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拂云郡主脸上闪过一抹担忧,她拉着聂瑶的手道,“我陪去。”

    寿宁公主找聂瑶去肯定是为了南安郡王,她不放心。

    聂瑶还未说话,宫女先道,“公主只请了聂姑娘一人。”

    聂瑶朝拂云郡主摇头,“没事的,我一会儿就回来。”

    宫女前面带路,聂瑶跟在后头朝莲池走去。

    有丫鬟跟着,拂云郡主多少放心点。

    可到了莲池边,船靠岸后,寿宁公主只许聂瑶一人上船。

    聂瑶又不敢拒绝,只能硬着头皮进去了。

    船内,寿宁公主靠着窗户,神情有些不耐。

    她不是个有耐心的人。

    从知道聂瑶就是南安郡王的未婚妻后,她就想传聂瑶进宫了。

    只是她还被禁足,只能把这想法压下。

    好在李贵妃办宴会,她有了借口出寝宫。

    进了船后,聂瑶给寿宁公主见礼。

    宫女把船划向远处,免得聊天被人听了去。

    有大家闺秀看着聂瑶上了船,开始窃窃私语。

    船内,寿宁公主把聂瑶从头看到脚,再从脚看到头。

    她见聂瑶的次数不多,但从没有哪次看的这么认真仔细。

    容貌还不错,比她差不了多少。

    “南安郡王打断崇国公世子腿的铜靴子就是送给南安郡王的?”寿宁公主问道。

    聂瑶猜到是为了南安郡王,她轻点了下头。

    人尽皆知的事,否认也没有用。

    寿宁公主就来气了。

    南安郡王是没鞋穿吗?!

    连铜靴子都穿出门!

    他肯定是被东乡侯府大少爷给带蠢了!

    一个穿烂鞋,丢脸丢到北漠跟前,父皇不怪罪,还赏赐他鞋。

    一个穿铜靴子,把崇国公世子的腿给打断。

    寿宁公主望着聂瑶道,“知道打断崇国公世子一条腿会是什么下场吗?”

    聂瑶没有说话。

    她知道崇国公府不会善罢甘休的。

    她没有想到南安郡王为了不退亲,他真的穿铜靴子了。

    她一试探,试探出这么大的祸患来。

    聂瑶满脸指责。

    寿宁公主见不得她这样,祸事已经闯下了,再自责有屁用。

    她虽然不喜崇国公世子,却也知道他睚眦必报的性子,南安郡王断他一条腿,他肯定会不遗余力不择手段的报复回来。

    现在只有她能帮南安郡王了。

    寿宁公主望着聂瑶道,“要真为了南安郡王好,和他的亲事就此作罢。”

    “现在只有他娶我,崇国公府和崇国公世子才不敢动他分毫。”

    虽然寿宁公主有私心,但这话却是一点没错。

    只是她以为找聂瑶就能帮南安郡王,能得偿所愿,那就找错人了。

    聂瑶不是不想退亲,要不是为了退亲,也不会闹出这事来。

    亲事是她的祖父南阳侯定下的,由不得她选择。

    何况当初南安王府就是怕太后赐婚,所以才急匆匆定下她,想来南安王府也不愿意娶寿宁公主过门。

    她既劝不动祖父,也劝不了南安王府。

    她答应寿宁公主有什么用?

    何况私心里,她并不想答应。

    聂瑶不说话,寿宁公主更生气了。

    她要真喜欢南安郡王,不应该以南安郡王的小命为重吗?!

    宫女见寿宁公主又愤怒又难堪,递台阶道,“公主,婚姻大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聂姑娘自己做不了主的。”

    寿宁公主把怒气压下。

    不压下能怎么样,难道她一个公主还能以权压人吗?

    就算她说服得了聂瑶,她也说服不了母后。

    在太后和崇国公跟前,她母后说话也没有多少分量!

    想到她一个高高在上的公主,她的亲事最后还要太后和崇国公点头,她就觉得窝囊。

    她这个公主日子过得还真比不上一个女土匪!

    船里闷的慌,她走了出去,聂瑶只能陪着。

    这一陪,出事了。

    寿宁公主“不小心”崴脚,人往湖里栽。

    聂瑶站在她身边肯定要拉她,结果伸手之时,寿宁公主稳住身子,把她往湖里一推。

    不过聂瑶也不是个弱的,她及时伸手,把寿宁公主也拉了下去。

    哗啦。

    两人掉水里去了。

    在船的不远处,还有一条船。

    拂云郡主不放心,坐立不安,苏锦见莲池旁还有船,便提议去船上坐坐。

    那条船早被人盯上了,只是寿宁公主和聂瑶在莲池中说话,明显不愿意被人打扰,她们不敢惹寿宁公主不痛快。

    但苏锦就不用顾忌那么多了。

    反正她和寿宁公主是死对头。

    船刚靠近一点,寿宁公主和聂瑶就落水了。

    苏锦,“……。”

    能怎么办,肯定不能当没看见啊。

    青云山脚下就是水,她就是在游湖的时候捎带手把皇上救了。

    等人来救寿宁公主她们,万一来晚了,还得她来救。

    苏锦纵身一跃就跳进了莲池里,朝聂瑶她们游过去。

    因为有两人,苏锦只能救一个。

    杏儿也跳了下去。

    苏锦救聂瑶。

    杏儿救寿宁公主。

    岸边上围了一推人,宫女、太监,还有那些大家闺秀……

    还有知道寿宁公主落水匆匆赶来的皇后和李贵妃等人。

    乌拉拉的把岸边围了个水泄不通。

    苏锦游到岸边,宫女伸手把聂瑶拉上去。

    杏儿过来,寿宁公主被拖上去。

    聂瑶没事,寿宁公主只剩一口气了。

    苏锦要爬上岸,宫女拉她。

    可是不凑巧,她的裙裳勾到了湖边的石头。

    宫女一用力——

    刺啦一声。

    裙裳被撕掉了一半。

    虽然是外裳,但还是很尴尬啊。

    万幸的今儿宫宴只请了女眷,没有请男子来,不然……

    好像也没有什么不然的。

    她一个公然上街抢男人的还担心什么名声?

    苏锦坦然的被宫女拉着上了案。

    李贵妃赶紧吩咐宫女道,“拿件披风来。”

    从湖里爬起来,风一吹,不要太爽。

    很快,宫女就取了屏风来,苏锦把另外一半裙裳脱下,把披风裹上。

    就在脱裙裳的时候,周嬷嬷看见了苏锦胳膊上的一个状似葫芦的胎记。

    周嬷嬷心头一震。

    那胎记……

    可等她再想细看的时候,苏锦已经把披风裹严实了,李贵妃让女儿淑宁公主领苏锦去换身她的裙裳。

    周嬷嬷就那么看着苏锦走远。

    宫女唤了两声没反应,伸手一推,“周嬷嬷?”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