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苏锦对自己的容貌也很满意。

    她望向杏儿,“姑爷呢?”

    “姑爷在后院,”杏儿飞快道。

    “姑娘是要给姑爷看看吗?”

    “我去喊他来。”

    杏儿是个急性子,转身就要走。

    苏锦忙道,“别去,待会儿我们悄悄回门。”

    杏儿,“……。”

    “为什么?”杏儿不解。

    “没有为什么,就是看他不顺眼了,”苏锦道。

    “……。”

    某个被看的不顺眼的姑爷刚迈步进屋,正好听到这一句。

    当然。

    听到这一句的不只是谢景宸一个,还有端着饭菜跟在后头的两丫鬟。

    两丫鬟嘴角狂抽,世子妃居然就这么直接说看世子爷不顺眼,这也就是世子妃了,不怕失宠,这要换成别人,哪个敢说啊?

    想到失宠——

    现在分明是世子爷失宠了。

    世子妃可不是一般的大家闺秀。

    她看世子爷顺眼,就把世子爷给抢了。

    要是嫌弃世子爷了,她不会上街抢别人吧?

    谢景宸打着珠帘进屋,问道,“看我哪不顺眼了?”

    苏锦扔给他一记白眼。

    这还用问吗?

    当然是从头到脚了。

    虽然谢景宸起的早,时辰又晚,但他并没有吃早饭。

    丫鬟端着饭菜进屋,默默的把饭菜摆好,便退了出去。

    一顿早饭,苏锦都没和谢景宸说一句话。

    杏儿都着急。

    她好想知道姑爷是怎么把姑娘惹毛的。

    她家姑娘生气,可没有那么好哄的。

    吃完早饭后,苏锦就要回门了。

    谢景宸陪同。

    出了王府后,苏锦坐上马车,谢景宸要上去,苏锦不让。

    她把这马车门,道,“杏儿,上来。”

    杏儿,“……。”

    谢景宸,“……。”

    杏儿不敢动。

    虽然以前都是她和姑娘同乘一辆马车,但自打姑爷霸占马车后,只要姑爷在,就没有她的份了。

    苏锦瞪向杏儿,“快点。”

    杏儿能怎么办?

    只能麻溜的爬上马车了。

    只是到底没能坐上马车,刚爬上去,就被暗卫拎了下来。

    暗卫内心发憷啊。

    他至今都还没有弄明白怎么把世子妃的小丫鬟给惹毛了。

    他一点都不想招惹小丫鬟的。

    可世子爷给他使眼色,他不能当做没看见啊。

    把杏儿放下后,谢景宸跳上马车。

    苏锦转身进马车,可惜找不到第二个地方下马车了。

    等谢景宸钻进马车,暗卫坐上车辕,一甩马鞭就往前走。

    力道没掌握好,甩重了些,马往前一跑,苏锦身子往前一栽,稳稳的被谢景宸抱住。

    看着马车走远,杏儿眼睛都喷火了。

    车夫赶着马车过来,杏儿钻进去。

    看着两驾马车跑远,还有刚刚发生的事。

    守门小厮看着我,我看着。

    刚刚好像不大对劲啊。

    世子妃和世子爷好像闹掰了。

    以前两人关系好的如胶似漆,蜜里调油,进进出出,手就跟黏在一起似的分不开。

    尤其是昨儿世子妃崴脚,还是世子爷抱进府的。

    怎么才过了半天,两人就成这样了?

    “世子妃不会是生气回门的吧?”小厮小声道。

    “我看像是,”另一小厮道。

    “那世子爷还跟去?他不怕东乡侯府的人揍他啊。”

    “这就不懂了,不跟去揍的更狠,等娶了媳妇就明白了,”小厮一副过来人的神情。

    嗖。

    一把利剑插在小厮的胸口上。

    他脸瞬间就臭了。

    不就新娶了个媳妇吗,有什么了不起的?!

    赶明儿他也娶一个!

    马车内,苏锦挣扎着,可惜挣脱不开。

    她一点都不想和他同坐一辆马车,有心里阴影!

    只是她那点力气,是休想挣脱开谢景宸的桎梏,尤其她双手动弹不了,别想拿银针。

    谢景宸望着苏锦道,“真的不打算理我?”

    “理有什么好的?”苏锦磨牙道。

    “……。”

    “我们两秀了那么久的恩爱,打算功亏一篑了?”谢景宸问道。

    苏锦不搭理他。

    此一时彼一时。

    以前的她是青云山的土匪,人见人厌,现在青云山已经洗白了,非但不是土匪,还是飞虎军,谁还敢拿她当土匪看待朝她扔臭鸡蛋?

    借他们胆子,他们都不敢。

    现在完全可以卸磨杀驴,过河拆桥了。

    苏锦的回答都写在脸上,谢景宸哭笑不得,“那东乡侯府呢?”

    “这么不搭理我,岳父岳母必定会问原因,”谢景宸道。

    “二老问起来,我这个做女婿的可不敢欺瞒。”

    “……。”

    “不要脸!”

    苏锦拿两眼睛瞪他,她就不信他敢说出口。

    可看着谢景宸望着她的眼神,苏锦怂了。

    这事压根就不用明说,只消说一句“昨儿睡晚了些,耽误她早起回门了”便已足够。

    要不再来一句“她昨晚给我下毒,没能把我撂倒,便生气了。”

    这两句都是事实。

    东乡侯和唐氏再疼女儿,也不会管这事。

    苏锦败下阵来。

    谢景宸抱着她,摸着苏锦的手,纤纤玉指如葱般白嫩,叫人爱不释手。

    马车汩汩朝前。

    小半个时辰后,在东乡侯府门前停下。

    谢景宸从马车内钻出来,就看到对面一辆破旧小马车。

    马车里一年约四十七八岁的老妇人从马车内下来。

    她看到苏锦,很是激动。

    不过苏锦表现就很平淡了。

    没有记忆的她,压根就不知道这老妇人是谁。

    杏儿从马车下来,走过来就看到了老妇人,高兴道,“江妈妈,您怎么也来京都了?”

    杏儿跑到江妈妈身边,扶着江妈妈。

    谢景宸扶苏锦下马车。

    杏儿扶着江妈妈走过来,给她介绍道,“这是姑爷。”

    江妈妈给谢景宸见礼,然后夸苏锦,“几个月没见,姑娘模样更标致了。”

    杏儿想起来苏锦不记得江妈妈了,她道,“姑娘,这就是我跟提过的江妈妈,因为腿疼不方便,便没有和咱们一起进京,留在青云山。”

    说完,望着江妈妈道,“姑娘现在可厉害了,医术高超,还会给人治老寒腿,姑娘肯定能治好江妈妈您。”

    杏儿和苏锦提过江妈妈。

    她是唐氏最信任的人。

    江妈妈笑道,“侯爷派人去接我进京,也是说给我治腿,我还当是给我找京都医术高明的大夫,原来是姑娘,这可真是折煞我了。”

    苏锦朝她一笑,“天热,咱们进府说话吧。”

    杏儿扶着江妈妈进府。

    进府没走一会儿,唐氏就迎了出来。

    她走的很快,但显然,迎接的不是她这个女儿,更不是谢景宸这个女婿,而是江妈妈。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