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锦盒里是一支金簪。

    也是那天在金玉阁挑的。

    没花钱。

    杏儿第一眼看到这金簪的时候,就拉着苏锦的手说,“姑娘,姑娘,这个好看。”

    显然,是喜欢极了。

    既然是送生辰礼物,自然是要送到人心坎里去的。

    苏锦信任的丫鬟不多。

    杏儿是头一个。

    不过就这一个,已经抵得上八九个了。

    杏儿摸着金簪,望着苏锦道,“这金簪姑娘真的要送给我吗?”

    “不喜欢?”苏锦笑问。

    “当然喜欢了,就是太贵重了,我只是个丫鬟,不能佩戴金簪。”

    苏锦把金簪拿起来,替杏儿簪上,“我赏赐的,可以戴。”

    再说了,这王府里已经不是老夫人和南漳郡主的天下了。

    她身为世子妃,赏丫鬟一支金簪还需要看别人的脸色吗?

    别说现在不会,以前也不会。

    杏儿对着铜镜,笑的见牙不见眼。

    她摸着金簪,决定戴一天,回头收在箱子里。

    虽然不能戴,平常看看就很满足了。

    吃了早饭后,苏锦就带着杏儿出府了。

    李贵妃设宴,邀请的是贵夫人和大家闺秀进宫,谢景宸不便陪同。

    当然了,对于苏锦进宫,谢景宸是一点都不担心。

    谁招惹她谁倒霉。

    至今没有例外过。

    何况皇上宠爱苏锦,宫里宫外谁人不知。

    就算捅了篓子,皇上也会护着她的。

    谢景宸担心的是那些不长眼不长脑子的人,不放心的他叮嘱苏锦,“不论谁惹,下手轻点。”

    苏锦,“……。”

    杏儿,“……。”

    好像把他(姑爷)打一顿再出门!

    说的好像她(姑娘)进宫就一定会惹事似的!

    这是偏见!

    明明每次姑娘都很手下留情了。

    要是不留情,那些人坟头上草都很深了。

    苏锦深呼一口气,笑着拍谢景宸胸口,含羞带臊,“知道了,我一定会手下留情的。”

    “没出够的气,我留着回来揍出掉就是了,”苏锦微笑道。

    “……。”

    谢景宸在风中凌乱。

    暗卫差点没憋出内伤来。

    不知道世子爷为什么想不开叮嘱世子妃。

    且不说叮嘱了没用,他这话听着就胳膊肘往外拐,世子妃能轻饶了他?

    苏锦和杏儿迈步走人。

    四下的丫鬟面面相觑,对苏锦是羡慕妒忌的不行啊。

    世子爷宠世子妃都到极致了。

    他都舍不得世子妃揍别人,要世子妃留回来揍他。

    世子爷是脑子傻掉了吗?

    苏锦到大门口处,正好见到谢锦瑜被丫鬟扶上马车。

    偌大一个镇北王府,只有苏锦和谢锦瑜两人进宫赴宴。

    李贵妃倒是邀请了南漳郡主,但是南漳郡主不愿意去。

    二太太倒是想去,但丁老姨娘有欺瞒老王爷之罪,王爷把假老夫人李代桃僵一事揭开,牵出萝卜带出泥。

    现在朝堂上也没人搭理二老爷了。

    二太太想到自己进宫,那些贵夫人对她爱答不理,到时候脸往哪里搁啊,还是不去为好。

    三太太就更不必说了。

    在老王爷门前跪了一夜,身心俱伤,三老爷习武之人都还没下床呢,何况是她。

    然后——

    就只有谢锦瑜和苏锦进宫了。

    谢锦瑜只瞥了苏锦一眼,眼底仿佛覆盖了一层寒冰,不愿意多看苏锦一眼,把车帘放下,就让车夫先行进宫了。

    杏儿扶苏锦坐上马车。

    ……

    进了宫,到了停马车处,就喧闹了起来。

    今儿来参加宫宴的还真不少,个个打扮的花枝招展,人比花娇。

    尤其那些待嫁的姑娘,更是精心打扮。

    毕竟宫里有几位已经成年,但还未娶妻的皇子,虽然这次宫宴是为了答谢朝中大臣对旱灾的捐赠,但谁知道是不是李贵妃和皇后她们以此为借口悄悄的物色皇子妃?

    要是能被挑中,那可就是飞上枝头变凤凰了。

    但凡人前露脸,那都是要尽善尽美,进宫就更不必说了。

    有宫女领着苏锦去御花园。

    花园里百花绽放,姹紫嫣红,但最养眼的还是那些大家闺秀。

    苏锦一进去,就听那些大家闺秀在议论南安郡王打断崇国公世子腿一事。

    毕竟这事发生还没几天,天气热,大家闺秀们走动少,如今见到,近来半个月京都发生的有趣的事都是重要谈资啊。

    “不知道今儿南阳侯府姑娘会不会来?”有大家闺秀好奇道。

    “我看是不会来,”另一姑娘接话道。

    “我觉得也不会,换做是我,我估计早找根白绫上吊自尽了,”又一姑娘道。

    不会针线活,就给人做铁鞋铜靴子,捅出那么大的篓子来,哪还有脸出来见人?

    尤其还有些不便闲聊的事,大家心知肚明。

    寿宁公主倾慕南安郡王,之前是想方设法的打听南安郡王的未婚妻是谁,只是没人知道。

    如今知道了,寿宁公主能给她好脸色瞧?

    躲着都来不及呢,谁还会往宫里头凑?

    就在大家都觉得聂瑶不会进宫的时候,她来了。

    不只她,还有拂云郡主。

    当然了,聂瑶本来不打算来的,寿宁公主给她单独送了帖子,再加上拂云郡主怕她想不开,天天跑去开解她。

    两个不会针线活的人,凑到一起学针线活,一样的笨手笨脚的,正好互相勉励。

    聂瑶不想进宫,又不好回绝寿宁公主,人家寿宁公主想和她说几句体己话。

    拂云郡主觉得她不应该躲在府里,难道一辈子都不见人了?

    等嫁进了南安王府,成了南安郡王妃,往后应酬的时候多着呢。

    然后两人就结伴进宫了。

    那些议论这事的大家闺秀一个个都闭上了嘴。

    敢背后说人短,不代表人前也敢说。

    南阳侯府虽然没有了继承人,可南阳侯深得皇上信任,南阳侯世子也是为了朝廷牺牲的。

    真闹起来,皇上肯定向着聂瑶,而不是她们这些乱嚼舌根子的人。

    拂云郡主看到苏锦,赶紧拉着聂瑶过来了。

    正好苏锦闲的无趣,多了她们,再加上周静漪,就不嫌闷了。

    几人找了个大树下说话。

    只是聊了没一会儿,就过来一宫女,福身见礼后,望着聂瑶道,“聂姑娘,我家公主有请。”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