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再说聂瑶回了南阳侯府,丫鬟跟在身后道,“姑娘,南安郡王不会真的是想娶姑娘才骗别人玉佩没找到吧?”

    “我不信!”聂瑶道。

    丫鬟则道,“奴婢倒觉得很有可能。”

    “南安郡王爱面子,之前说了找到玉佩要退亲,要真告诉别人他找到玉佩了,面子上多挂不住。”

    “他只能装没找到了。”

    反正丫鬟说什么,聂瑶也不信。

    他们两从来没看对方顺眼过。

    喜欢她?

    除非南安郡王脑袋被驴踢过还差不多。

    眼看着就要送纳采礼过门了,聂瑶心急啊。

    她去找南阳侯,摇着他胳膊道,“祖父,拂云郡主给苏大少爷做的鞋都崩线了,苏大少爷都穿了。”

    “我做的鞋,南安郡王一脸嫌弃,他根本不喜欢瑶儿,您帮我把亲事退了吧。”

    想到苏崇那双崩线的鞋,南阳侯的脸就有点崩不住了,“让南安郡王穿那两双鞋,太强人所难了。”

    “一定要我嫁人,祖父不也强人所难吗?”

    “他要不穿,我就不嫁!”

    聂瑶撇过脸去。

    以她对南安郡王的了解,要他穿那两双鞋,他绝对会气炸肺。

    他会把鞋扔南阳侯府门前都说不一定。

    南阳侯看着聂瑶,“南安郡王要穿了,以后就不闹了?”

    聂瑶重重的点头。

    南阳侯捋着胡须笑了。

    南安郡王羡慕苏崇有拂云郡主做鞋,聂瑶给他做了。

    那聂瑶也能羡慕拂云郡主鞋做的那么差,苏大少爷还给面子穿出门。

    南阳侯把话给南安王一说,南安王是一个头两个大。

    鞋是他儿子点名了要的,还要越结实越好,那两双鞋结实程度,无可挑剔。

    坑是他儿子自己挖的,可不得自己蹲里头。

    两天后傍晚,南安郡王回府,南安王妃让人把鞋拿给他。

    南安郡王见了碍眼,“这鞋怎么还没扔?”

    南安王妃瞪他,“不是羡慕苏大少爷有拂云郡主给他做鞋,吵着也要吗?”

    “人家姑娘也给做了,怎么没见穿?”

    南安郡王,“……。”

    他看着南安王妃,“母妃,您可是我亲娘啊,这鞋,叫我怎么穿啊?”

    “不是要的越结实越好吗?”南安王妃道。

    “……。”

    “那我也没要结实到这种程度,”南安郡王呐呐。

    “那是人家姑娘听话,”南安王妃道。

    “……听话?”

    “母妃,确定她不是和我抬杠?”南安郡王觉得自家母妃吃错药了。

    这么袒护一个外人,太不正常了。

    南安郡王走到南安王妃跟前,怀疑道,“母妃不会也让人假冒了吧?”

    南安王妃两眼瞪他。

    “明儿是登门送纳采礼的日子,把定亲的玉佩丢了,疏忽大意,穿这两双鞋,就算是赔礼认错了,”南安王妃脸不红气不喘。

    赔礼认错?

    不可能的。

    对南安郡王来说,退亲了才称心如意。

    南安郡王说什么也不肯穿。

    南安王妃了解自己的儿子,让他心甘情愿的穿鞋难比登天。

    只能用激将法了。

    南安王妃望着南安郡王道,“知道背后人家怎么说吗?”

    南安郡王蹙眉。

    南安王妃身边的丫鬟就道,“夫人在美人阁,那些贵夫人在背后说郡王爷比不得苏大少爷大气,拂云郡主做的鞋崩线,苏大少爷都穿了,还穿去参加接风宴,郡王爷却不肯穿未婚妻做的鞋,夫人听了可不好意思了。”

    不得不说亲娘就是了解儿子。

    南安郡王怒道,“谁说我比不上苏大少爷的?!”

    “哪比的上了?”南安王妃问道。

    “……。”

    南安郡王半晌没能举例子他比的过苏崇的地方。

    论谋略,他比不上苏崇。

    论武功,他更比不上了。

    论容貌,苏崇也不输给他。

    南安王妃就那么看着他。

    最后,南安郡王指着箱子道,“至少我未婚妻做的鞋比他未婚妻做的结实!”

    南安王妃,“……。”

    南安王妃一脸黑线。

    她这儿子真是有够不要脸的。

    这厚脸皮人家苏大少爷铁定比不上。

    四下丫鬟捂嘴偷笑。

    南安郡王反应过来,蹲在坑里两眼望天。

    这鞋他是穿也得穿,不穿也得穿了。

    从正院出来,南安郡王一脸的生不如死。

    他为什么要回来?

    他在东乡侯府待的好好的,为什么要想不开回来?

    这家已经不是他的了,连父王母妃都已经被那不知高矮胖瘦的未婚妻霸占了!

    小厮抱着铜靴子跟在后头,嘴角狂抽。

    这鞋是真沉啊。

    不得不说郡王爷倒霉。

    本来两双鞋还能挑一下。

    结果那双铁鞋太沉了不跟脚,想穿都穿不了,只能选这算铜靴子了。

    这双铜靴子设计巧妙,一半可以活动,不会穿不进去。

    南安郡王几次回头看铜靴子,那脸色臭的都找不到词来形容。

    “帮我想想有什么办法不穿它,”南安郡王道。

    “办法肯定是没有的,”小厮道。

    南安郡王转身要打人。

    小厮连忙道,“郡王爷息怒!”

    “要不小的让绣房连夜给您做一双精美的鞋套,至少外人看上去不知道这是双铜靴子。”

    “……。”

    “这是自欺欺人!”南安郡王怒道。

    “那郡王爷您要不要?”小厮一脸谄媚。

    “还不快去!”

    “……。”

    让他穿铜靴子出门,他可丢不起那脸。

    第二天,南安郡王就穿了补救过后的铜靴子出门了。

    嗯。

    平常从他院子出府只要一刻钟,今儿整整走了两刻钟才到大门口。

    而且走路的姿势是奇丑无比。

    远远看去像是他蹲了两个时辰茅坑出来,双腿蹲麻了的样子。

    站在大门口,南安郡王转身望去。

    没人来阻拦他。

    那心是拔凉拔凉的。

    他堂堂南安王府郡王爷的脸面就这么不值钱吗?

    “郡王爷,您的马牵来了,”小厮同情道。

    南安郡王骂道,“让我怎么骑马,我这脚塞的马镫吗?!”

    “郡王爷放心,小的对比过了,还是能塞进去的,”小厮回道。

    “……。”

    南安郡王手里折扇握的紧紧的。

    要不是行动不便,非得狠狠的揍他们一顿不可。

    就这样,南安郡王穿着铜靴子出了门。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