来,正打算出门,结果丁老姨娘脸色一变。

    她年纪不轻,面容一扭曲,那真是不能看。

    别说丫鬟,就是小厮看了都胆怯。

    丁老姨娘疼的在地上打滚。

    只觉得有无数只蚂蚁在啃噬她。

    二老爷心急如焚,揪着李总管的脖子,“们给老姨娘下药了?”

    李总管忙道,“没人给丁老姨娘下药。”

    但丁老姨娘那样子,分明像是中毒了。

    丁老姨娘疼的直叫。

    她还没有受过这样的罪,这比打她板子还叫她难受万分。

    浑身都在痒,两只手根本不够挠的。

    而且挠根本不管用,除了留下抓痕。

    二老爷叫道,“快请大夫来!”

    说完,又怕来不及,“去请世子妃来!”

    丫鬟赶紧出去,苏锦没来,杏儿来了,“我家姑娘说了,等丁老姨娘招认了再帮忙解毒。”

    “省的解了毒,还要再拿板子吓唬她,这样省事了。”

    省事?

    二老爷额头都在跳动。

    他现在怀疑给丁老姨娘下毒的就是苏锦。

    只是苏锦和谢景宸都待在屋子里,他没有证据贸然怀疑,那是污蔑。

    丁老姨娘强忍着。

    可那种挖心蚀骨般的疼不是她能忍的。

    杏儿就站在一旁看着,姑娘的毒真是千奇百怪,叫人喜欢的不行。

    丁老姨娘揪着心口,“我招!我招!”

    “老夫人的确是假的!”

    李总管忙问道,“是从何处得知的?”

    “给我解药!”丁老姨娘道。

    杏儿忙把解药扔给李总管。

    药瓶没到李总管手里就被二老爷抢了去。

    二老爷喂丁老姨娘服下。

    服下没一会儿,丁老姨娘就浑身舒坦了,李总管再问话,丁老姨娘矢口否认,“我不那么说,们会给我解药吗?”

    李总管气的都想打人了。

    杏儿小脸一沉。

    这是耍她吗?

    她望着丁老姨娘道,“确定服下的就是解药?”

    丁老姨娘脸色变了一变,“不是解药是什么?”

    是解药。

    但既然能下一次毒,就让暗卫再下一次毒解就是了,多大点事啊。

    “敢骗我家姑娘的药解毒,就等着下次毒发身亡吧!”杏儿转身就走。

    暗卫哪里等得及下次?

    这丁老姨娘的狡诈程度远出乎她的意料。

    二老爷扶着丁老姨娘进正堂,暗卫正好从身边路过。

    等丁老姨娘进屋,毒性再一次发作,而且比上次更为猛烈。

    丁老姨娘抓苏锦的裙摆,“给我解药!”

    苏锦两眼直翻,“吃亏上当,一次就够了。”

    她死不认罪。

    苏锦就不给解药。

    反正没有证据证明是她下的毒。

    就看谁更能扛了。

    看神情就知道谁更气定神闲。

    丁老姨娘扛不住疼痛道,“我招!我招!”

    “老夫人是假的!”

    “快给我解药!”

    二老爷也帮丁老姨娘催。

    苏锦能给她解药才怪了。

    “是怎么知道老夫人是假的?”苏锦问道。

    不回答这个关键问题,想要解药那是痴心妄想。

    老夫人捏着佛珠道,“这是在拿解药诱惑丁老姨娘指认我!”

    苏锦望着谢景宸道,“这案子没法审了。”

    “打板子是屈打成招。”

    “拿解药又成诱惑丁老姨娘指认。”

    谢景宸握着苏锦的手道,“再等等,应该很快就有消息传来了。”

    “什么消息?”苏锦有点懵。

    谢景宸朝苏锦摇头,让她先别多问。

    不过苏锦运气好,那是真真的。

    一小厮走进来道,“世子爷,宣武老将军来了。”

    “快请,”谢景宸道。

    过了没一会儿,就来了个老将军。

    宣武将军官职不高,才从四品,等闲是进不了镇北王府的。

    今儿被请来,着实有些受宠若惊。

    老王爷望着谢景宸,“请宣武老将军来是?”

    谢景宸回道,“刚刚世子妃的话给我提了个醒,我想起来宣武老将军就是原州人氏,年纪比王妈妈还年长两岁,或许听说过当年王家的事也说不一定。”

    回答完,谢景宸就望着宣武老将军,“老将军可还记得三十多年前,原州曾有一王家,因女儿与人私奔搬迁的事?”

    “这事怎么不记得?”宣武老将军声如洪钟。

    “那么恬不知耻的人家,人人喊打,那会儿我还年轻,还没有参军入伍,凑热闹去人门前砸了几颗臭鸡蛋。”

    “……。”

    “那王家声名扫地,不得不变卖家产,连夜离开了原州,也不知道搬到哪去了。”

    老夫人望着宣武老将军,“不是受人指使这么说的?”

    宣武老将军脸一沉,他虽然官职不高,却也顶天立地,其容人这般侮辱?!

    “这是原州人尽皆知的事,有什么好指使的?”

    “朝中在原州任职过的官员也不止一两个,老夫人不信,大可以找人询问,总有知道的!”

    谢景宸朝宣武老将军作揖,“有劳老将军跑这一趟,改日我再登门道谢。”

    宣武老将军有些好奇,好端端的镇北王府怎么打听起原州王家的事,那又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宣武老将军走后,丁老姨娘就扛不住了。

    她中毒的样子不便让外人瞧见,被二太太扶进了侧屋。

    扶丁老姨娘出来的是丫鬟。

    二太太胳膊被丁老姨娘抓伤了,见了血。

    丁老姨娘跪在地上道,“我招,我全招……。”

    这回,丁老姨娘是真招了。

    三十三年前,她才被老夫人挑给老王爷做通房没几个月。

    那时候老夫人刚怀身孕,心情正好。

    她想让丫鬟出府买东西,老夫人同意了。

    丫鬟上街买东西,有人骑马路过,她避让时,撞到了一抱着孩子的妇人。

    丫鬟道歉时,看到那妇人的容貌,竟是和老夫人一般无二。

    丫鬟回府后,就把这事和丁老姨娘说了。

    丁老姨娘还不信,这世上怎么会有长的一模一样的人呢?

    但丫鬟是她的心腹,信誓旦旦,只差没和她发誓。

    那时候丁老姨娘就有大胆的念头,她让丫鬟上街去找那妇人。

    丫鬟找了两天,最后见到人了,却是被人请进了一辆华贵的马车内。

    丫鬟追不上马车,此事便做了罢。

    半年后,老夫人生下大姑奶奶,满月后,去大佛寺还愿祈福。

    马车出事,老夫人撞伤脑袋,失忆了。

    那天,她带着丫鬟去探望老夫人。

    老夫人一眼就认出了她的丫鬟。

    过了没几天,丫鬟吃了老夫人赏赐的一块糕点,便毒发身亡。

    丁老姨娘怕和丫鬟一样的下场,出言威胁老夫人,如果她死了,明天她是假老夫人的事便整个京都都知道,才活到今天。

    丁老姨娘说着,老夫人痛心道,“这么多年,我待不薄,也和他们……。”

    话还没说完,老王爷手一伸,直接把老夫人从罗汉榻上掀翻在地。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