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不过池夫人是不是南梁衡阳郡主已经不重要了。

    不管她是谁,只要她是王爷的心上人,只要她霸占着王妃之位,都是她南漳郡主不得不除掉的人。

    她眸光瞥向锦盒,“还有蛊虫吗?”

    崇国公老夫人知道她要蛊虫做什么。

    但崇国公府没有别的蛊虫能给她了。

    护卫一共只带回两颗易容丸,外加两只蛊虫。

    一只用在了老夫人身上。

    一只浪费在了假北漠王身上。

    正闲聊着,崇国公走了进来。

    他脸色铁青,一看就没好事。

    崇国公老夫人见了道,“这是出什么事了?”

    崇国公道,“镇北王竟然不顾镇北王府声誉,把假老夫人的事全说了,还说假老夫人封口之前招供是太后和您指使她所为。”

    崇国公老夫人脸色一变。

    南漳郡主皱眉道,“假老夫人并没有招供啊。”

    崇国公望着她,“确定没有招供?”

    南漳郡主沉默了。

    这事她没法确定。

    因为她连院门都进不了,能在院子里的都是王爷信得过的。

    是以假老夫人招供没有谁也不清楚。

    “好在只是招供了,并没有签字画押,但镇北王公然抖出来,势必会对太后的声誉造成不小的影响,”崇国公头疼道。

    都说家丑不可外扬,镇北王倒好,生怕别人不知道,自己一股脑的全抖出来了。

    皇上已经答应查出背后主使,严惩不贷。

    要真叫镇北王府查到证据,只怕太后是真逃不过去。

    太后这会儿有多愤怒自是不必说,王爷下朝后,去见老王爷。

    王爷抖出假老夫人的事,事先并没有和老王爷商量。

    老王爷看着他,“为什么这么冲动?这么做是在打草惊蛇。”

    “三十多年前的事,现在想查清楚谈何容易,假老夫人被封了口,我无从下手。”

    “我只能让太后和崇国公老夫人自乱阵脚,”王爷道。

    不管说不说,王爷都会去查太后。

    太后也知道镇北王府在怀疑她。

    大家都心知肚明,何不干脆打开天窗说亮话?

    王爷今儿在朝堂上的那些话也算是公然和太后宣战了。

    他如今是手握重兵的镇北王。

    朝堂上想巴结他的朝臣不知道多少。

    谁要是知道当年的事,提供一点线索,在他镇北王这里就是一份不小的人情。

    “父亲怪我没有顾着您的颜面吗?”王爷垂眸道。

    老王爷苦笑一声,“我这辈子顶天立地,不愧任何人,除了娘。”

    “父亲也不必太自责,王妈妈陪伴母亲时间最长,连她都能瞒过去,何况是您?”王爷道。

    这事,王爷不怪老王爷。

    或者说,他也没有脸怪老王爷什么。

    假老夫人在身边三十多年,老王爷没有发现是假的。

    真南梁衡阳郡主在身边十几年,王爷也没有发现是真的。

    这些天,王爷反省了很多。

    他和老王爷都不喜欢管内院的事。

    老王爷是太放心老夫人,他则是压根就不关心后宅,才让王府里乌烟瘴气。

    如不是宸儿娶了世子妃进门,误打误撞和勇诚伯府结了怨,又怎么会一步步逼的老夫人原形毕露?

    刚想到苏锦,外面就传来一阵敲门声。

    “进来,”王爷道。

    门吱嘎一声打开。

    王妈妈走了进来。

    红袖紧随身后。

    王妈妈怀里还抱着两本账册。

    进来后,王妈妈就尴尬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王爷见了道,“这是出什么事了?”

    王妈妈不知道该怎么说,红袖嘴快道,“世子妃把王妈妈轰出了沉香轩,让我们以后跟着王妃,让王妈妈帮王妃管绣房。”

    王妈妈哭笑不得。

    真心没见过世子妃这般不爱管家的。

    她跟在假老夫人身边多年,见多了听多了为了抢管家权绞尽脑汁手段用尽的,就是三太太也没少为争夺管家权在背后耍小手段。

    结果到了世子妃那儿,到手的绣房管家权都不要。

    王爷听得一笑,“王妃身边也的确缺个信得过的,有王妈妈帮忙照顾王妃,我也放心。”

    “以后,们就跟着王妃吧。”

    王妈妈和红袖福身告退,带着账册去给王妃见礼。

    王妃知道苏锦把王妈妈和红袖送来给她使唤,心中动容。

    王妈妈以前跟在假老夫人身边伺候,在府里积威已久,有她陪在身边,王妃就更有了镇北王妃的样子。

    一个王妃身边连个管事妈妈都没有,像什么样子?

    喜鹊和彩菊她们虽然忠心,但毕竟年轻,不像杏儿天生的土匪气质,镇不住场子的。

    王妈妈到了清正院,喜鹊她们更高兴。

    管家权还在南漳郡主手里,府里的人多看南漳郡主眼色行事,即便她们是王妃身边的丫鬟,走出去,对她们阳奉阴违的小丫鬟还真不少。

    王妃怀着身孕,府里又出了老夫人李代桃僵的事,她们不敢和王爷告状。

    现在王妈妈来了,看那些小丫鬟老婆子谁敢不把王妈妈当回事。

    沉香轩,后院。

    苏锦歪在小榻上啃果子。

    杏儿手撑着下颚道,“姑娘,把王妈妈和红袖轰走了,后院一下子就冷清了。”

    “我也舍不得王妈妈走啊,但王妃更需要她,”苏锦惆怅道。

    “明明是姑娘懒得看账册,又没法甩给王妃,才把王妈妈一起甩过去的,”实诚的杏儿是容不得苏锦忽悠的。

    苏锦,“……。”

    这丫鬟什么时候进化成她肚子里的蛔虫了?

    还是说她表现的有那么的明显?

    杏儿叹息道,“姑娘把王妈妈甩了就算了,好歹把红袖留下来啊。”

    “红袖和王妈妈亲如母女,我哪忍心将她们分开,”苏锦道。

    这话,杏儿就没法反驳了。

    不过好在王府就这么大,想见面容易,尤其苏锦几乎一日不落的去给王妃请安。

    镇北王府外。

    南安郡王他们骑马在墙脚停下。

    四人翻墙进了镇北王府。

    他们左瞄右看,没人来轰人。

    镇北王府闭门谢客后,他们怕谢景宸和苏锦出事,打算翻墙进来瞅瞅。

    结果一进镇北王府,暗卫就出现了。

    他们这才知道这么多年他们进出都在人眼皮子底下。

    人家是不阻拦他们,而非镇北王府守卫松懈。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