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谁对的生辰感兴趣了?!”谢锦瑜恼道。

    要不是皇后问起来,她会关心她哪天过生辰?

    她这辈子都别过生辰了最好!

    苏锦无语。

    这母女俩是奇葩吧。

    对她生辰不感兴趣,还把她叫来问话。

    不说还不高兴。

    既然不感兴趣了,那苏锦便告退了。

    南漳郡主脸阴沉沉的。

    赵妈妈劝道,“郡主别生气,族谱上肯定记了世子妃的生辰八字。”

    “去查查,”南漳郡主道。

    赵妈妈亲自去查。

    因为族谱是放在祠堂的,等闲是进不去的,只能偷偷溜进去。

    然而族谱上也没有记载。

    这回,赵妈妈都纳闷了。

    皇后突然对世子妃的八字感兴趣,族谱上连三老爷都改成庶出了,却没有记载世子妃的生辰,实在是奇怪。

    王爷不该出这样的纰漏才是啊。

    怕误了皇后的事,南漳郡主派人进宫禀告。

    消息没有直接送到皇后耳中,到了周嬷嬷手里,她皱眉道,“只是个大概的生辰而已,也没问出来?”

    “世子妃不肯说,族谱上也没有记载,”丫鬟道。

    周嬷嬷心头更沉。

    如此刻意的隐瞒生辰八字,莫不是怕被人猜出她的身世?

    丫鬟走后,周嬷嬷迈着沉甸甸的步子回了寝殿。

    宫女在给皇后剥荔枝。

    看着荔枝,周嬷嬷恍惚想起云妃对荔枝过敏的事。

    ……

    沉香轩,后院。

    吃晚饭的时候,苏锦从后院回内屋。

    一进屋,就闻到饭菜飘香。

    看着桌子上的菜,苏锦嘴角狂抽。

    鸡、鸭、鱼、肉,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应有尽有。

    苏锦瞪了谢景宸一眼。

    说她身子弱,需要补,也不用这么补吧。

    谢景宸一脸无辜,“这可不是我吩咐小厨房做的。”

    “那怎么做这么多荤菜?”苏锦不信。

    谢景宸坐下道,“皇上从明天开始斋戒,斋戒三日后,率百官祭天祈雨。”

    连皇上都要斋戒三日,何况是百官府邸了。

    那必定是要跟着斋戒的。

    小厨房怕买的肉搁坏了,也怕他们三天不吃荤,到时候想的慌,干脆全做了,一次过足瘾。

    “三天真的会下雨吗?”苏锦有点怀疑。

    “那就要看岳父大人怎么拖延时间了,”谢景宸道。

    “可晚上吃的太油腻,不容易消化。”

    “多运动就消化了,”谢景宸给苏锦夹鸡腿道。

    “……。”

    要是谢景宸不说这话,苏锦肯定会把鸡腿吃了。

    他说了,她是坚决不吃。

    把鸡腿夹回去给他。

    她吃素菜!

    可苏锦还是太嫩了。

    她吃素,谢景宸吃荤。

    她不需要运动,谢景宸需要啊。

    苏锦,“……。”

    ……

    这一次斋戒从三天变五天。

    再到七天。

    转眼就过去九天了。

    这九天,南安王的日子可不好过。

    被百官弹劾,被皇上骂,还得忍着。

    这一天,上早朝。

    皇上刚坐到龙椅上,崇国公就朝南安王发难了,“南安王,今儿又是什么理由没法祭天?”

    “去,去祭天路上的青石地面被人给撬了,”南安王嗓音有点飘。

    “要多久才能修好?”崇国公冷着脸问道。

    “至少两天,”南安王头大的很。

    东乡侯也太狠了。

    一夜之间,叫人撬了半里路。

    崇国公是忍无可忍了,向皇上弹劾南安王办事不利。

    南安王无话反驳。

    天天被弹劾,天天保证不会再犯,派人盯着还叫人被地面撬了,说不过去啊。

    崇国公望着皇上道,“皇上,这事再交给南安王办,恐怕还不知道哪天才能祭天祈雨,灾情太重,百姓们等不起了。”

    东乡侯望着崇国公道,“据我所知,崇国公昨晚派人去帮南安王盯梢了,怎么还叫人把地面撬了?”

    崇国公脸色一冷,“这事东乡侯是如何得知的?!”

    东乡侯脸不红气不喘道,“因为我也派人去了。”

    “半道上发现崇国公派了高手去,想来应该不会再出意外,就回来了,没想到在南安王府和崇国公府双重盯梢下,还让人把地面撬了,我看也不能全怪南安王。”

    嗯。

    发现崇国公府的高手盯着祭台,没法下手。

    东乡侯府的人就回来了,打算问问侯爷的意思再决定怎么办,贸然行动,被人逮住破坏祭天,这可是大罪。

    被崇国公逮住把柄,连皇上都没法护着侯爷,他们不敢掉以轻心。

    结果回来的路上,突然灵光一闪,不是一定要破坏祭天,就把地面给撬了。

    崇国公府的人做梦也没想到他们守株待兔,结果兔子半道上就改道了。

    崇国公怀疑是东乡侯捣鬼的,可他有没有证据。

    反正祭天的事是不能再交给南安王了。

    东乡侯望着皇上道,“皇上,崇国公对祭天一事尽心尽力,把这事交给他办,一定能尽快祭天。”

    皇上额头都颤了下。

    如果六天前真祭天了,没能下雨,他还不知道被骂成什么样了。

    现在挨骂的只是南安王,还不是他。

    这事不能交给崇国公。

    当然了,东乡侯塞过来的差事,崇国公也不会接。

    这事明摆着和东乡侯脱不了干系,万一他接手,还被人把祭台破坏了,皇上该骂他无能了。

    “这事交给东乡侯最合适!”崇国公道。

    “那就交给东乡侯办了,”皇上果断道。

    “臣领旨!”

    东乡侯高呼。

    崇国公心咯噔一下跳了。

    完了。

    中计了。

    可惜,后悔已经晚了。

    早知道最后差事还落到东乡侯手里,他何不早答应,还能以办事不利逼皇上罚他,现在倒好,南安王替他挨了骂,还被罚了半年俸禄。

    下朝后,崇国公带着一肚子火气回了府。

    刚把官服换下,宫里头就派人来传话了,皇上要即刻祭天。

    崇国公,“……。”

    这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嗯。

    东乡侯下朝出宫,准备去军营,林总管在宫门口等他。

    见到东乡侯,林总管小声道,“侯爷,江妈妈膝盖疼了。”

    东乡侯松了口气。

    总算是要下雨了。

    “大概多久会下雨,”东乡侯问道。

    “江妈妈说,大概傍晚就会下雨了。”

    这只是个大概,江妈妈也不敢保证。

    不过江妈妈膝盖疼,一准下雨,东乡侯是有把握的。

    要是没闹出祭天祈福这事,东乡侯就安静的等下雨了。

    既然百姓都知道皇上要祭天,也兴师动众了这么多天,不能白费了。

    东乡侯便调头回宫,让皇上祭天了。

    本来这事就是交给他办的,他说哪天祭天就哪天。

    就这样,那些大臣刚出宫,就又被召进宫了。

    匆匆忙忙。

    崇国公见不得东乡侯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率一半朝臣弹劾东乡侯。

    东乡侯一本正经道,“真有诚心祈雨,又哪管祭台破旧,道路险阻?”

    “崇国公不是最心急祭天的吗,即刻启程祭天,崇国公应该是最赞同我的才对,怎么反而弹劾我?”

    一句话,堵的崇国公和百官无话反驳。

    就这样,皇上率百官出宫祭天。

    大齐朝祭天是允许皇后和女眷参加的,王妃不便出府,苏锦这个世子妃就不能不去了。

百度搜索 欢喜记事 爱搜书 欢喜记事 isoshu 即可找到本书.

章节目录

欢喜记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爱搜书只为原作者木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嬴并收藏欢喜记事最新章节