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南安郡王摸着自己的下巴,好像是胖了点儿。

    本来他饭量就不小。

    在东乡侯府住,天天训练,饭量暴增。

    胃口一旦适应了那饭量,不吃饱就会饿。

    待在南安王府,又没有多少消耗还吃的多,岂能不长肉啊。

    尤其自打那天晚上楚舜他们给他送饭菜后,南安郡王饱食一顿,没有吃南安王妃差丫鬟送的饭菜。

    南安王妃误会南安郡王要绝食。

    第二天一大清早,就让丫鬟做了他最喜欢的菜。

    没忍住,南安郡王大吃一顿。

    本来打断崇国公世子腿的事就不是他的错。

    不是他要打架的。

    铜靴子也不是他要穿的。

    逼他穿铜靴子在前,南安王和南安王妃做不出逼他认错的事。

    所以对南安郡王的惩罚自然也就重不到哪里去了。

    要不是南安王妃拦着,南安郡王早出来晃荡了,哪会长肉?

    四人迈进醉仙楼。

    然后南安郡王的心情就蒙上了一层阴霾。

    也不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喊了一声,“咱们大齐朝最最最宠媳妇的人来了!”

    听到这话,南安郡王是肯定不会对号入座的。

    他把谢景宸对了进去。

    还以为谢景宸也来了,正好一起喝酒。

    他往身后看,结果大家的眼神齐刷刷的望着他。

    南安郡王,“……。”

    南安郡王脸绿了。

    谁宠媳妇了?

    谁宠媳妇了?!

    谁再说一遍,他揍的他满地找牙。

    可惜,他否认也没有用。

    不是宠媳妇,未婚妻做的铜靴子怎么会穿在脚上?

    在家穿就算了,还穿出来逛街。

    人家镇北王世子和世子妃虽然也没少秀恩爱,但人家好歹是成亲后秀的。

    南安郡王媳妇都还没有娶进门呢,一个人秀恩爱就把崇国公世子的腿给秀断了,不得不佩服他。

    南安郡王气的要揍人。

    被楚舜他们一人驾了一只胳膊抬上楼。

    要命的又在上楼时碰到了人,崇国公世子腿断了要养伤,武安伯世子他们可没事。

    楚舜看着他们,笑容满面道,“武安伯世子要不要一起上楼喝两杯?”

    武安伯世子愣了下。

    完全没料到楚舜会给他们抛橄榄枝。

    这是想趁着崇国公世子不在拉拢他们?

    刚这样想,就听楚舜道,“那天要不是们一再阻拦,我们就把南安郡王拉走了,崇国公世子也不会踢南安郡王结果把自己的腿给踢断了。”

    楚舜的声音很大。

    武安伯世子的脸隐隐泛青。

    崇国公世子断了条腿,虽然两个月就能恢复,但他心情很不好。

    这话要传到崇国公世子的耳朵里,他们能讨得了好?

    武安伯世子望着楚舜道,“谁能拦得住们,不过是知道南安郡王脚上穿着铜靴子,吃不了亏罢了。”

    楚舜的暴脾气,撸起袖子就要揍人了。

    南安郡王搭在两兄弟的肩膀上望着武安伯世子,“们是自己滚,还是我送们滚?”

    他现在是谁也不怕了。

    连崇国公世子都打断一条腿了,这些崇国公世子的狗腿子,他用得着放在眼里吗?

    虽然南安郡王他们也是成群结队,但他们是平等关系,武安伯世子他们不同,他们是唯崇国公世子马首是瞻。

    南安郡王眼神一冷,武安伯世子还真不敢说什么了,把路让开。

    楚舜和北宁侯世子把南安郡王架上了楼。

    镇北王府。

    大门前,右边的石狮子旁,支了张桌子。

    李总管坐在那里问话,一旁排了长长的队伍。

    马车停下,苏锦从马车里钻出来就看到这一幕。

    她迈步上台阶,问小厮道,“这是做什么?”

    小厮忙回道,“府里告示贴了几天,一直没人来,王爷把赏金一千两黄金提到了两千两,这些人都是来提供消息的。”

    苏锦,“……。”

    杏儿,“……。”

    “这么多人?”杏儿惊讶。

    “都是来浑水摸鱼的,”小厮道。

    “李总管都问了半天了,一个有用的消息都没有。”

    两千两黄金,那就是两万两白银。

    随便来排个队,胡诌几句,万一瞎猫碰到死耗子,那就是一辈子吃香的喝辣的。

    重赏之下,来碰运气的就多了。

    李总管问的不耐烦,又不能发脾气,万一把真能提供消息的人给吓走了怎么办?

    虽然一个月之期才过去了两天,但也不能掉以轻心。

    苏锦回头看了一眼。

    排队的人很多,井然有序。

    但苏锦望过去的时候,那边一头发斑白的老者望过来。

    不小心和苏锦的眸光撞上,那老者连忙低了头,转身走了。

    苏锦也没多想,迈步进府。

    谢锦瑜没有回来,出宫后去了崇国公府,是以王府的丫鬟小厮还不知道宫里捐赠的事。

    早上苏锦出去,头上还戴着金簪,这会儿回来,发髻上空荡荡的,还换上了公主的打扮,不得不惹人好奇。

    苏锦走后,他们在窃窃私语,“世子妃这是封为公主了吗?”

    东乡侯要皇上封他女儿为公主的事,也算是人尽皆知了。

    皇上对苏锦的宠爱也有目共睹。

    苏锦要哪一天真被封为公主,没人会诧异。

    另一小厮则道,“应该没有吧,哪有公主打扮的这么素净的?”

    “说的也是。”

    回了沉香轩,苏锦就叫了水沐浴。

    泡在浴桶里,杏儿抱着她换下来的裙裳道,“姑娘,这裙裳怎么办,洗干净还回去吗?”

    苏锦也正在想这事呢。

    这是淑宁公主的裙裳,今儿是她给她穿,才没有越矩。

    没有公主的身份,就不能做公主的打扮。

    这裙裳不便留下,可要还回去,难道她还要人家公主穿她穿过的裙裳吗?

    “还一套新的吧,”苏锦道。

    等沐浴完,苏锦穿戴好,就去了书房。

    提笔沾墨画了一套新裙裳,让丫鬟送去绣房,让人尽快做好。

    有些乏了,便回屋歇下了。

    杏儿就忙多了。

    今儿是她生辰,沉香轩的丫鬟婆子都知道,作为世子妃身边最信任最得力最受宠的丫鬟,怎么能不使出浑身解数的巴结?

    杏儿收礼物都收到手软。

    她拿小本子记下来,收礼是要还礼的。

    丫鬟们凑了点钱,在大厨房办了桌席面帮杏儿庆生,大厨房知道是杏儿的生辰,只收了半价。

    她们送的礼,杏儿收了,可是吃饭,她没时间去啊。

    虽然姑娘睡下了,但不知道什么时候醒,万一叫她,她不在,她可不想在过生辰的时候挨板子,虽然姑娘肯定不舍得打她。

    “要不们去吃吧,给我留点菜就行了,”杏儿道。

    “那怎么行啊,是给过生辰的,不在,我们吃的道理?”丫鬟道。

    谢景宸走过来,见她们围在一起,听了几句道,“们都去吧。”

    “可我们都走了,姑娘就没人使唤了,”在杏儿心中,她家姑娘是最最最重要的,没有谁能比。

    “这不是还有家姑爷能使唤吗,”暗卫道。

    “……。”

    暗卫这么说,杏儿就放心了。

    除了姑娘,她最喜欢的就是吃啊。

    一群丫鬟婆子往大厨房涌去。

    谢景宸撇了暗卫一眼,“倒是会拿我来讨好一个小丫鬟欢心了。”

    暗卫,“……。”

    只顾着拍小丫鬟的马屁,一不小心撞在了世子爷的枪口上。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