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老夫人的事算是解决了。

    虽然很不圆满。

    还没有招供就被人给封了口。

    但老夫人留下的烂摊子,还不知道有多大,什么时候能解决。

    绣房管事钱妈妈被杖毙。

    绣房管家权从三太太手中收回。

    因为王妃身怀有孕,不便劳累,王爷便把绣房交给苏锦管。

    鉴于绣房有丫鬟得了疠风,不排除绣房其她丫鬟也被感染了,只是还未发作。

    为了不让疠风蔓延,只能暂时把绣房众人隔离,等确保没有问题了再作打算。

    安排好绣房,苏锦和谢景宸便回了沉香轩。

    一路上不便说话,进了后院,杏儿就无所顾忌了。

    “姑娘,真的是太后和崇国公老夫人背后指使的吗?”杏儿眸底闪烁着好奇。

    苏锦望向谢景宸。

    她想听听谢景宸是怎么看的。

    老夫人李代桃僵这件事。

    太后和崇国公府老夫人的嫌疑是最大的。

    虽然没有证据,但大家心知肚明。

    只是太后为什么这么做,苏锦至今没能想明白。

    如果是冲着镇国公府的兵权来的。

    为什么老夫人不弄死王爷?

    就算丁老姨娘手里捏着老夫人的把柄,但二老爷只是庶出,他没有资格继承爵位。

    王爷一死,三老爷就是老王爷唯一的嫡子了。

    由三老爷继承爵位顺理成章。

    联手老夫人算计王爷生母,再把南漳郡主嫁给王爷……

    这么做明显是脑子有坑啊。

    单从这方面来说,太后和老夫人似乎又不是一伙的。

    要真是一伙的,南漳郡主就该嫁给三老爷,而不是王爷了。

    谢景宸摇头,“三十多年前的恩怨,连父王都不知道,何况是我。”

    “与其猜测,不如问问王妈妈。”

    竹屋内。

    王妈妈坐在小榻上,她双眸红肿,浑身弥漫着一股子凄哀。

    她已经知道老夫人还没有招供就被人封口的事了。

    红袖在劝她。

    听到有脚步声传来,王妈妈忙擦掉眼泪。

    她起身道,“世子爷、世子妃。”

    “王妈妈无需多礼,”苏锦道。

    王妈妈望着苏锦和谢景宸,哽咽道,“还能找到老夫人吗?”

    “祖母的下落,祖父和父亲一定会查出来的,”谢景宸道。

    王妈妈鼻子酸涩。

    真的还能找到吗?

    如果真的是崇国公府老夫人和太后,老王爷和王爷能让她们说实话吗?

    能给老夫人报仇雪恨吗?

    扳倒一个高高在上的太后有多难,王妈妈心里清楚。

    她只是心疼老夫人,吃了那么多苦头,还没有好好享受过,就被人给害了。

    红袖扶王妈妈坐下。

    王妈妈的眼泪是怎么擦都擦不干净。

    苏锦望着她,问道,“太后和原来的老夫人闹过不愉快吗?”

    王妈妈抬头看着苏锦,摇头道,“老夫人心地善良,从不与人结怨,与太后……。”

    说到一半,王妈妈顿住,改口道,“老夫人被老王爷初接进京的时候,没少被人挤兑,世家贵女觉得她配不上老王爷,老王爷护了老夫人几回,后来太后当众刁难老夫人,老王爷动了怒气,让太后下不来台,打那以后,才没人敢轻视老夫人。”

    苏锦蹙眉,“莫非就是那次下不来台,让太后恨上了老夫人?”

    王妈妈摇头,“正是因为恨上了老夫人,才有刁难,奴婢曾听老王爷的兄弟说过缘由,但是老夫人向老王爷求证时,被老王爷否认了。”

    杏儿着急道,“什么缘由啊?”

    “老王爷年轻的时候,模样俊逸,又战功赫赫,崇国公府曾有意把太后许给老王爷。”

    “老王爷以家中有贤妻为由回绝了,”王妈妈回道。

    这事她们起初并不知道,还是有一回老王爷的兄弟在府里醉酒时说的,老夫人事后问老王爷有没有这回事,老王爷让老夫人别胡思乱想,没有的事,太后是不可能看上他的。

    当时太后已经嫁人了,贵为太子侧妃。

    事关太后声誉,老王爷的兄弟酒醒后,还来和老夫人赔了不是,说他是喝懵了,胡说八道。

    老夫人没说什么,这事是真是假,她心里有数。

    当年老夫人失忆后,和崇国公府老夫人还有太后走的近,王妈妈还曾这么劝过老夫人,不要被太后给利用了。

    只是老夫人不听,再加上太后也确实没有利用过老夫人,王妈妈也就放下了心防。

    苏锦望向谢景宸。

    真没想到老王爷和太后年轻的时候还有这么一出。

    这就能解释太后为什么要针对老夫人了。

    十有八九是见不得老王爷和老夫人夫妻情深,觉得扎眼,所以动了杀心。

    但老夫人又是老王爷的挚爱,杀了老夫人就是和老王爷为敌。

    这对身为太子侧妃,不遗余力争夺后位的太后来说太冒险。

    这时候有个和老夫人长的一模一样的女人出现了,李代桃僵就能达成所愿,何乐而不为?

    只是老夫人和原老夫人是孪生姐妹,模仿的太像了,老王爷压根就没有怀疑过她是假的。

    太后心理痛快之余,又觉得很挫败。

    计划成功了,但和她预料的完全不同。

    老王爷并不曾和老夫人离心,反而因为没有照顾好她,导致她失忆了而心生愧疚,更加对她好。

    嫉妒再一次蒙蔽了太后的双眼。

    她把对老夫人的羡慕嫉妒转移到了假老夫人身上。

    为了让假老夫人不痛快,她不许假老夫人除掉王爷,有王爷这么大个眼中钉肉中刺在,假老夫人痛快不了。

    苏锦觉得如果她猜测是真的话。

    那太后就是个变态。

    别忘了太后逼王爷娶南漳郡主的事。

    当年王爷执意不肯娶南漳郡主,太后百般施压,未尝不是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

    如果当年有人帮她施压逼老王爷娶她,她就能得偿所愿了。

    她不想南漳郡主有她那样的遗憾,哪怕不要尊严,也要逼王爷迎娶南漳郡主过门。

    想着——

    苏锦叹息一声。

    “叹息什么?”谢景宸问道。

    苏锦斜了他一眼,道,“都说红颜祸水,我看男人长的太好看才更是祸害。”

    谢景宸“……。”

    谢景宸一脸黑线。

    杏儿站在苏锦身边,两眼直往谢景宸脸上瞄。

    可不是祸害么?

    要不是姑爷长的太好看,她家姑娘也不会把他给抢了,太激动以至于没看清脚下绊倒门槛摔没了记忆。

    老王爷年轻时候长的好看被太后觊觎。

    王爷年轻的时候风度翩翩又被南漳郡主相中了。

    祖孙三代,无一例外都被人惦记上了。

    除了她家姑娘抢的简单粗暴,其她人是不择手段啊。

    杏儿有点害怕了。

    她拽了拽苏锦的云袖。

    “姑娘,以后不要把小少爷生的太好看,丑一点才安全,”杏儿道。

    苏锦,“……。”

    这么悲伤的气氛下。

    杏儿一张嘴。

    气氛顿时就突变了。

    红袖是想笑不能笑。

    王妈妈悲伤的心情也维持不下去了。

    世子妃和世子爷的容貌都是京都数一数二的。

    生的孩子怎么丑得了?

    除非是和别人家的抱错了。

    不过世子妃和世子爷成亲许久,也确实该生个小少爷了。

    王妈妈往苏锦的小腹瞄。

    苏锦耳根微红,抬手在杏儿脑门上敲了下,“乱想什么呢?”

    “快煎药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