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看到唐氏,江妈妈老泪纵横。

    她福身给唐氏见礼,只是身子还没有弯下去,就被唐氏扶了起来。

    “总算是把您给盼来了,”唐氏嗔怪道。

    接替杏儿,唐氏扶过江妈妈往前走。

    杏儿走到苏锦身后。

    苏锦望着走远的唐氏。

    她觉得杏儿形容的不准确。

    这已经不是信任了。

    而是敬重。

    远远看去,简直亲如母女。

    杏儿小声道,“不止是亲如母女,听林叔说,江妈妈唯一的女儿是为了救夫人死的。”

    “夫人拿江妈妈当亲娘对待的,侯爷也很敬重江妈妈。”

    难怪了……

    东乡侯府都是重情重义的人。

    江妈妈唯一的女儿为了救她娘而死。

    东乡侯府上下肯定对江妈妈敬重有加。

    进屋后,苏崇也来给江妈妈见礼。

    江妈妈高兴道,“我错过了姑娘的喜宴,好在没有错过大少爷的喜酒。”

    训练场。

    苏小少爷他们在怜惜走梅花桩。

    木头桩子还没有鞋底一半大,踩上去,身子摇摇欲坠。

    苏小少爷走的小心翼翼。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就更小心了。

    从早上起来,扎完马步吃了早饭就来练走梅花桩。

    才大半个时辰,已经不知道摔了多少回了。

    细沙里夹着粗石子,砸上去是真疼。

    不会摔的太惨,但卡的前胸后背扎心的疼。

    苏小少爷望着那边的沙漏,看还要走多久。

    这一分神,脚下一歪,人从梅花桩上摔了下去。

    摔在沙子上,溅的沙子乱飞。

    他爬起来,沙漏里的沙已经只有最后一点了。

    苏小少爷放心的趴在沙子上。

    可是没趴一会儿,他就赶紧起来了。

    太阳大,晒的沙子发烫。

    九皇子过来把他扶起来,三人迈步出训练场。

    那边小厮过来道,“小少爷,江妈妈到了。”

    苏小少爷一脸喜悦,望着沈小少爷和九皇子道,“我带们去见江妈妈,她可是青云山上最疼我的人。”

    “有多疼?”九皇子好奇道。

    “二叔打的时候,她会帮忙说情吗?”沈小少爷道。

    苏小少爷摇头。

    九皇子,“……。”

    沈小少爷,“……。”

    挨打的时候都不帮忙说情,这算哪门子疼啊。

    “我爹要打我,谁说情都没有用,”苏小少爷道。

    “不过江妈妈会劝我啊,我心情不好的时候,她劝我,我心情就会好很多。”

    “……。”

    迫不及待的想见到江妈妈。

    苏小少爷飞奔往前。

    沈小少爷和九皇子只能跟着跑了。

    刚从梅花桩上下来,他们是真心的累啊。

    他们年纪相仿,但论体力,远不及苏小少爷,天天找打的人就是不一样。

    屋内,苏锦在帮江妈妈把脉,江妈妈刚刚咳嗽了几声,唐氏怕她不舒服,正好苏锦在,就帮忙把个脉。

    苏锦把完脉,道,“回头我调制些药丸送来,还有医治老寒腿的药膏。”

    说话的时候,东乡侯正好走进来,他道,“老寒腿暂时不医治。”

    苏锦有点懵了。

    不只是她,其他人也懵的厉害。

    既然有老寒腿,为什么不一并医治了?

    把江妈妈接进府,不就是为了医治老寒腿吗?

    东乡侯坐下道,“皇上要祭天祈雨,江妈妈腿疼的毛病正好能告诉我哪天会下雨。”

    苏锦,“……。”

    谢景宸,“……。”

    江妈妈失笑,手拍着自己的膝盖道,“敢情我这老寒腿还能帮侯爷的忙?”

    东乡侯笑道,“不是这理由,您老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肯进京。”

    唐氏笑了笑,道,“京都炎热,远不及青云山上凉快,我倒宁愿江妈妈在青云山上避了暑再来。”

    江妈妈知道东乡侯只是找个理由接她进京。

    刮风下雨就腿疼的毛病不止她一个,偌大一个京都,还能找不到和她一样的?

    不远把她从青云山接来,来回就大半个月了,要是不凑巧,什么事都给耽误了。

    江妈妈拍着膝盖道,“这一路进京,旱灾确实有些严重了,我只盼着我这腿能早点疼。”

    屋子里,其乐融融,欢笑不断。

    吃了回门饭,苏锦就打算先走了,难得出来,去街上逛会儿。

    她刚要说走人,外面进来一丫鬟道,“夫人,李贵妃派人来传话,说后天宫里设宴,请您进宫赴宴。”

    唐氏看着丫鬟道,“去回了传话之人,就说我身体不适,进不了宫,改日进宫给李贵妃请安。”

    丫鬟退下。

    苏锦挑眉。

    她娘气色红润,一点都不像身子不舒服的样子,何况宴会还在两天后,她娘真不是一般的抗拒进宫啊。

    她记得杏儿说过,她娘很担心她进宫,但又不愿意陪她一起去。

    她娘可不是胆小怕事的人,为什么不愿意进宫呢?

    而且不只是不愿意进宫,她也不轻易出府。

    可要说怕见人,东乡侯府可是举办过乔迁宴的,她和崇国公夫人还见了不少回。

    这一点,苏锦着实不解。

    苏锦和谢景宸离开,唐氏送他们出府,江妈妈陪在左右。

    老寒腿的毛病只在刮风下雨疼,平常行动自如。

    看着马车走远,江妈妈望着唐氏道,“文远伯府进京了。”

    唐氏眉头一皱。

    “虽然时隔了十几年,已经不记得文远伯长什么模样了,但文远伯夫人,我一眼就认了出来,”江妈妈的声音里透着一股子恨意。

    她没有想到她进京最先见到的是她最恨的人。

    当年若不是文远伯夫人,她女儿也不会死。

    过去这么多年,她以为自己已经把仇恨放下了。

    没想到再见到那两只白眼狼,那股子深埋于心底的恨意都涌了出来。

    不甘心。

    她不甘心。

    “看来这回我是真得装病了,”唐氏的声音仿佛从远山飘来,不带一丝的温度。

    ……

    闹街上。

    一驾华贵马车在金玉阁前徐徐停下。

    一丫鬟从马车内下来,然后扶下来一位姑娘。

    那姑娘长的千娇百媚,人比花娇。

    她看着金玉阁道,“还是京都好,天子脚下,锦绣繁华,要什么有什么。”

    “永州也不差啊,富庶之地,什么都不缺,”丫鬟道。

    “再富庶能跟京都比吗?”那姑娘道。

    “那自然是不能比的,尤其是那些世家子弟,也不知道哪家少爷有幸能拾得姑娘的芳心?”丫鬟小声笑道。

    要不是世子爷和姑娘都年纪不小了,要娶妻嫁人的年纪。

    伯爷还真舍不得永州那富庶之地回京呢。

    那姑娘作势要打她。

    在大街上,也敢取笑她这个主子了。

    一转身,就看到一男子骑在马背上。

    阳光打在他身上,漾开一抹光晕,璀璨无比。

    那男子不是别人,正是被苏锦轰的骑马的谢景宸。

    只一眼,便钻进了眼里,拔不出来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