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那他为什么不退?”聂瑶问道。

    “他把定亲玉佩弄丢了,至今没找到,没法退亲,”苏小少爷道。

    “他骗人!玉佩明明已经找到了!”聂瑶道。

    苏小少爷望着她,“怎么知道的?”

    聂瑶,“……。”

    拂云郡主和丫鬟也都望着聂瑶。

    聂瑶只好把偷玉佩还玉佩的事说了。

    苏小少爷惊呆了。

    他和九皇子他们看着我,我看着。

    内心十万分的鄙视南安郡王。

    信誓旦旦的说要退亲,他们还都信以为真了。

    没想到他是这样的人!

    本来还觉得这消息能值一千两,现在一个铜板都不值了。

    人家脸皮薄,他就不戳破他,让他下不来台了。

    “他肯定和我大哥一样口是心非,”苏小少爷道。

    “什么口是心非?”聂瑶不解。

    “明明能退亲,还不退亲,那肯定是想娶啊,”苏小少爷干脆道。

    聂瑶脸一红。

    这不可能!

    醉仙楼。

    南安郡王他们从沉香轩出去后,因为南安郡王的心情一直不好,楚舜他们请南安郡王大吃一顿。

    几人进了醉仙楼。

    时值正午,吃饭的人多。

    大家都在聊镇北王府老夫人李代桃僵这件事。

    闻者无不说老夫人心狠手辣,心如蛇蝎的。

    既然聊,不可避免的就把太后和崇国公老夫人带了进来。

    忌惮崇国公府权势,大部分人都说的含蓄,以免祸从口出,但醉仙楼毕竟是酒楼,总有喝多了酒,声音洪亮,性子爽直,浑身是胆的。

    言语间怀疑太后和崇国公老夫人就是帮凶,甚至就是始作俑者。

    楼上崇国公世子听到,肯定是怒火交加。

    他要下楼找人算账,正好南安郡王他们上台阶。

    楼梯并没有多宽,这不就狭路相逢了。

    他们也算是冤家路窄了,崇国公世子脸上的怒气一看就是想要打人。

    南安郡王虽然觉得那男子过于冲动了些,但说的话却是大家的心里话。

    就从镇北王府假老夫人和太后还有崇国公府老夫人走的那么近,说她们一点关系没有,谁信啊?

    当年的镇国公夫人马车出事时,被扶进了崇国公老夫人的软轿内,然后就被人李代桃僵了。

    从头到尾,就那么一会儿消失在了人们的眼皮子底下,不是那时候偷梁换柱的能是什么时候?

    还有勇诚伯,年轻的时候可没有伯爵之位,崇国公府却把庶出的姑娘嫁给他,是真的慧眼识珠,还是拉拢假老夫人的手段?

    只是假老夫人口不能言,眼睛也看不见了,没法招供,背后的始作俑者就能逍遥法外吗?

    镇北王公然和太后宣战,就证明了他要查清这件事的决心。

    这念头不怕死敢说真话的没几个了。

    就冲这份胆量,他也得帮他一把。

    崇国公世子要下楼梯,南安郡王要上去。

    不让我,我不让。

    “让开!”崇国公世子冷道。

    “怎么?崇国公世子的脸大些,我要让着?”南安郡王不屑道。

    两人瞪着我,我瞪着。

    眸底火花噼里啪啦的燃烧着。

    就在这时候——

    南安郡王鼻子一痒,一个喷嚏打了。

    口水喷到了崇国公世子身上。

    崇国公世子怒气涌上来,脚一抬,就朝南安郡王踹过去。

    南安郡王眼疾手快,避让开来。

    两人就在楼梯上打起来。

    不过没有打的太厉害,醉仙楼管事的过来拉架。

    眨眼的功夫,好好一个台阶就没有左右护栏了,由着他们打下去,今儿醉仙楼的生意是别想做了事小,只怕连醉仙楼都要被拆了。

    一个个身份又格外的尊贵,连登门讨债的胆量都没有。

    崇国公世子在南安郡王手里吃过亏,刚刚是气头上忘记了。

    要真打起来,丢脸的是他。

    他握着折扇忍了。

    他朝楼下望向,之前说话的人早跑了。

    崇国公世子冷眸横扫,那些食客一个个噤若寒蝉。

    “我看谁吃了熊心豹子胆敢污蔑太后!”崇国公世子语气冰冷。

    楚舜勾唇道,“崇国公世子这么生气做什么,他们只是茶余饭后闲聊朝堂上的事,事关太后,要真不能议论,皇上早下封口令了,也传不开。”

    崇国公世子脸寒如霜。

    北宁侯世子则道,“崇国公世子要觉得镇北王府假老夫人的招供是故意污蔑太后和崇国公府老夫人,何不帮忙找出背后真凶,到时候真相大白,流言自然不攻自破。”

    “若真污蔑了太后,镇北王会向太后请罪,任由太后处罚,镇北王坦坦荡荡,崇国公世子这么急躁做什么?”定国公府大少爷道。

    “靖国侯世子他们说的对!”

    “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楼下看客道。

    “黑的白不了,白的也黑不了。”

    崇国公世子拳头攒紧。

    他虽然不管事,不代表他什么都不知道。

    镇北王公然说出这事,不就是希望事情传开,有更多的人能提供线索帮忙查清这案件吗?

    虽然事情发生在三十年前,查清真相的希望渺茫,但世上的事不能绝对,万一呢?

    万一真的有人知道,为了巴结镇北王,提供线索……

    后果不堪设想。

    可楚舜他们说这话,他要还不让人议论,就是他崇国公府心里有鬼了。

    本来大家就怀疑太后和他祖母了,越遮掩,大家就越是怀疑。

    若是镇北王不公然说出这事来,而是偷偷摸摸的从镇北王府里传出来,大家肯定会在背后说老王爷糊涂,被人蒙蔽而不自知。

    现在镇北王府承认糊涂,大家反而不说了。

    人家都知道错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咬紧牙关,崇国公世子忍了。

    南安郡王摇着玉扇上台阶。

    郁闷的心情和崇国公世子过了两招心情好多了。

    这就是武功高的好处。

    要是以前,他还真未必能赢崇国公世子。

    现在么?

    想踹哪里踹哪里。

    进了屋,北宁侯世子拍着南安郡王的肩膀,笑道,“刚刚那喷嚏打的特别有水准,一点都看不出来是故意挑衅。”

    南安郡王,“……。”

    “谁故意挑衅了?”

    “我那真是在打喷嚏!”南安郡王道。

    “……。”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