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和东乡侯同朝为官久了。

    崇国公还能不清楚,什么事东乡侯掺和一脚,事情就不知道往什么方向发展了。

    镇北王当着百官的面说是太后和崇国公府老夫人指使老夫人李代桃僵的。

    这事传到朝堂之外,大家怎么想太后?

    他必须尽量的挽回太后的名声。

    东乡侯笑了一声,“这句古话在场的都听过,怎么我说就是唯恐天下不乱了?”

    “镇北王府假老夫人与太后的关系一向不错,她招认是太后相助,实在耐人寻味。”

    “她说的话有可能是挑拨离间,但也有可能是事实。”

    不管东乡侯怎么说,崇国公都在极力否认,“这绝不可能是事实!”

    “如果家母和太后真的参与了假老夫人李代桃僵一事,又怎么可能把南漳郡主嫁与镇北王?”

    “勇诚伯是假老夫人之子,舍妹也绝不会嫁给他。”

    崇国公义正言辞。

    可惜,这话说到了马蹄子上。

    王爷望着他,“我没有说过勇诚伯是假老夫人所出,崇国公是怎么知道的?”

    崇国公,“……。”

    百官,“……。”

    真的。

    他们都能作证王爷没有说勇诚伯是假老夫人儿子的事。

    崇国公嗓子一噎,“我,我是听南漳郡主说的。”

    王爷冷笑一声,“这几日我镇北王府闭门谢客,连只鸟都没出过镇北王府,我还真好奇南漳郡主是如何告知崇国公的?”

    崇国公半晌没能接话。

    话说的太快,砸了自己的脚。

    这事南漳郡主没有告诉过他,却是派人禀告过太后的。

    这会儿反口也来不及了。

    百官们面面相觑。

    莫非假老夫人真的是太后和崇国公府老夫人背后指使的?

    王爷望向皇上,“假老夫人只来得及说是太后和崇国公府老夫人指使她,但并没有说经过,也没有来得及招供画押,便被封了口眼。”

    “这事臣一定会查清,还家母一个公道。”

    “如果这事与太后和崇国公府老夫人无关,臣必定登门谢罪。”

    “如果真是她们在背后指使,还请皇上给臣做主!”

    王爷的声音铿锵有力,在议政殿上空回荡。

    皇上道,“李代桃僵谋害国公夫人这事太过严重,不论是谁,朕绝不轻饶!”

    崇国公背脊一寒,心头莫名一阵慌乱。

    ……

    崇国公府门前。

    两顶软轿停下。

    谢锦瑜从后面一顶软轿内出来,上前扶南漳郡主。

    母女两迈步进崇国公府。

    见到她们,崇国公府老夫人道,“镇北王府怎么闭门谢客这么多天?”

    南漳郡主随口解释了几句,然后道,“崇国公府突然派人给我送一支玉箫,这么多天,我也没琢磨出来这玉箫是做什么用的,好不容易等到今儿能出府了,就来问问。”

    崇国公府老夫人摆手。

    丫鬟婆子们福身退下。

    南漳郡主一头雾水。

    一支玉箫而已,怎么还把人都屏退了?

    只听崇国公府老夫人问道,“那玉箫吹过没有?”

    “我倒没吹过,瑜儿吹了会儿,”南漳郡主道。

    谢锦瑜道,“那曲子不好吹。”

    “府上老夫人如何了?”崇国公府老夫人再问。

    “姨母放心,老夫人六窍流血,就留了一口气,构不成威胁了,”南漳郡主笑道。

    说完,又觉得不大对劲。

    她望着崇国公老夫人,“莫非是姨母……。”

    崇国公老夫人端起茶盏笑道,“是那玉箫和曲子。”

    南漳郡主一脸错愕。

    怎么会是玉箫和曲子让老夫人六窍流血的?

    崇国公老夫人点头,“本该七窍流血而亡,瑜儿一首曲子没有吹完,留了她一口气。”

    “这样也好,她享受了这么多年的荣华富贵,临死前也该受点折磨了。”

    南漳郡主不明白,“那玉箫有那么大威力?”

    崇国公老夫人轻笑一声,“玉箫和曲子哪有什么威力,有威力的是老夫人体内的蛊虫。”

    勇诚伯私吞贡品入狱,老夫人为了救他,一再的给她送信。

    崇国公老夫人就知道老夫人绝不是什么善茬。

    能为了荣华富贵亲手掐死自己胞妹的人,又能是什么善茬?

    那天老夫人约她到大佛寺相见,说来也巧,崇国公府老夫人正要出门,崇国公派去南疆打听易容蛊的人回来了。

    不仅带回了易容蛊,还带了别的蛊虫。

    老夫人对蛊虫将信将疑,听人说能用玉箫控制蛊虫夺人性命,崇国公府老夫人想给老夫人一个教训,就一并带去了大佛寺。

    没想到还真派上了用场。

    老夫人的事情败露后,南漳郡主派人进宫禀告了太后,不曾告诉她。

    还是太后和她说起,她才想起来,匆匆派人把玉箫和萧谱给南漳郡主送了去。

    好在老夫人没有招供,及时封了口。

    谢锦瑜对易容蛊很感兴趣,“这世上真的有易容蛊吗?”

    吃惊的语气,明显不信。

    虽然她们都知道东乡侯和镇北王妃都是通过易容蛊易容改貌的,但只听闻,不曾见过。

    崇国公也正是因为不信,所以才派人去南疆打听的。

    崇国公老夫人看了身侧的嬷嬷一眼。

    嬷嬷进屋拿了个锦盒出来。

    锦盒打开放在南漳郡主跟前。

    锦盒里赫然一颗药丸。

    “这便是易容蛊,”崇国公老夫人道。

    南漳郡主看了半天,也没看出有什么奇特之处。

    如果不是事先告诉她这是易容蛊,她估计就当成是寻常药丸了。

    “姨母找人试过了?”南漳郡主问道。

    不仅找人试过。

    而且还搭进去一条命。

    只有亲眼见到,崇国公才会相信这是易容蛊。

    找了个武功不弱的护卫,让他服下。

    他们是亲眼看见护卫容貌变化的。

    然而容貌变化的过程也是真疼,护卫疼的惨叫连连。

    最后竟然没能扛过去,一命呜呼。

    “死了?”南漳郡主倒吸一口气。

    “那南梁衡阳郡主是怎么扛过去的?”她问道。

    崇国公老夫人摇头。

    一个习武之人尚且没能扛过去,南梁衡阳郡主手无缚鸡之力,她能活下来,的确是匪夷所思。

    也正因为知道易容改貌的过程有多痛苦,所以东乡侯才敢在议政殿当着皇上的面公然袒护南梁衡阳郡主。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