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刘妈妈脸色一变,“不得胡说!”

    “没有胡说,是我们亲耳听见的,世子妃下令不许沉香轩的丫鬟出院门,也不许外人进沉香轩一步,”丫鬟飞快道。

    刘妈妈也吓着了,“这疠风可是要人命的病啊,沉香轩里怎么会有丫鬟得疠风?”

    而且现在禁足沉香轩的丫鬟也来不及了。

    昨儿沉香轩的丫鬟婆子可都在大厨房用饭的啊。

    大厨房上到管事妈妈,下到烧火丫鬟,一个个都吓白了脸。

    事情传到大厨房,很快就一阵风传开了。

    府里人人自危。

    老王爷也被这消息给震住了,“京都什么时候闹疠风了?”

    “没有听说啊,”李总管道。

    “王府紧闭,没有我的命令,不许任何人进出,”老王爷下令封府。

    李总管赶紧吩咐下去。

    门外,只有三老爷跪着了。

    三太太和二姑奶奶她们半个时辰被晒晕抬了回去。

    三老爷是习武之人,还能扛,不过他应该也坚持不了多会儿了,唇瓣干裂的吓人。

    不远处,老夫人和丁老姨娘还跪在那里。

    她们是想晕都不行。

    老夫人一晕倒,丫鬟就拎了一瓢冰水朝老夫人泼过去。

    硬生生的把老夫人给冷清醒了。

    没有招认,她休想借晕倒躲过去。

    对待心狠手辣的人,泼冰水已经算仁慈了,应该泼刀子才解恨。

    李总管迈步出院子,走了没几步,就看到杏儿拎着一食盒走过来。

    李总管眉头微拧,世子妃丫鬟怎么过来了?

    他抬脚迎上去,那边一丫鬟跑过来,喘气道,“李总管,绣房一丫鬟晕倒了,她脸上也起了红斑,会不会也得了疠风?”

    听着像是疠风的症状。

    李总管眸带担忧了,他没想到这么快就又有一丫鬟得了疠风。

    杏儿望着丫鬟。

    丫鬟害怕,赶紧道,“奴婢还有事,就先去忙了。”

    那明显害怕被传染的眼神,杏儿有点受伤了,“我没得疠风,我家姑娘是让我来给老王爷和王爷送药的,以防万一。”

    杏儿把食盒交给李总管。

    李总管见食盒里就两碗药,望着杏儿问,“那王妃呢?”

    “我家姑娘说王妃怀有身孕,这些天又一直卧床养胎,和外人接触不多,被传染的可能性不大,尽量不让她多吃药,”杏儿道。

    李总管连连点头,“是药三分毒,能不吃还是不吃的好,世子妃考虑周到。”

    “我家姑娘当然考虑周到了,”杏儿昂着脖子道。

    “我家姑娘还说了,府里要有得疠风的丫鬟,就送沉香轩去,她一并医治。”

    后院,竹屋前。

    苏锦在煎药,她把药倒进碗里。

    红袖端进去给王妈妈。

    刚进屋,就传来了杏儿的喊声,“姑娘,姑娘!”

    “跑慢点儿,”苏锦道。

    杏儿撑着膝盖喘气道,“绣房一丫鬟也晕倒了,症状好像也是疠风。”

    “绣房?”苏锦眉头微拧。

    “是啊,那丫鬟姑娘还见过,就是上回跟着绣房管事妈妈送裙裳来给您的那丫鬟,”杏儿道。

    苏锦没有多想,但王妈妈却是上心了。

    红袖端药给她,王妈妈没接,道,“快扶我出去。”

    红袖刚要劝,王妈妈已经从小榻上下来了。

    王妈妈扶着红袖的手出门,望着苏锦道,“世子妃可还记得奴婢与您说的绣房给您做裙裳的事?”

    苏锦眉头一拧,“王妈妈是怀疑这次疠风和老夫人有关?”

    由不得王妈妈不这么想。

    老夫人心狠手辣,她肯定想除掉世子妃为自己的亲孙儿勇诚伯世子报仇。

    苏锦只是觉得为了报仇,就不惜让疠风横行,心肠实在是过于歹毒了些。

    可连自己胞妹的位置都抢的人,良心这东西,只怕早在三十多年前就已经喂了狗了。

    杏儿恍然想起来道,“那件裙裳姑娘没穿,我端出来让丫鬟洗,那丫鬟好像就是病倒的那个。”

    苏锦眉头拧成麻花。

    送裙裳的得了疠风,洗裙裳的也得了,未免太凑巧了些。

    “我去问问,”苏锦道。

    她抬脚往前院走,一边道,“绣房那丫鬟呢,送来沉香轩了?”

    “刚送来,和那小丫鬟一个屋,”杏儿道。

    还没走到跨院,苏锦就闻到一股子艾草味。

    两个婆子在那两丫鬟住的屋外烧艾草。

    大概是被呛着了,屋子里有咳嗽声传来。

    苏锦捂着鼻子,推门走进去。

    两丫鬟大概是觉得要自己命不久矣了,哭肿了眼睛,脸色憔悴的吓人。

    看到苏锦,两丫鬟从床上下来,跪在地上道,“求世子妃救救奴婢们。”

    “快起来,”苏锦道。

    杏儿道,“我家姑娘心善,肯定会救们的,快起来吧,我家姑娘还有话问们呢。”

    两丫鬟抹着眼泪起身。

    苏锦望着绣房丫鬟道,“上次为了参加北漠接风宴,绣房给我做的裙裳,除了接触过,还有谁接触过?”

    绣房丫鬟有点懵。

    她们得了疠风,是会传染的病啊。

    世子妃怎么会对那件裙裳感兴趣,还来问她们?

    这事直接问绣房不就行了吗?

    绣房丫鬟没说话,杏儿的急性子,忍不住的催道,“快说啊,王妈妈怀疑疠风就是因为那件裙裳传开的。”

    绣房丫鬟脸色一白。

    沉香轩的丫鬟直接哭了,她跪在床上道,“世子妃,奴婢该死。”

    苏锦望着她。

    小丫鬟又哭又害怕,“那件裙裳,奴婢洗之前,偷偷穿过……。”

    她只是一个清扫小丫鬟。

    只是凑巧扫台阶,杏儿端裙裳出来就直接交给了她。

    那么美的裙裳,绣工精致,栩栩如生。

    她端着去洗,发现没带肥皂,又回屋去拿。

    当时屋子里没人,她把门锁好,偷偷摸摸的把裙裳穿在了身上。

    都说人靠衣装佛靠金装,她也想瞧瞧自己穿华贵裙裳是什么模样。

    她刚穿上,便听到有脚步声传来,吓的赶紧脱了。

    要真是裙裳上有疠风,她穿了那么一下就被传染了,小丫鬟想死的心都有了。

    这事小丫鬟不说,苏锦还真不知道。

    绣房丫鬟瑟瑟发抖。

    那样子一看就像是知道点什么。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