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漳郡主眉头微拧。

    好端端的崇国公府怎么给她送东西?

    也不知道送的是什么?

    南漳郡主把锦盒打开。

    锦盒里是一支短萧。

    短萧用玉打造,晶莹剔透,阳光下泛着莹润光泽。

    锦盒里不止有玉箫,玉箫下还压着一本萧谱。

    南漳郡主随手翻了几页,兴趣寡淡。

    想到王妃弹得一手好琴,就是那琴声把王爷吸引了过去,最后怀了身孕,南漳郡主就恨的咬牙。

    她把萧谱扣在锦盒里,大步离开。

    赵妈妈知道南漳郡主心情不好,但崇国公府专程派人送玉箫来,定是别有深意。

    接过托盘,赵妈妈追上南漳郡主。

    走了几步之后,赵妈妈回头看了一眼,眼底有浓浓的担忧。

    她不过是快走了几步,就热的厉害了,老夫人能扛得住吗?

    ……

    歇了一晚,早上醒来,苏锦又精神抖擞了。

    “姑娘,没事了?”杏儿高兴道。

    苏锦耳根微红,“我能有什么事?”

    “昨儿姑娘奄奄一息的样子,我都快吓死了,要还不好,我都要回去告诉侯爷和夫人了,”杏儿道。

    “……。”

    苏锦心那个慌啊。

    杏儿这丫鬟可是出了名的实诚。

    要叫东乡侯府知道她是怎么奄奄一息的,她还有脸回去吗?

    这丫鬟就不能顾及下她的薄脸皮吗?

    苏锦心累。

    “我那是中了同心蛊导致的,”苏锦道。

    “姑爷的跟班已经告诉我了,虽然我没搭理他,”杏儿道。

    暗卫是找机会和杏儿说话。

    但他说他的,杏儿就是不接话。

    暗卫是一脸挫败。

    杏儿扶苏锦下床更衣,然后洗漱穿戴。

    吃了早饭后,苏锦走出门。

    嗯。

    刚迈步下台阶。

    远处传来哐当一声。

    一小丫鬟拎着的水桶摔了,水撒了一地。

    摔了水桶不过是件小事,可苏锦撇过去的时候,那小丫鬟身子一晃,人往前一倒,正好扑在那一滩水迹上。

    这一下,可是把院子里的丫鬟婆子都给吓着了。

    莫不是中了暑气?

    离的近的婆子忙过去扶人起来。

    苏锦抬脚走过去。

    只是婆子刚把人翻过来,苏锦就看到了小丫鬟的脸。

    脸上有红斑,而且还长了不少,脖子上也有。

    苏锦心头一沉。

    “别碰她!”

    婆子愣了下,赶紧松了要扶丫鬟的手。

    “世……世子妃?”婆子有些惶恐。

    苏锦蹲下给小丫鬟搭脉。

    本就不怎么好的脸色这下更凝重了。

    “姑娘,她没事吧?”杏儿担忧道。

    “是疠风。”

    丫鬟婆子们一听这两个字,当即后腿数步。

    尤其那刚刚扶人的婆子,更是脸色惨白。

    疠风!

    这是传染病啊!

    她赶紧去洗手。

    苏锦望着那些惶恐不安的丫鬟,道,“这丫鬟最近一次出门是什么时候?”

    “是两个月前了,”一小丫鬟抖成筛子。

    不能不抖啊。

    她和这晕倒的丫鬟同住一间房,而且紧挨着睡的。

    只是最近两天小丫鬟身上起红疹,她有些担心,所以才在被子中间隔了个枕头。

    为此,小丫鬟觉得自己被嫌弃了,还和她闹掰了。

    没想到那红疹竟是因为得了疠风。

    苏锦眉头皱的紧紧的。

    疠风是传染病,但近来并没有听说京都闹疠风。

    而且就算京都闹疠风,这小丫鬟最近也没有出过府,这病是怎么越过偌大一个王府传到她身上的?

    没有传染源,这丫鬟为何会得疠风?

    不过现在不是追究这个的时候,她得给这丫鬟抓药。

    这丫鬟病的有些严重了。

    疠风起初只有麻木不仁感,继则发现丘疹红斑,渐肿而破溃,蔓延全身,严重者甚至出现眉毛脱落,鼻柱倒陷,目损唇裂,甚则足底穿溃等。

    “可还有其他人身上起了红斑?”苏锦问道。

    她眸光所到之处,丫鬟婆子们齐齐摇头。

    杏儿道,“可别藏着不说啊,我家姑娘医术高超,肯定会救们。”

    苏锦医术高,她们将信将疑。

    毕竟苏锦对外宣称谢景宸的病是东乡侯府的大夫治好的。

    苏锦吩咐婆子道,“把她抬回屋,我去抓药。”

    “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不得出沉香轩一步。”

    丫鬟婆子们惶惶不安。

    苏锦去了后院,抓了副药,杏儿煎好送给小丫鬟服下。

    谁都不敢和那小丫鬟接触,但杏儿一眼扫过去,一个个就都把头低下了。

    她们不喂小丫鬟吃药,难道要杏儿亲自去喂吗?

    世子妃身份尊贵,知道是疠风,还给丫鬟把脉了呢。

    后院还煎了不少的药,以防万一,苏锦让大家都喝一碗,有病治病,没病预防。

    这一忙,就到了午时。

    因为苏锦不让人出沉香轩,有丫鬟得了疠风的事没能传开。

    小厨房没有去大厨房领菜,大厨房当小厨房和昨儿似的不开火,把大家的饭菜都烧好了,派了丫鬟送来沉香轩。

    结果还没到院门口,就被一小丫鬟给喊停了,“别进来!”

    四五个双手拎食盒的丫鬟懵了。

    她们辛苦送菜来,就是怕她们跑一趟,饭菜都送到了,怎么还不给进了?

    小丫鬟望着她们,问道,“们来干嘛的?”

    “沉香轩没去领菜例,刘妈妈让我们把菜送来,”丫鬟回道。

    “菜放门口就行了,们快走,”小丫鬟道。

    “……。”

    丫鬟们面面相觑。

    沉香轩是怎么了?

    昨儿是不让人进院子,今儿又不让人出来了。

    “刘妈妈还让我们问问,晚上沉香轩开不开火?”丫鬟问道。

    小丫鬟也不知道小厨房开不开火,“我去问问。”

    丫鬟们,“……。”

    沉香轩到底在搞什么鬼啊?

    丫鬟们不敢进,就在门口等着。

    直到有哭腔传来,“世子妃真的能治疠风吗,我们会不会传染啊?”

    疠风?

    几个丫鬟脸一白。

    食盒放下,撒丫子就跑了。

    等丫鬟问完话回来,只看到摆放齐整的十个食盒,丫鬟的人影是一个也没瞧见。

    丫鬟,“……。”

    几个送菜的丫鬟一口气跑回大厨房。

    大厨房管事刘妈妈见了道,“怎么跑这么急,被恶狗撵了?”

    “比恶狗还狠!”丫鬟喘气道。

    “沉香轩有人得疠风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